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鴻神救援 南湖小花花下山了

 |2020.07.08
407觀看次
字級
混種比特犬「小花花」流浪南湖大山圈谷引起關注。高山協作員張永鴻(阿鴻)忍著骨折手傷,與山友劉思沂花超過兩天在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山尋找,再花一番工夫引領下山,兩人以六十小時「神救援」,未用牽繩、麻醉,平安將小花花帶下山,送往中途安置。圖/劉思沂提供
混種比特犬「小花花」流浪南湖大山圈谷引起關注。高山協作員張永鴻(阿鴻)忍著骨折手傷,與山友劉思沂花超過兩天在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山尋找,再花一番工夫引領下山,兩人以六十小時「神救援」,未用牽繩、麻醉,平安將小花花帶下山,送往中途安置。圖/劉思沂提供
高山協作員張永鴻與山友劉思沂,上山找了三天,超過六十小時,終於將「小花花」平安帶下山。圖/劉思沂提供

【本報花蓮訊】混種比特犬「小花花」流浪南湖大山圈谷引起關注。高山協作員張永鴻(阿鴻)忍著骨折手傷,與山友劉思沂花超過兩天在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山尋找,再花一番工夫引領下山,兩人以六十小時「神救援」,未用牽繩、麻醉,平安將小花花帶下山,送往中途安置。

今年二月小花花全身是傷出現在圈谷,瘦得皮包骨,不敢靠近山屋,離人至少五公尺,有受虐過的跡象。阿鴻每天和小花花接觸,半個月後小花花終於讓他靠近。

阿鴻細心照料下,小花花恢復健康,因這類犬隻不適合待在高山上,阿鴻從三月起嘗試帶小花花下山,但多次走到了山下登山口附近,小花花就掉頭折返。

阿鴻日前右手腕骨折,但決定早日將狗帶下來。阿鴻說,小花花常出沒的地方就是海拔二千七百公尺的雲稜山莊、登山步道十七公里處的審馬陣草原和二十四公里處,海拔超過三千公尺的南湖大山圈谷。

2 天找不到蹤影

攀繩拉到手淤青

他與劉思沂四日上午八時出發,中午抵達雲稜山莊,邊走邊喊「小花花」,有山友說一日曾在審馬陣看到小花花;當天兩人夜宿雲稜山莊,隔天繼續往圈谷前進,途中經過審馬陣,但找了很久,也問遍山友,還是沒看到「小花花」。

五日下午一時他們走到圈谷,途中有一段路必須拉繩攀峰,阿鴻拉到手都腫、青紫了,走到圈谷,還是不見小花花蹤影。「這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張永鴻說,這四個多月來每次上山,總看得到小花花,這次兩天還沒看到,讓他很擔憂,是不是消息傳出後,小花花被抓走了?還是被人嚇跑了?當晚他住在圈谷,整晚都掛心著小花花。

隔天一早,阿鴻和劉思沂抱著最後的希望,再回審馬陣、雲稜山莊試看看,過程中劉思沂一直鼓勵,要阿鴻抱持希望,但走到審馬陣,叫了許久,還是沒看到小花花。

相隔半月再碰面

人狗心情好雀躍

「愈走腳步愈沉重」,阿鴻說,從審馬陣走回雲稜山莊的過程,心裡太擔心,連腳都有點抬不起來,六日下午一時抵達雲稜山莊,又喊了好久,突然間「一個黑影從一百五十公尺遠的制高點狂奔下來」,就是小花花。

小花花吐著舌頭開心地衝向他,這是阿鴻和小花花相隔半個月之後再次見面,阿鴻笑說「小花花搖得尾巴都快斷掉了」,他也整個心情放鬆,「腳步都輕盈起來」。

小花花很乖,一路跟著他們走,大約晚間六時走到大水池登山口,為了避免像上次小花花一靠近登山口就回頭跑,阿鴻忍著手腕傷勢,把約二十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劉思沂事先安排好的小型四輪傳動車,車子發動時,沒坐過車子的小花花「身體抖了一下」,阿鴻連忙安撫,就這樣一直坐到宜蘭思源埡口,再換車直驅台北,到台北朋友家中時,已經超過晚間八點。

阿鴻說,這次沒用到牽繩,也沒用到麻醉或鎮定劑,順利把小花花帶下來,是最圓滿的結果。劉思沂表示,要感謝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的支持,東勢林管處梨山工作站陳明哲主任開車協助接駁、還有提供中途收容的朋友,待狗狗一切妥當後,會幫「小花花」找一個真正的家。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