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社論
  社論--年金改革的抗爭
  2017/4/21 | 作者: | 點閱次數:147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年金改革大戲終於正式登場,各版本草案進入立法院,開始審查。在審查前夕,就已滿城風雨,反對團體擬訂高強度抗爭手段;力推年改的執政黨也祭出甲級動員,喊出本周過關的底線。雙方劍拔弩張的結果,只是造成更多的分裂與對立,對於通過法案最需要的妥協與共識,沒有絲毫幫助。年改大戲要順利而圓滿落幕,皆大歡喜,執政黨必須以善意的高度,切勿自己打翻一鍋粥。

年改勢在必行,這一點大家早有共識。但執政黨把這個重大工程搞得面目全非,爭議四起。如今正反兩方都陷入高度情緒化,甚至意識形態之爭,這完全不是改革大政應有的局面,只是又多了一社會階級與世代對立的爆點而已。

重大政策的改革,必然涉及龐大族群,如何調和各方利益,降低相互歧見,是基本原則。可惜新政府一上台,就把依現制領取年金的族群打成「既得利益者」。好像人人都反對改革,個個都抓緊自己的荷包不放,不管國家財政負擔,不顧世代正義的自私自利者。各種難聽的批評不斷,所謂網民、網軍對退休軍公教族群的汙衊,更是不堪。

這群所謂的「既得利益者」有什麼錯嗎,他們是按著白紙黑字的政府法令領取應得的年金。蔡總統自己也領十八趴。在這種先劃清界線,非我族類者亡的氛圍下,執政者沒有先爭取到最大的改革動力,建立同盟陣線;反而先自我樹敵,搞得煙硝四起,多面作戰。這真是最笨、最下策的改革方式。

年改的前提是溯及既往,這是以往經驗中極少見的改革方式,自然阻力也最大。但政府不但未全力溝通,還故作神祕,直到立法院審查的前一天,才提出考試院與銓敘部的試算版本,供各界審視。這種該早做而不做的拖延方式,完全不是化解爭議的做法,只有更增加雙方的不信任感而已。

近日立法院周圍樹起帶著銳利刀片的可怖蛇籠拒馬,重重圍阻下,竟多達五層之多。原來號稱最會溝通的政府,不用別人批評,已經自己打臉,成為改革之路上最大的擋路石頭。

暴力阻撓改革本不足取,更不應鼓勵。可是就在日前立法院首日展開討論時,因抗爭團體的強烈行動,終於爭取到朝野協商同意。先開兩場公聽會,再進入實質討論。其實先開公聽會是任何重大政策必須經過的基本程序,可惜執政黨一直不同意。國民黨不只一次提出這項主張,都被否決。一直要到推出拒馬、包圍立法院、官員立委被嚴重推擠情勢惡化後,執政黨才終於同意了這個基本要求。這是當家鬧事,自作自受。

今日政府提出的年改版本是否合理、年改制度最後是什麼面貌,都面臨重重考驗,結局難料。但奉勸政府,在改革的過程,不要樹敵太多,避免塑造階級族群世代對立。對權益受到重大影響的一方,多點人性與善意。應知這是人性,也是為政之道。選前喊謙卑,選後下重手,只會使政策難行,因為無人樂見國家陷入紛亂。
  相關新聞
社論--中廣音樂網和寶島網的消失  
社論--絀劣的年金改革  
社論--遠離民眾的司改會議  
社論--切盼居住正義的實現  
社論--化解供電危機  
社論--低欲望世代  
社論--前瞻建設何其急促  
社論--年金改革的抗爭  
社論--十二年課綱與大學入學  
社論--台灣 香港 新加坡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