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68
  2018/9/5 | 作者: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31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西本願寺一景。圖/陳碧雲
    
文/星雲大師

西本願寺在國內辦有龍谷大學、京都女子大學。龍谷大學的學生就有四千多名。龍谷的棒球,在日本名聞遐邇,全國性的比賽,經常贏得冠軍,事務部長告訴我們說,他們棒球每獲勝利,都要來本山向祖師聖像禮謝加被之恩。

東本願寺的事業(2)

東本願寺的殿堂不少,不怕人的鴿子在滿院飛來飛去。臨走時,我們還看到一座新式的像是大禮堂似的建築物,上面寫著佛教婦人會。坐在我身旁的青松法師告訴我:這婦人會是大谷光暢的太太主持的,這新的會址也是他發起建築的。平時佛教婦女如沒有集會時,就供給放映電影,或舉行音樂會之用,所有收入作為婦人會維持的經費。

在日本每一個宗派,都有各宗派的婦人會,甚至每一個分院,都有分院的婦人會。

記得在東京時,我國留學僧通妙法師和我閒談,他說:日本每一個小佛寺的住持,都要具有大學畢業的資格。當這些準住持在念大學時,最關心的問題不是學業,而是如何才能討一個美麗賢慧的太太,因為婦人會大都由這些住持太太主持,婦人會搞好,這個寺院就有辦法了。

在日本,各寺院已成為一個寺族,父親住持的寺,一定由兒子繼任,出家人已不稱「比丘」而稱「和尚」,所謂和尚,即親教師也。

對於日本佛教的內容,我還不能十分了解,橫豎在日本還有將近十天的訪問,我可以多看、多聽,以便我能對這給其他各國議論紛紛的日本佛教,有更多的認識。

參觀西本願寺

東西本願寺相距不遠,從東本願寺出來,轉一個彎就到了西本願寺,規模都相當大,不愧是日本真宗的本山。

西本願寺的管長大谷光照,和東本願寺的大谷光暢,輪流擔任全日本佛教會的會長。前任會長是大谷光暢,現任會長是大谷光照。日本佛教會的會長具有崇高的地位,理事長金剛秀一只是曹洞宗的一個宗務總長。會長和理事長在我們中國是一樣的意義,但在日本,會長高過理事長。

西本願寺的弘化事業,在今日日本已凌駕於東本願寺之上。目前,西本願寺除領導本國一萬一千多分院以外,他們更注重海外弘化事業的開展。目前西本願寺在美國的分院佈教所已有53個,夏威夷30多個,巴西52個,德國7個。在國外的佈教人員,都受本山的指示和派遣,這不但可作全日本各宗派的模範,就是我們中國佛教,對海外弘化事業,也應以此發展作為參考。

西本願寺在國內辦有龍谷大學、京都女子大學。龍谷大學的學生就有四千多名。龍谷的棒球,在日本名聞遐邇,全國性的比賽,經常贏得冠軍,事務部長告訴我們說,他們棒球每獲勝利,都要來本山向祖師聖像禮謝加被之恩。

我們在西本願寺禮佛後,他們帶我們又繞了好幾個殿堂去禮拜他們的祖師,看他們的表情,好像禮拜他們的祖師比禮佛還要重要。

在寺中參觀一周,接著就舉行歡迎會。主人致歡迎詞後,全日本佛教會國際部長柳了堅為我們介紹,白法師要我致謝辭,清度法師翻譯。寺裡的信女,穿著整齊樸素的制服,為我們獻上糕餅和綠茶。

說起吃茶,口是渴得很,但大茶碗只裝了一點茶。看日本人吃茶,先把茶碗用雙手捧著,往左邊一轉,往右邊一轉,再往左邊一轉,然後兩口半吃完,這是所謂「茶道」。我也如法照行,哪知一口茶到嘴,那像苦的味道又不像是苦,第二口實在無法入口,也不管失禮,只得放下來。

總之日本茶並不好吃,發明如此茶道,不知是什麼意思。臨走時,白法師向他們要水吃,借此機會我也吃了一大杯冷水,才略解口渴。

走出大門,端茶給我們吃的兩位信女,要和我們合影,並說希望能到台灣來玩。日本文我能看一些,日本話我則不會說,大家都沒有表示意見,我也不開口,笑笑就告辭了。

淨土道場知恩院

從西本願寺告辭出來,時已下午四時,我們又去訪問淨土宗的本山知恩院。

知恩院建在京都市內一個小丘上,樹木花草不少,頗有庭園之美。總務局長鵜飼隆玄,庶務部長佐藤孝全出來接待,要我們先去禮祖和參觀後再見他們的管長。

往祖堂去的時候,覺得日本寺院占地都很大,只是房屋建得嫌零亂,而且很矮小。

在東西本願寺禮佛以後還要禮祖,老實說,我的心中已經不大歡喜,現在訪問知恩院,居然光是禮祖而不禮佛,我想:日本人自高自大得實在可以!

