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公益&義工
  為植物人家屬加油打氣 盲人律師李秉宏談永不放棄
  2013/9/14 | 作者:李祖翔 | 點閱次數:239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台灣銀行發起公益講座,並捐款、邀植物人家屬一同感受正向的生命態度。圖/創世基金會、記者李祖翔
  • 台灣銀行發起公益講座,並捐款、邀植物人家屬一同感受正向的生命態度。圖/創世基金會、記者李祖翔
  • 李秉宏期許用自己不放棄、苦盡甘來的經歷,為植物人家屬加油打氣。圖/創世基金會、記者李祖翔
  • 植物人家屬辛苦,照顧植物人的社福機構一樣需要幫助。圖/創世基金會、記者李祖翔
    
「他是黑暗中甦醒的晨星,我們久仰大名。……他六十八年次,今年三十四歲,雙魚座。」

台灣銀行為植物人家屬加油打氣,舉辦了一場公益講座,邀請台灣第一位盲人律師李秉宏分享身處不幸環境,如何永不放棄、獲得漂亮的人生履歷。植物人家屬和台銀員工是聽眾,台銀總經理張明道說,由於公司和法律扶助基金會有往來,因此對李秉宏這號人物,時常耳聞卻未嘗一見,這次有幸請到他,真的覺得不愧是「黑暗中甦醒的晨星」,而服務植物人的創世基金會員工,一樣對他瞭若指掌,興奮地道出他的身家背景,好似見到偶像一般。李秉宏的魅力究竟在哪裡?這得從他的出生說起。

讀書 被當作燙手山芋

李秉宏是早產兒,早產導致視網膜發育未全,白天、晴朗,光線充足時,可以看見旁人的模糊影像,眼睛、鼻子認得出,鳳眼、蒜頭鼻等細節卻不能,夜晚或光線不足時就看不見。對於這個先天的無奈,他時常想起媽媽說的一段趣事,「我媽總說,我不到七個月就急著出世,所以我的性格是急驚風,而我弟弟待足了十一個月才誕生,是慢郎中,仔細想想,我的個性真的挺急的。」李秉宏演講,總會穿插自己的糗事和聽來的笑話,把苦說得雲淡風輕,因為很多事,不靠自己走出來、釋懷就無法繼續下去。

當醫生對父母說明他有視力障礙後,他想,這輩子大概注定當盲人了,可是父母卻用正常人的方式教育他,希望他接受正規教育,他到一般小學就讀,問題卻接踵而至,尤其是老師根本不會教。

李秉宏說:「老師沒有特教經驗,一開始拿大字書讓我學習,但我還是看不清楚,老師就異想天開的,認為我跟智能障礙者一樣都領有殘障手冊,所以把我放啟智班就對了!」讀法律系、獲得第一位盲人律師稱號的李秉宏,居然讀過啟智班?他對這個經歷記憶猶深,但四個月後,老師又發現他與眾不同,訝異這個孩子可以精密思考,與啟智課程不符,就被踢回原班。他強調是「踢回」字眼,無奈和恥辱感鮮明。

回原班後,老師煩惱的燙手山芋又來了,再度突發奇想,讓他每天以抄注音符號和阿拉伯數字為學習內容,直到他離開一般小學,到台北啟明學校重新從小學一年級讀起,他就只會注音符號和數字。然而,幸運的,啟明學習,正需要注音符號的概念做基礎,因此他得以在啟明學校,順利完成十二年的學業。

外宿 收斂起少爺習氣

「啟明學校和一般學校差別很大,同學全是視障者,一個大班才十二人,小班五人,一個年級只有一班。」李秉宏說,外人可能不了解點字的世界,盲人在學習時,面對的是一個有聲、無字形的世界,「我們的世界只有音,沒有字形和字義,因此我們無法分辨部首,無法望文生義,只能從前後文、聲音去理解字的義涵。」

盲人在讀書上,有先天的劣勢,而李秉宏還有後天的缺點,「除了體育、美勞和音樂外,我不喜歡讀書」,成績不好又好動,讓他不斷被打手心,對於人生與未來怎麼走,也是聽父母的,要考師範大學,以當老師為志,卻沒有好好準備,直到國一,照顧他的阿嬤過世,才意識到努力的必要性,成績扶搖直上。

