籠中鳥

楊芝瑤/台南市新市區南科高中一年十四班 |2021.02.26
653觀看次
字級
前幾日和父母吵了一架,愈發覺得自己如籠中之鳥。圖/River

楊芝瑤/台南市新市區南科高中一年十四班

前幾日和父母吵了一架,愈發覺得自己如籠中之鳥。

依舊是有關課業的事,只不過與兒時略有不同。以往的我總被直接下達命令,他們為我鋪好了一條蜿蜒在溫室中的道路,我不必擔憂外頭風雨,卻不時因為他們的指責怒罵而驚懼不已。上了高中,離開了他們所任教的國中範圍,那籠子的鐵杆似乎正在逐漸變細,我不必擔心在學校發生的事會一一傳到他們耳裡;也不必擔心在校園巧遇他們時,我手裡正抱著散文詩集抑或飲料餅乾。然而前幾日的那次爭執讓我體認到,我終究還是在籠中衝撞的那隻鳥。

是的,欄杆的確變細了,但鎖卻依舊牢固。上了高中眼界更開闊,外頭的景色大片大片的呈現在我眼前,我嚮往,我衝動,我碰撞,但他們將我攔下,死守著通往外界的出口。他們向我怒吼,向我下令,要我承認自己是如此不堪和怠惰;要我承認自己飛翔會摔落蒼茫大地,跌折翅膀。我不甘且迷茫,但我找不到論點和證據反駁,也無法保證未來我不會失敗,不會受傷。當我吼道:「就讓我試試不行嗎?」他們便回:「試什麼試?一條好端端的路放在你眼前,難道你偏要走彎路才高興嗎?」我無語了,我很想說我樂意,但卻明白一旦說出口,他們就會裝得一臉無所謂,並表示他們等著看我的下場。

我不明白,將我放出精緻的籠子又會如何呢?若真不放心,難道不能陪我一起翱翔於天際嗎?非要從籠外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再下達命令才能安心嗎?但我為何要讓他們安心呢?我亦是一隻崇尚飛翔的鳥,為何一隻鳥生來是為了要讓另一隻鳥安心?我要的從來不是強加的「關心」,而是不插手的「陪伴」。

是的,一旦離開這籠子,我承認我可能失敗。若那一日到來,籠子的鎖隨著他們的離去而一併脫落,我又該何去何從呢?被豢養了十幾年的鳥,當牠的熱情和嚮往被守門人消磨殆盡,牠還有勇氣展翅飛翔,給自己一個機會去試、去失敗、去受傷、去為所有決定負責嗎?還是,牠會如《傷心咖啡店之歌》中的那隻愛情鳥,在牠的夥伴死後,便再也不敢拍動翅膀,即使籠子的鎖已不復存在?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