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鬼針草

文/邱子庭 |2020.05.29
346觀看次
字級
夕陽踽踽西下,再也不能像正午時那樣的耀眼。傍晚,我獨自從補習班走回家,不經意瞥見路旁自牆縫中掙脫出的小白花;即使受到廢氣的汙染,它仍挺直腰桿,仰起潔白如紙的小臉,堅強的活著。圖/River

文/邱子庭

夕陽踽踽西下,再也不能像正午時那樣的耀眼。傍晚,我獨自從補習班走回家,不經意瞥見路旁自牆縫中掙脫出的小白花;即使受到廢氣的汙染,它仍挺直腰桿,仰起潔白如紙的小臉,堅強的活著。

國小時期的我頑皮搗蛋,每次吃完午飯都會偷溜出去玩,學校的花圃便成為了我的「祕密基地」。有時候,我會找其他班的朋友一起到「祕密基地」,玩我最喜歡的遊戲——丟鬼針草。花圃或是牆邊總是雜草叢生,裡面藏著許多鬼針草,我們喜歡拿它當武器,拋射到對方身上,嘲笑對方閃躲的狼狽模樣。那些未成熟的鬼針草黏性很強,攻擊力不容小覷。每天中午,我們就在花圃間叫著笑著,任由正午的陽光晒在我們的皮膚上,留下一道道痕跡。

原本,這一切看似很美好,但因為我的愚蠢,使得正午的烈陽罩上了烏雲……

因為鬼針草相當細小,不易丟擲,有一次我蒐集了一大桶,倒在好友身上。看到好友受到鬼針草的「洗禮」,詭計得逞的我不禁大笑起來。全身都是鬼針草的他,突然往我臉上揮了一拳,突如其來的拳頭讓我怒意湧上,便跟他扭打起來,其他同學見狀,連忙上前勸阻,將我倆拉開。等到我情緒緩和下來,卻見他轉頭走向花圃,一腳把小白花踩爛了。老師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就禁止我們再去花圃玩了;從此,正午的太陽就和我們分道揚鑣了……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沒有機會跟他好好道歉,也因為課業壓力逐漸加重,現在幾乎只看得到晨曦和夕陽。看一看手表上的日期,剛好是我和他打架的那一天,我彎下腰,撿起路邊的鬼針草,鬆開雙手,讓它隨風而飛,飛啊飛,飄啊飄,不知道會飛到他心裡去嗎?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