在啟明學校的日子,他一個人在外住宿,期間鬧了不少笑話,這與他的家境有關。「小學六年級以前,我家非常有錢,父親開旅行社,生意很好,母親投資房地產,賺很多,我就像少爺一樣被照顧得淋漓盡致,但七○年代遇到股市風暴,我體會到跑路人的心情,家庭逢此巨變,搬家超過二十次,很痛苦。」他的少爺習氣帶到學校,什麼都不會時就氣憤地說:「我是瞎子!為什麼應該要會!」但同學嗆他:「我們也是瞎子!為什麼要幫你?」從此,他立誓要不被人笑,別人會做的他也要會。

一般學校早已脫離黨國思想教育,但在啟明學校,他說,還像軍事化教育。不只每天要唱三民主義團歌,還吃大鍋飯,飯煮好後等半小時才開動,味道不怎麼好。衣服得自己洗、內務要自己搞定,學長還訂了規矩,洗衣機只有學長能用,學弟必須用洗衣板、肥皂。緣於這段經歷,他學會珍惜,以前老嫌爸媽煮菜難吃,放假回家後不僅主動幫爸媽打掃環境,還稱讚媽媽飯煮得香。

結束十二年義務教育,準備讀大學,有人跟他說,法律系要背《六法全書》,他立即笑說,自己才沒那麼蠢,笨蛋才要選法律系!但父親要他選,理由是他成績那麼爛,填了也不會中,卻可以滿足爸媽的盼望,誰知道中了,他無奈地說:「人家放榜都是笑嘻嘻的,只有我的臉超級臭。」好在,事實與傳言不同,法律系沒有想得那麼糟,才有了讀完它和考律師的結果。

「法律和生活原來息息相關!」李秉宏記得教刑法的老師問過一個問題:「複製羊成功後,倘若人也可以被複製,那麼本人殺了複製人,屬於自殺還是他殺?」教民法的老師則問:「我家種一顆楊桃樹,樹長到鄰居家去,颱風來了,楊桃掉落,飛到鄰居那裡,請問楊桃是誰的?」重點不在答案,在法律竟然離生活這麼近,「我才知道,法律是訓練人的邏輯思考能力,而不是硬背法條。」

學習 攀岩浮潛照樣來

李秉宏上大學經常熬夜讀書,但每聽錄音帶必睡,考試一蹋糊塗,於是他換了讀書方式,改記綱要,讀書一定分三次,第一次草草略過;第二次仔細聽,通常聽個兩遍;第三次就抓漏,專挑不熟的聆聽。這個方法讓他充分理解課本上的內容,此外,他很愛錄名師的課,把老師的講課當作有聲書聽。

生活態度上,李秉宏有特別的嚮往與堅持,他憧憬自己也能活在一般人的生活中。「一開始,同學對我都很客氣,熟了以後,開始隨便,但那才是我認為應該過的生活。」青春期的男生相見,打招呼語通常是髒話,他很高興自己也曾如此與人寒暄。「對我來說,眼盲只是不方便,殘缺、不幸倒不盡然。」即使眼盲,他也不放過任何出遊機會,參與攀岩、浮潛、打漆彈和攻山頭。

大學畢業後,考執照和就業的挑戰更嚴酷,加上學校的資源無法再給他,便特別不安。第一次考試,他形容像馬拉松賽跑,勝利不在誰先起跑,在誰撐到最後;考試不在誰背得多,在誰忘得少。可是,考前兩個月卻舉白旗投了降,因為家境不好,應該要分擔家計的他,卻只能去圖書館聽錄音帶,像行屍走肉。

第二次用心準備了一年,落榜後就去找工作,盲人找工作辛苦,往往不了了之。第三次和朋友組讀書會,彼此砥礪,考完接到考選部電話,要他開記者會,因為他成了台灣第一位盲人律師。

