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山中花開
  2019/6/24 | 作者:文/楊錦郁 | 點閱次數:50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楊錦郁

每天深夜,完成一天所有的事情,臨睡前,我會安靜地翻幾頁書,固定的床頭書有三本,這三本都讀過幾遍,所以就輕鬆的翻看,有時一兩句禪師的生活智慧,直指本心,讓人放下塵念,帶著正向的念頭入眠。

尤迦南達的《一個瑜伽行者的自傳》(Autobiography of a Yogi)篇幅多,共有四十八章,時間不太晚的話,我便讀一、兩章,這本書每隔一陣子重讀,都有不同以往的感受,能藉此體會到自己的心性是否隨著歲月成長。其次是「跟一行禪師過日常」系列,幾年前,禪師的第一本《怎麼坐》(How to sit)出版,文字淺白,描述日常,處處禪機,好讀受用,等第二本《怎麼吃》(How to eat)出版,我很快又讀完,如今將它從書櫃中取出,開始重溫,閱讀的速度卻變得很慢,例如禪師所說的「舒服的坐著」,包含放鬆、放下、平靜等知易行難的概念,頗讓人一再尋味。

除此,每晚都想翻翻的另一本床頭書是法頂法師的《山中花開》,法頂法師是韓國著名的僧侶,他的著作擁有廣大的讀者群,多年前初次讀到他的《無所有》,對於法師力行「清貧生活」的極致,佩服得不得了,法師一直過著身無長物的日子,連偷兒來都沒東西可拿,但他甘之如飴。他寫著:出家人及修行者首先應該清貧,豐足對修道人是一種挑戰,只有在清貧中修行,心才能變得澄澈。

法頂法師的清貧觀念對中年初度的我如醍醐灌頂,那時生命豔如麗花,行走社會的行頭講究流行,以為外在的包裝是品味的表露,然而在消費時代,流行的速度很快,一下子跟不上,便退流行了。這般的跟進,對於自己,久之便成為花費以及空間上的負擔,打開衣櫃,不少空間被這輩子再也穿不下的華服占據,丟棄的念頭不是沒有,只是每件衣物當初購買都所費不貲,實在丟不下,但也無人接手,畢竟已退流行了,這時讀到法頂法師所說的,無所有不是什麼都不要,而是自己不需要的;當我們了解「無所有」的真義,生活更自在。法師舉自身的經驗為例,他原本只有一套茶具時,倍加珍惜,後來有第二套、第三套,原先那分珍惜感變淡。意識到這點,他把多出來的茶具送出去,只留下原本的一套。

起初,我並不了解法頂法師,讀過《無所有》這本書後,我跟上他的觀念,慢慢體會到減法生活的愉悅,進而發現旁人根本不在意我的外在是否跟得上流行,一直以來,在意的只有自己。

因為《無所有》這本書在全球熱賣,法頂法師成為韓國修行精神的名氣僧侶,各地前去拜訪他的人愈來愈多,影響清修。為了實踐簡樸的生活,法師於是搬至一處「寒酸、原始、乏善可陳」的深山陋居,過著沒有電、遺世、孤獨的生活。在一九九三年春天,法頂法師在《東亞日報》上,以「山中花開」為欄名,每個月發表一篇文章,前後五年多,集結成《山中花開》這本小品,書中描繪在山中獨居的生活、洞視內心與禪思、智慧的吉光片羽等。

雖說是獨居,但法師的世界卻充滿大自然的靈動,冰封大地時,他會剷出一條小徑,然後在厚厚的冰上鑿洞,讓山林間的動物們可以循徑找到水源;還會在積雪的戶外,特意放些麵包、豆子、小米等,讓前來覓食的動物飽餐一頓。除了與動物們為友,法師還寫到大自然的風雲雨露和四季山林變化,看到朝陽下的白樺樹葉,感受生活的美好,懸崖上的一簇金達萊花,讓人神清氣爽,身邊的小事在在隱含幸福的粒子,物質上雖然處在無所有的狀態,精神上卻是愉悅富足。