哪知到了他們的祖堂兼佛殿以後,一看之下,更是氣人,不知是哪位祖師高高供在中央,佛陀聖像供在左邊的角落上,佛像比祖師更矮更小。我很早就聽說過,日本的佛教,已由信仰佛陀為中心漸漸變為以信仰祖師為中心,現在從東西本願寺到知恩院,證實所傳不虛。果真如此,日本佛教可說離佛太遠了。

內心怏怏不樂的從祖師殿出來,參觀寺中國寶,仍是一些壁畫,陰暗無光,根本看不出什麼價值,但門口卻寫著參觀料每人50圓,好在我們以訪問團身分前來,不用出錢,否則,買了門票,看不到有價值的東西,那才冤哉枉也哩!

參觀以後,見他們75歲的管長,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白法師要我和一位日本記者周旋,他則說些客氣話後,就被邀請對他們的派下,正從大學畢業後來本山受訓的數十位青年講話。我看那些學生在念佛的時候,有的虔誠莊重,有的則輕浮嬉笑,我覺得他們對人格修養的訓練仍嫌不夠。

知恩院辦有佛教大學,寺中還有一尼眾學校,名叫吉水學園,可惜時間關係,沒有來得及參觀就告辭了。

夕陽西下時,從知恩院穿過樸實的日本古都街道,我們到達臨濟宗本山的妙心寺。93歲的老管長古川大航,他曾在我國住過25年之久,還會說幾句中國話。他和宗務總長宮裡顯秀領著各部長殷勤的招待我們,這一天,我們就住在妙心寺裡。

1963/8/28

和柳了堅一席談(1)

昨晚就寢前,坐在妙心寺的庭院中,和全日本佛教會國際部長柳了堅作了一次懇談。

他先問我,對日本佛教有什麼觀感?

我回答道:「我到日本來才三、四天,對日本情形還不夠了解,不過,一個異國人士,初旅上某一國土,一切都覺得是新奇的,不無對所見所聞的要在心中回味一番。我覺得:一、全日本佛教會有待加強組織;二、日本佛教除各宗派外,應公推一全日本佛教領袖,領導各宗派;三、日本佛教以祖師為中心,對佛陀的信仰已不及祖師,這似乎已失去佛教本來面目。」

尤其我對祖師像供在中央,佛像供在旁邊,極不以為然。柳氏聽了我的話後,抽了一口菸,放下袖珍收音機,微笑著對我說道:「佛教會應該加強,確有必要,但日本各宗派的力量很大,團結加強佛教會反而困難。要各宗派的管長公推一全日本佛教領袖來領導各宗派,我看怎樣也辦不到。祖師像供在殿中央,佛像供在邊上,關於這個……」這位善於說話的國際部長,這個了半天,才勉強道:「人的身上掛了小佛像,保護自己,並不因佛像比人小而犯不敬,佛像在祖師殿旁,這可算作祖師的護身佛,在日本並不認為這是不敬。」

也真虧這位國際部長想得出這個理由,不過像這樣說法,無論如何總覺得太嫌勉強。

我雖不以柳氏的回答為然,但對他應變的機智,不能不佩服這位日本負責連絡國際佛教的部長。(待續)

《海天遊》讀後回響

歡迎各界心得回響,字數300-500字,請寄22161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1段369號2樓2B人間福報.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或電子信箱master9@merit-times.com.tw

請附姓名、身分證字號、電話、聯絡地址、銀行或郵局帳號。本報對來稿有刪修權,文章一經採用,將同時刊登於《人間福報》電子報。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81  
【星雲大師全集1】六祖壇經講話 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 4  
【星雲大師全集1】六祖壇經講話 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 2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80  
讀者回響 運動弘法 願心成就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9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8  
讀者回響 用籃球弘揚佛法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7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6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