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家庭電影院
  院線片 《太平輪:亂世浮生》 徬徨人世愛的信仰
  2014/12/13 | 作者:文/林妏霜 | 點閱次數:138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林妏霜

吳宇森導演的《太平輪》分為上下兩集,尚未完整播映,但大抵上仍可觀察出創作者本然的藝術追索,與商業市場經營的痕跡。

《太平輪:亂世浮生》(The CrossingⅠ)標示著他一貫作者電影式的個人美學,以物喻事,以戲劇本質所詮釋、選擇的故事,將浪漫情熱與英雄想像的成分放至最大。透過金城武與長澤雅美、宋慧喬與黃曉明、章子怡與佟大為,三組人物關係間的聚合與交織,譜寫最普遍的命題,並將他所信奉的藝術思維,雜揉於場面調度與鏡頭技巧之中。

電影利用多線敘事的結構範型,使時代局勢與掙扎生存的人們鏡面相對,非為真正的史實還魂,曾浮顯的政治運動也被稀釋、減輕,導演曾就此言明那並非自己的創作意圖。太平輪的沉沒做為某種象徵,在此固定空間裡疊合電影裡的人物,而太平輪之外,各自羈絆的生命樣貌,或許才是他想要傳遞與追索的。

上一代人共同命運

上集的時間跨度自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年,由中日戰爭末期至國共內戰結束,為鋪陳歷史背景,戰爭場景格局之大、長度之久,將血肉暴力逼近眼前,使觀者不免感到沉重的心理壓力,在某種可預測性中也降低了觀影的期待,在情感能量不夠飽滿的狀態下,容易滑入一種習慣情境的窠臼,感到審美的疲倦。

《太平輪》想要抓住一些流瞬易變、一瞥而逝,卻是一整代人所共同經歷的命運,所以讓愛情變成不幸年代的唯一信仰,活著的最大動機,使其承擔起所有的重量。精確卡榫般設計出三組不同國家、階層、身分、性格的戀人樣本,多重的情感形式,讓他們命定般的相遇,偶然交融或擦肩而過,成為錯落拉扯的繩線。

一方面透過主要角色的視角,連結某種他人善意或惡意,為求一一交代,又顧及節奏的明快,僅能迅速地流動轉場,隨即發生的片段,無常來去,傳回旁觀而淡薄的人物模像;一方面強烈主導觀看模式,以臉部特寫,緊抓住情感上的微妙變化,時時以停格、溶出的鏡頭語言過場。

或許是渴望時間就此凝滯的暗示,以極其抒情的傾訴,穿插主要人物旁白的敘事形式,信件、照片、日記、畫作等物件的重複出現,亦為了加強過往記憶的迴返,與情感的深刻。

殺戮與療癒的矛盾

大遠景鏡頭鳥瞰一座城市全貌,未必不是對徬徨浮生,歷歷人世的寫照;大特寫戀人間的緊密依存,眼裡只有彼此的唯美拍攝,也與各式運鏡相映成趣,凸顯了視覺的韻律。但這些填充、變換得太過密集的場景,與過於分割破碎的敘事,可能反客為主地妨礙心理情境的建構,有虛矯之險,讓觀者的認同在初始即將萌發的狀態下,未及深入理解,便不夠穩固地跟著被轉化、模糊掉了。僅就上集讀解有失完整,無法探究其他細部訊息,然而,電影企圖以女性角色為主體,多所著墨,見其用心;一些突梯的鏡頭轉換與橋段,也帶來不意的幽默亮點。

金城武飾演的軍醫應是最核心、關鍵的角色。所有的人事在某時某刻都與他有所牽連、交集,由他所輻射與延展的故事,不知會通往並到達何處。他曾經歷的,殺戮與療癒的矛盾,認同轉換的衝突,愛情與親情的兩難,承接的負欠與抝折,讓觀者想知道他最終找到的答案是什麼?這些層次與伏筆,若能被好好地刻畫或裁剪,可能會是最立體動人的設定,而日漸顯露成熟演員特質的他,也應該值得更純粹的期待。

  相關新聞
院線片 《新聞記者》 真相大白來臨時  
【影中人生】 出養孩童的背後  
【微電影粉絲】 逃離思想控制的牢籠  
【優質電視選 】 《魯蛇玩很大》  
【電影經典】 傲然孤絕 血染征袍  
【影中人生】 悠揚聲中的女權運動  
優質電視選 《幸福食光》  
【影中人生】 堅持工作不是用來拚命的《我要準時下班》  
【院線片】與自己的對決《雙子殺手》  
【微電影粉絲】為足球運動播下種子《逆轉奇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