考上後,沒有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這種好事,得實習和受訓後才是正式律師,「但沒有一個事務所願意讓我實習。」直到當時的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顧立雄協助,以及另一位律師邀他去法扶基金會,方踏上服務弱勢的律師之路。

就業 奇蹟眷顧活過來

法扶基金會是服務弱勢的,卻異常忙碌,一天要開四個會,工作如雪片般飛來,每天上班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家。他主責會務,一個月休三天,加班超過一百個小時,但放假又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感覺很空虛。

這時他陷入低潮,一方面自認不是個會辦案的律師,只會弄會務;另一方面肝出問題,需要調養,飲食只能吃加鹽的食物,水果僅限西瓜和番茄。最慘的是,別人車禍相撞,他遭無妄之災,機車飛過來撞破他的頭,昏迷送醫,本來醫師都要爸媽做好心理準備,神蹟卻出現,奇蹟康復。三個月後他回到工作崗位,身體也花一年二個月就調理好。

他說,人常常會把痛苦往肚裡吞,所有不好的事一肩扛起,但他領悟到,人除了要把苦說出來,還要找解決方式,釋放痛苦。例如盲人打字很容易出錯,他就靠自己的力量,建立自然輸入詞庫,如今已紀錄十萬字。法庭紀錄一般會劃上底線、特殊地方用粗體字註明,但那些對盲人來說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常有同事抱怨他怎麼都不劃底線和粗體?於是他換個方式,把重要的地方加引號,讓自己成長,也澄清誤會。

李秉宏不怕分享自己的童年笑話,他認為,年少時一帆風順,成年時才跌倒,傷害就會加倍,相反的,他慶幸自己年紀小就跌倒,復原、爬起來都比較快。而每個人都有他人生辛苦的一面,他想用「活著就是希望」來給植物人家屬打氣,若實在撐不過去,則鼓勵尋找宗教信仰,有信仰才會有盼望。他還說:「我知道植物人家庭很苦,但可以試著看到被照顧者的改變。是人都會軟弱,我也不例外,要努力走出去。」

張明道對他在困苦環境中不放棄自我的行為很敬佩,強調這就是對生命的尊重,是可以讓人感動的事,希望更多人學習李秉宏的毅力,永不放棄地克服困難。

植物人安養問題

經費龐大盼各界支援

台灣銀行舉辦單場公益講座,並捐款給創世基金會,原因在一名植物人一個月的安養經費約五至七萬,非一般家庭能承受,在服務經費不足的情況下,才用這樣的方式協助,號召更多愛心企業團體加入。

創世基金會表示,植物人照顧者的辛苦和放不下的親情,需要被社會看見,如一名六十四歲的老父親,在浴室跌倒成了植物人,三個兒子沒有照顧技巧,三年前讓父親入住屏東分院時,體重只有三十公斤,家屬每趟往返探視需要八個小時的車程,遙遠距離阻隔了子女的思念,三個兒子說,最大的心願,就是爸爸得以返鄉,接受最好的照顧。

今年四十四歲的沈女士,去年九月誤食有農藥的食材,神經病變,呈植物人狀態。丈夫消沉,成天酗酒,也致酒精中毒;國小的兒女只能由育幼院照顧,但兒女仍常在育幼院老師陪同下,到醫院探望母親。不只家人苦,基金會也欠缺在地照護的植物人分院,因此希望有更多類似的公益講座,能撫慰家屬的心,鼓勵他們不要放棄,同時盼望經費儘早來援。

欲捐款或有意為家屬發起類似講座者,可洽:(○二)二八三五七七○○轉一一九。

  相關新聞
歲末一役 公益團體拚了!  
新年小願望 愛心大眾能滿足  
林妏憶 以傾聽記錄生命用故事助人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沙提雅提:NOT FOR ME ALONE 獎表揚的不是一個人 是兒保精神  
魔王不鬧了! 第一基金會把大孩子變可愛  
音樂養出自信 發展另類舞台  
庇護得來不易 員工很珍惜  
永不放棄 特教兒就業 給父母正向思維  
扛起摯友夢 25歲江玉川 奉獻不言退  
孩子缺的善心人士都知道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