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讀鄉土】 同安街文學地磚

文/丹青 |2020.08.12
348觀看次
字級
紀州庵文學森林人行道上的地磚。圖/丹青

文/丹青

同安街紀州庵文學森林,幾乎是台北市文學活動的地標,每個喜愛文學的人,大概一年總會來幾次朝聖吧,不管是聽演講、逛書店、看展覽、在附近的森林小徑彳亍一番,或在日式老房子的大廣間榻榻米上閒坐,都可以。

筆者因家居城南,距離紀州庵不算遠,更三不五時去走走看看。最近因聽說同安街通往紀州庵人行道上的地磚上,刻有二十三位作家的詩文截句,這天更特別不再行經牯嶺街轉廈門街爾雅出版社那條巷弄,而是直接由羅斯福路口的同安街直走而去。

果然在狹窄的人行道,看到一些詩人的句子,刻寫在新鋪設的地磚上,如席慕蓉的〈亂世三行〉:「憂煩是蠅/憂慮是潮水/我們的憂愁啊/是一整座的日不落帝國」、余光中的〈秋興〉:「每一個美得無憾的金日子/臨去都簽上晚霞的名字」、羅智成的〈鴿子〉:「我們才走過鴿群/牠們就把我的謠言傳到天空上了/只留下輕如羽毛的事實」 等等。

像這樣的文學地磚,可說是文學步道的一種。

在南部的美濃鍾理和紀念館旁及雲林古坑、八卦山、嘉義梅山公園等地亦有。可是這些步道,大多把詩文刻在石碑上為多,同安街因道路如巷弄,腹地狹小,只好在地磚刻上詩文,形成文學步道。

但文學地磚是否妥適?倒值得討論。在灰白或紅色相夾雜的地磚上,刻上詩文,可能讓民眾彎下腰,才看得清這些字。循著人行道,隨時屈躬上身,尋詩找字,一路行走,也頗覺辛苦。

在台北市,也曾把文學家或詩人的句子,刻印在地上或石磚上。二十幾年前,中山南路兩端,靠近台大舊醫院及北市大實小圍牆邊,也各有兩、三處的地上,刻有文學家名句,當時稱之為「文學之路」。但幾乎少見過有人彎下身來讀這些文字的。有人還為這些包含日據時期至當代的作家們叫屈:他們是躺在地上挨人踐踏的作家們啊!

中山南路的「文學之路」,作家字句至少還有一層薄薄的大理石,人行道路也寬廣些,要是行人肯駐足細讀,還有一點迴旋空間;而同安街路小,人行道更窄促,若有人彎腰讀地磚上的詩句,幾乎就妨害到後面或對向來的行人了。

而且,地磚雖新鋪設,但有些地方已因有人飲料滴落或鞋底髒汙之踩踏,而有漬跡或讓字句略顯模糊了。台北多雨,地磚也易損壞,再過幾個月或一、兩年,情況可能更糟。

所以同安街的文學地磚,目前雖是文學地景或同安街特色之一,但或許以後還可稍作改變。比如說,幾年前,筆者到北海道最北城市──稚內附近的野寒布岬海邊,也見到文學詩文的步道,路亦狹小,可是他們是立了一竿竿的木柱,將詩句刻寫在如人身高的木牌上的!你往海邊走去,不用彎腰,沿途就可平視而讀著木柱上的詩人之句,筆者從留存的照片上,看到一句是石川京子寫的:「夕燒に金波銀波の輝いて」,筆者雖然不太懂日語,但也覺得這是在描寫晚霞,與海邊當時的黃昏景致剛好很相配,便覺詩意起來。這條小徑,便是比較理想的詩文之路或文學步道吧!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