《山中花開》彷彿是一則則大自然的無言說法,法師說「如果希望擁有單純的人生,就應該抽出時間獨處,人們獨處時,會變得很單純,此時靜坐禪修之門就會開啟」。讀著讀著,長年身處在大都會的我,不免想望書中的風景,當這樣的念頭出現,我便推門而出,獨自在鬧市裡行走,一面留意能否找到隱身在城市裡的花朵。三月天,道路旁簇簇的杜鵑花叢開過,白的、粉的、桃紅的或殘或落;木棉花盛開,離枝的花朵掉落馬路,在來往的車輪下萎扁;這幾年忽然冒出的吉野櫻這邊一棵,那邊一棵,距離自家不遠處有一排盛放的吉野櫻,只是倚在加油站的圍牆。

行行走走,覺得要在城市中聽見花開的聲音是種奢望,但沒關係,反正每晚可在書中神遊,「鮮花從不和其他花朵媲美,梅花具有梅花的姿態,映山紅有映山紅的風情,它們都各自傲然綻放。」法師在書裡說,因為不比較,我們才能自信且忠於自己的人生,純真的活著。

實際上,在講求競爭力的現代社會,要「不比較」談何容易,各人必得經過一番過程,方才明白華服或外在無法為信心加分,信心是認識到自己喜歡哪種花系後萌生的,菊花、水仙、金盞花、牡丹、玫瑰、無名小花、劍蘭……各有其美,當我們瞭然,信心也慢慢的升起。

我仍然在城市中尋找美麗的花朵,住家附近有十來家大型百貨公司,走來走去的,不脫離百貨商圈,見到的多半是被採摘下來裝置的瓶花。一個周末晚上,我又懷著尋找城市花開的心情,穿越在有台北「香榭大道」的百貨商圈步行區,杜鵑花期已過,捕捉不太到花蹤,不過「香榭大道」並非浪得虛名,步行道兩旁百貨櫥窗裡,一家家引領世界潮流的名牌服飾、腕錶、皮件盡其所能展出美不勝收的裝置,宛如繁花盛開。

兩、三公里長的徒步區,行人川流不息,每走一小段就有一項街頭表演,吸引路過的人們佇足,表演魔術的街頭藝人周圍聚集一圈人潮,蹲在前方的小孩們雀躍著;扔鐵環的藝人也頗叫座;還有表演爵士鼓的年輕男孩,也有不少共鳴者;有一個年輕男子在固定的位置吹著排笛,笛聲溫柔優美,配上他一身潔白的西裝,很難不讓人多聽一會兒;另有一個男歌手彈著電子琴,演唱著流行歌曲,多數是大家朗朗上口的,他的聽眾隱身在附近,不管面前圍觀的人數寥寥,從他的姿態中,感覺出歌者的自我陶醉。來到步行區的末端,看到一個戴著墨鏡街頭藝人正全神地吹著薩克斯風,旋律輕快,卻卻沒半個圍觀者,我心底有點惋惜,待走到他的前方,才發現他的身旁有一隻導盲犬陪著。

我回頭望向「香榭大道」上一路不斷的街頭藝人們,他們或變裝成銅像靜置,或虎虎生風演出,或引吭高歌……有的人氣熱絡,有的等不到觀眾。無論如何,從表演當中感受不到洩氣,大多洋溢出演出的自信與誠懇。我被表演者們的努力感動,眼眶有點微潤,當下《怎麼坐》的一句話自然浮現「一朵小花從岩縫中冒出來,也是一幅美景,就算沒人看到也無所謂」。

我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恍然這些賣力演出的街頭藝人們,就是我在城市中遇到的花開,他們用專業播撒藝術的種籽。那晚我在《山中花開》讀到一段:「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花朵,也都擁有各自的花籽。」

  相關新聞
【詩】 內獅站之後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祖母的衣櫃  
【時光重逢】 貓的校對  
【人生行路】 戰爭與我的距離  
【如是我思】 手心向下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中亞考古遊記 ──守護撒馬爾罕  
【如是我思】 坐在秋夜的窗口  
【詩】 落髮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衣櫃裡的故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