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秋榮 優雅速寫街頭人情味

文/酉方 |2020.11.21
589觀看次
字級
在街頭優雅速寫的秋榮大,本身也成為一道城市風景。圖/鄭秋榮提供
台大法學院行政大樓(左)及教學大樓(右)。圖/鄭秋榮提供
公園裡的小鳥也好奇的看著速寫簿。 圖/鄭秋榮提供
隨地一坐,就對著建築物畫起來。圖/鄭秋榮提供
林安泰古厝。圖/鄭秋榮提供
秋榮大只要看到有感覺的畫面,就駐足速寫。圖/鄭秋榮提供
習慣用畫筆記錄日常,存成「相簿」。圖/鄭秋榮提供

文/酉方

一般人印象中,上了年紀的阿姨、大姐們,通常比另一半或同輩的男生,更懂得如何交朋友及安排生活,也比較會找尋讓自己開心的樂趣,其實,不愛喧鬧高歌或四處聯誼的優雅阿伯,也可以找到自己安靜漫步的幸福天地喔。

美麗意外誤入繪本班

現年67歲的半退休建築師鄭秋榮,花白頭髮、整潔服飾、笑容可掬,就像個樸實的鄰家阿伯,一般人和他在街頭擦肩而過,通常不會特別注意他,可是若有機會翻開他的速寫簿,畫中濃濃的人情味和童年往事,往往讓「四年級」的朋友,瞬間跌入回憶的旋渦。

2015年,鄭秋榮因緣際會參加國父紀念館開辦的兒童繪本班,意外開啟自己的第二人生,還在去年一口氣出版了兩本書,其中一本是街頭速寫彩繪本,一本是童年記趣及家中貓頭鷹度咕的故事,從「素人」成為了「圖文書作家」。

「我是學建築的,誤以為『繪本』和畫『建築圖』應該差不多吧?加入班級後,才發現全班我年紀最大,而且男生好少,指導老師也好年輕,我就知道報錯班了。」所幸在班上同學熱情招呼下,左一句「阿伯」,右一句「秋榮大」,把鄭秋榮挽留了下來,也開啟他後來街頭速寫的因緣。

父兄相繼離世打擊大

學經歷相當不錯的鄭秋榮,1980年代就到美國取得建築研究所碩士學位,回國後不但成立建築師事務所,也在中原大學建築系擔任講師。「我從小和哥哥感情最好,也追隨哥哥成為了建築師,沒想到哥哥57歲就罹癌了,過世那年才62歲,重病的5年多中,看著他日漸消瘦,我心裡很難受……」

鄭秋榮的老家在埔里,全家只有兄弟倆在台北分別經營建築師事務所,所以當爸爸在睡眠中過世,鄭秋榮雖覺得震驚,卻知道爸爸壽元已盡,心裡勉強還可以接受。誰知兩年多後,年歲不大的哥哥也往生了,死前還受盡苦痛,鄭秋榮一時承受不住,終於陷入嚴重的憂鬱情緒中。

後來因為太太在國父紀念館上日文、書法課,偶然看見繪本班的宣傳,決定幫他報名,讓他轉移注意力、走出低潮。「我去上課才知道,原來是畫兒童繪本,而且還是畫給0到6歲的小朋友,哇,距離我太遠了吧。」

天馬行空街頭速寫家

還好繪本班的題材不設限,老師也很鼓勵鄭秋榮自由發揮,於是,除了他最熟悉的建築、街頭人物百態,童年往事、內心世界、街角一景、幽默漫畫,各種天馬行空的「鄭氏幽默」……逐一展現在速寫簿中。

「送走爸爸和哥哥之後,我就比較少接案子了。開始在街頭寫生後,常走著走著,看到不錯的畫面,就拿出速寫本,站在路邊畫了起來。」有一段時間,鄭秋榮每天早上強迫自己走出家門,帶著兩枝筆和簿子,在城市裡的一角,不論是在公園、咖啡館、圖書館、候車亭、公車上……到處速寫。

