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印記】憧憬諸羅玉案山

文╱林央敏 |2020.04.08
363觀看次
字級

文╱林央敏

嶺頂春風吹微微,滿山花開正當時,蝴蝶多情飛相隨。

阿娘呀對阮有情意,啊!正好春遊碧雲寺。

嶺頂無雲天清清,山間花開樹葉青,可愛小鳥吟歌詩……

這支歌詞優美、美樂滴(旋律)也悠揚的歌曲,很早就乘著吳晉淮的歌聲迴盪在我的腦海裡了,歌名叫「關仔嶺之戀」。這是「guan-ah-liannˋ」(「關子嶺」的台語音)這個不以山為名的奇異山名成為我的語言的起始。不過,在我還沒聽說「關仔嶺」之前,這座山其實已先進入我的生命在蘊釀文學了。

我生長於嘉義市西郊的太保農村,從我可以自力站在村中的任何一片空地起,這座不同於所有山峰的關子嶺,每逢雲淡天清的日子,總會成為我眺望的目標。那時我望向東方,覺得所有的山都連綿相牽如一道高矮參差的青黛色長牆,卻只有這座後來才知叫「關仔嶺」的山,獨自矗立長牆前,嶺似平台,身上還永垂不朽的掛著三條白色布簾。這款奇山異景自然引發我幾許遐思……

稍長的小學時,知道有父執輩們去過「guan-ah-liannˋ」遊玩,便問大人解惑,父親才說起關子嶺的種種:可以從嘉義坐客運去,由店仔口進山,山腰有湖泊:白河水庫;山頂有古廟:舊巖大仙寺、新巖碧雲寺;山兜有溫泉;山壁有水火洞。這水火同源的洞穴最奇怪,火在水裡燒,也在水上漂,日夜不熄滅等等。記得也是父親吧﹖還是哪個大人曾遠遠指著這座平台似的孤山,對我解釋山的由來,傳說古時候,那是觀世音菩薩睡眠的枕頭,所以當地人又稱它「枕頭山」。

在彼時還屬神話時代的農業社會裡,大人把他們相信的傳說傳到小孩,我自然也相信,聽了這些後,驚嘆的我,便深深的把關子嶺視為心目中的靈山仙境了。最初我以為「guan-ah-liannˋ」的「guan」字是觀世音的「觀」,後來從父親的台語歌仔簿中才知道是關公的「關」。接著也因愛聽愛哼郭金發所唱的〈溫泉鄉的吉他〉這首歌,關子嶺給我的印象和感覺又多了幾許憧憬……

原來是神明隱臥的山,難怪這麼奇特。長大後讀劉禹錫的〈陋室銘〉,更讓我愛戀「山不在高,有仙則名」的關子嶺,直到大約十八、九歲時,我與師專同學同行,才首次親臨這座名山,也才發現它原本是嘉義縣境的名山,本名「火山」,便一一把小時候的想像實現成一系列古剎尋幽的風景,最後站在碧雲寺前的高台向下一覽眾山小,向西一眺平野闊,這視線正好和我在家鄉平原上遠看關子嶺的方向相反,於是我好像看到小時候的我。後來,又從古書《諸羅縣志》中看到形如神仙臥枕的關仔嶺,在三百年前的古人眼裡是一張由玉石雕成的大桌子叫「玉案山」,而「火山」就是「在玉案山後山之麓」的「小山,其下水石相錯,石罅泉湧。火出水中,有焰無煙,焰高三、四尺,晝夜不絕,置草木其上,則煙生焰烈,皆化為燼……」,多神奇啊!

也許就是這層因緣,後來我在寫作時,便不知不覺地把關子嶺設成我的文學作品裡的背景──當做一座縹緲虛幻又適於隱居的仙境,像散文〈山鄉行〉如真似虛的寫實,和史詩《胭脂淚》這部九千行長詩中的人間幻境都是,詩裡南無情菩薩幻化做空茫上人所隱遁的「枕雲山碧天寺」就是現實裡的「枕頭山碧雲寺」。♣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