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蠅

文/讓.亨利.卡西米爾.法布爾(現代昆蟲學之父) |2020.07.09
262觀看次
字級
昆蟲飛機慢慢下降又上升,逃開又回來,因為有個嚴重的危險威脅著牠的巢穴。可憐的嗡嗡叫是憂慮的徵兆,若不是遇到危險,牠不會讓人聽到這樣的聲音。圖/西爾維.貝薩德
昆蟲飛機慢慢下降又上升,逃開又回來,因為有個嚴重的危險威脅著牠的巢穴。可憐的嗡嗡叫是憂慮的徵兆,若不是遇到危險,牠不會讓人聽到這樣的聲音。圖/西爾維.貝薩德

文/讓.亨利.卡西米爾.法布爾(現代昆蟲學之父)

昆蟲飛機慢慢下降又上升,逃開又回來,因為有個嚴重的危險威脅著牠的巢穴。可憐的嗡嗡叫是憂慮的徵兆,若不是遇到危險,牠不會讓人聽到這樣的聲音。誰是牠的敵人呢?那危險可怕、一定得不計代價避開的敵人就在那兒,在地上、在牠家旁的沙地上,一動也不動。那是一隻看來很可憐的雙翅目小蠅。這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蠅,卻是泥蜂最深的恐懼。

為什麼膜翅目泥蜂會如此恐懼?我們來看看牠們家發生了什麼事。在一堆活口中,家中的媽媽筋疲力竭的維持足夠的食物量,除了牠親生的孩子,還有6到10位飢腸轆轆的客人。牠們毫不客氣,宛如在自己家中,用尖尖的嘴一同啄食那堆食物。餐桌前一片祥和,大夥混在一起,取用自己的食物,安安靜靜的吃,完全不找鄰座的麻煩。

如果沒什麼大問題發生,這一切看來也不壞。但即使養母再認真,很明顯的,也養不起這麼多活口。光是要照顧牠自己的一個幼兒,就要忙進忙出的不停捕食;更何況一次要照顧15個,又會是何等忙碌的光景呢?

家庭急遽擴大,只會導致食物不足的結果,但餓肚子的不是雙翅目的幼蟲,而是泥蜂自己的孩子,因為雙翅目幼蟲比泥蜂幼蟲長得還快。然而,泥蜂幼蟲一旦因為營養不足,錯過了變態的時間,就無法挽回了。

泥蜂幼蟲似長頸瓶的身子,消瘦到剩正常尺寸的1/2或1/3。牠試著結繭,但根本吐不出絲,最後死在家中的一角,身旁全是比牠幸運的客人結出的蛹。

我們眼見寄生蠅將卵託給洞穴主人的詭計。小蠅是絕對不會鑽進土裡的,狡猾的牠在一旁的通道等著,那兒沒太多逃脫的空間,牠可能會因大膽的舉動付出高昂的代價。牠以無人能及的耐心,等候一個有利的機會──牠等的是泥蜂將獵物抓在肚子下方,忙著鑽進地道的時刻。

這個時刻很短──當泥蜂身子一半鑽進土裡,眼見全身快要沒入時,寄生蠅速速飛過來,在獵人後方的獵物身上紮營。當泥蜂辛勤的挖入口時,寄生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獵物身上產下一顆蛋、兩顆蛋、三顆蛋?

因為身上的重量,讓泥蜂有片刻的遲疑,但這就足以讓小蠅完成牠的犯行,不在門口留下證據。這應該歸功於牠身體器官的彈性,才能進行快速的產卵。然後,泥蜂沒入地底,將敵人迎進家內;寄生蠅則癱臥在地穴旁,在太陽下靜思冥想。

本文摘自《法布爾的微觀世界》親子天下出版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