鄭秋榮坦言,他並不是一開始速寫就上手,更非一開始就打算出書。「原本,我只當成是日常所見所思的札記,所以書寫時文句都是平鋪直敘,有時還詞不達意,紙本也是隨手取得,即興塗鴉,回家就塞進抽屜或櫃子……」但一次不經意的分享,被一位資深編輯認為「深具潛力」,鄭秋榮才回家翻箱倒櫃,為圖找文,依文找圖,翻了個天下大亂,也開始有系統的創作。

捕捉街頭巷尾的溫暖

從這以後,他花更多時間,安靜優雅的刻畫行人的臉孔、宮廟及小販、松鼠及小鳥,鋪陳自己內心世界的劇情,用街頭巷尾的溫暖療癒自己,也用意想不到元素,編寫幽默的人生喜劇。

另一方面,他也把對父兄的思念,畫成一篇篇童年回憶,猶如紀實電影般的畫面,點滴細節深刻而清晰,彷彿是讓人過目不忘的經典劇照,讓和秋榮大同樣是四年級生的人,讀來有滋有味,忍不住想起那個沒有3C產品,卻處處有溫情的年代。

鄭秋榮並加入《速寫.台北》社團,在街頭「隨機走,隨性畫,隨意寫」。他不用畫架,不打草稿,直接下筆。他畫建築物,常常沒有一條筆直的線條,顏色也只是低調樸素的淡彩,看起來卻非常舒服,更洋溢著寫生的快樂心情。

退休後的人生更精采

愈畫愈順手後,他開始展現過去少見的文學涵養和幽默風趣,偶爾還點綴打油詩。甚至讓圖中的人物,以及路邊的物件彼此對話,譬如公廁中男人之間的悄悄話,還有「綠兄」和「紅兄」郵筒和公共電話的懷舊聊天,對話內容令人絕倒。

由於主題親切寫實,人物神韻鮮活,加上文字自成一格,兼有獨到的觀察力,老派而逗趣,畫面溫暖又有人情味,每當作品在同學間分享,總是頻頻得到讚歎,最後更因同學中,正好有人在出版社工作,意外讓鄭秋榮的作品集結成冊,還到處有人邀約演講及展出畫作,半退休的生活突然行程滿檔,讓他忙得十分開心。

懷舊又有溫度的相簿

出生於1950年代的秋榮大認為,「四年級」是見證台灣社會最大變遷的一群,過去整條街的鄰居都像自己家人,只要有困難,人人都不吝嗇伸出援手,但這樣的人情味,如今已不復存在,所以他很想藉由畫筆,留住當時的溫度和畫面。

秋榮大形容自己的童年,是「一顆閃亮不滅的星星」。「我直到16歲去台中一中讀書,才知道過馬路要看紅綠燈。」秋榮大至今仍懷念和阿嬤相處的點滴、埔里「作醮」的大陣仗,還有鄰里間不計較、不分你我,彼此扶持照顧的凝聚力。

最讓他津津樂道的,就是現在小朋友難以想像的手作「玩具」。在那個年代,還沒有芭比娃娃,但女孩子會把鉛筆加點裝飾,做成最樸素的玩偶娃娃,長的鉛筆是爸爸媽媽,短的就成了小孩。男孩子玩陀螺,還懂得自行研發、升級,把陀螺的鐵芯換成鋼釘,如果力道夠,瞬間就能把對手的陀螺劈成兩半。

嚴格說起來,秋榮大並不是加入繪本班後才開始畫畫,事實上,他從小到大都愛塗鴉,「我小時候看別人畫車子、房子,每個人都只畫側面(平面),但我當時就知道應該畫立體的才對。」當時雖然不懂「空間透視」及「消點」的觀念,但是當時他畫的車子,就已經是前面輪子大、後面輪子小的立體造型了。

這種無師自通擁有透視概念的本事,似乎也預見日後秋榮大的建築師生涯。難怪長大後,別人出國都是用相機捕捉畫面,他卻是站在街頭速寫,筆觸、線條洗鍊又果斷。不論教堂或古堡,10到15分鐘就能完成一幅,一張張整齊收在資料夾裡,成為他獨一無二的「相簿」。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