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文
  【獨釣詩心】一片冰心
  2010/1/15 | 作者:鄭頻 | 點閱次數:65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唐朝是詩的盛世,一片繁花美景,也留給了後人太多的懷想。
    在開元、天寶年間,詩壇上人才輩出,除了我們耳熟能詳的李白、杜甫以外,還有「詩天子」之稱的王昌齡。
    王昌齡和李白同時,兩人的私交亦好,想來也是惺惺相惜了。一樣的浪漫,不拘小節,仕宦之途也因而受阻。果真「才命相妨」嗎?我以為,那是上天的試煉,也是後人的疼惜。
    王昌齡的邊塞詩膾炙人口,佳作多矣,如〈出塞〉,如〈從軍行〉等。他的宮情詩也極為出色,如〈閨怨〉,如〈長信秋詞〉等。
    我喜歡他的〈芙蓉樓送辛漸〉: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全詩寫的是依依別情以及自己心境的表白,不論紅塵有多少困頓和不堪,詩人依舊保有超然於物外的心情,這一點尤其顯得難能可貴。
    詩中的涵義是:昨夜滿江的寒雨,我從洛陽來到了吳地,江水已寒,落雨更讓心境蕭索。曉光初露時,我得在芙蓉樓送別好友辛漸,他這一走,彷彿整座楚山也跟著孤獨了起來。他將到洛陽去,如果那兒的親友向他探問有關我的消息,請務必告訴他們,我此刻的心境澄澈明淨,就好像是一塊冰放在美麗的玉壺裡呢!……
    詩人遭受貶抑,心境其實是灰敗的,連江的寒雨,深更夜半到吳地,讓人感覺的是愁雲慘霧,詩人如何得有一夜安眠?想來夜半聽雨,點滴心頭。好不容易盼到了天明,然而又要送別好友辛漸,留給自己的,全都是孤寂與黯然,連楚山也跟著孤單起來,那是詩人心情的投射。詩人不可能沒有省思,何以致此?應是不拘細節,得罪了權貴。他跟辛漸說:如果洛陽親友關懷詢問,請不必擔心他會沉鬱悲憤,如今他在江南,雲淡風輕,心境如冰,處在玉壺之中。或許有著幾分孤獨,但並不落寞悲傷,生命自有對理想的堅持,不會輕言放棄。
    人世浮沉裡的滄桑,無人可以逃躲,或許,這也是創作中的養料,在字裡行間,還給了我們一片有情天地。
    詩人的超然,想來更加讓人佩服。 
  相關新聞
【坐忘茶寮】京都櫻樂  
【臉書搜趣】台灣人狂拍美食  
【人間植物禪】庭園有佛祖  
【異國風情】舊金山的另一種懷舊風情  
【文化中國‧讀古龍】 愛而生畏,畏中有愛  
【異國風情】 大索爾親身體會更能感受的美  
【文化中國‧讀古龍】 家之所以為家 只因有永遠的牽掛  
【坐忘茶寮】 溫柔的爆裂──文學創作的當代思索  
【人間植物禪】 花在生活中  
【臉書搜趣】 小編的送別之旅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