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時刻】擺渡人

文/徐禎苓 |2018.01.12
518觀看次
字級

文/徐禎苓

趁著周五天氣佳,決定攜著學生離開教室,去紀州庵。

紀州庵伊始於一八九七年,台灣割讓日本之後的第二年,平松德松以家鄉名字「紀州」為自己的料理屋命名。

料理屋地點絕佳,臨靠河堤,過去人們總會在周末時來到城南郊遊。白日划船捕魚,捕到的香魚就成為席間料理。傍晚則坐在料理亭,看斜陽慢慢落到川端橋下,看飛螢點點、星光滿天。

乖隔百餘年,我們在紀州庵的迴廊盤腿而坐,不吃料理,而是一起閱讀關於日治的文學,看賴和〈一桿稱仔〉怎麼談殖民者剝削,也讀西川滿〈血染鎗樓〉怎麼寫台灣人的野蠻、迷信。說著說著,風一來,把腿上的講義吹得翻飛,大家邊輕喊邊低頭拾掇。木製地板被我們弄響,噪鬧卻有韻。

讀畢,我讓學生們自行完成文創作業。偶爾監督,更多時間則放在手上那本未看完的《流浪者之歌》。這本書是德國文學家赫塞的作品。我從大學就讀過了,每個階段看,感受都不同,畫線重點也不同。

現在的我,特別喜歡其中一段:悉達多離開如來佛之後,邊走邊想,「他已經不再是個少年了,他已經是個大人了。也了解到有些東西已經離開他了,像蛇蛻掉舊的皮,有些東西不再存於他身上了。」曾經他希望遇見聖明聰慧的老師,聽他們教示,可是他最後還是離開了如來佛。他問自己:「你究竟要從教示和老師那邊學到什麼?雖然他們已經教你許多,但他們不能教的是什麼?」於是他想:「是『我』。」

我抬頭,發現他們的文創作業遠遠超乎自己的設想,充滿創意。現在才懂,在教育的路上,身而為師,也許能給出豐富的知識,但這不是最高端的,他們只是延續前人,成為前人的影子。老師重要的角色也許是怎麼從旁協助他們找到自我,讓他們走更遠的路。

小說裡,悉達多最後選擇成為擺渡人,他在那條河上悟得自我、悟得真理。也許,教育是我的渡口,在知識與創意的火花裡,舟楫擺盪,水紋搖晃。如果老師也是擺渡人,我情願生生世世領受於此。逡巡四周,聽看學生或笑或討論的樣子,他們能學著離開我傳授的知識,學會找自己嗎?此刻沒有答案,只有風徐徐地吹、徐徐地吹。♣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