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學堂鐘聲】 別再復仇者聯盟了
  2019/9/16 | 作者:文/鄧名敦 | 點閱次數:20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鄧名敦

每每翻開學生的作文,最容易讀到的主題不外乎人際關係中錯綜複雜的糾葛和牽纏。「我以為他會是我一輩子的好朋友,沒想到換來一場欺騙。」「我好恨她,她那尖酸刻薄的嘴臉,我一輩子也不會忘!」「沒想到他是這樣的人,我想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這些從青少年筆下溢出的多樣情感,足能想見親身經歷時的咬牙切齒和斑斑血淚。然而,事後找他們談一談這些經歷,每一個卻又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並以極為冷靜自持的口吻說道:「哎呀,沒什麼啦!」就連一向上課活潑、喜歡逗弄他人的活寶同學,面對這個問題竟也出乎意料的瀟灑答道:「沒事啦!」說完,便轉身離開,匆匆逃離這個話題。

我想,這些曾經歷背叛、欺騙、羞辱的同學們,並非真正越過了人際關係的障礙,而是抱著這道讓自己遍體鱗傷的坎,在人生行進中時不時拿出來,重溫臨坎而懼、而怒、而悲的過去,提醒自己別再錯信他人,也一遍遍將傷害自己的人的模樣,鐫刻在記憶裡,層層疊加,鮮明得令自己畢生難忘。

然而,抱著傷痛走向未來,真能成為人生裡趨吉避凶的護身符嗎?

我曾不止一次在新聞上看到那些被霸凌者的復仇記,縱火、埋伏、持刀襲擊等一連串駭人聽聞的情節內容。那些被霸凌者的身心肯定被深深傷害了,但他們萬萬沒料到,曾經被自己深深厭棄的加害者,多年後竟在自己身上浮現。

西漢著名的「飛將軍」李廣,是箭術精湛、力能穿石的帶兵遣將好手。司馬遷曾在〈太史公自序〉評道:「勇於當敵,仁愛士卒,號令不煩,師徒鄉之。」凸顯李將軍愛護士卒、受人擁戴的形象,而他最為人知的驍勇善戰,甚至成為我們琅琅上口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名句,被一代又一代人的傳誦與記憶。可是,即便如李廣這般仁勇兼備的楷模,也曾經因受辱而懷恨在心,而埋下殺人洩憤的復仇火種。

李廣曾因一次戰役的失利而被削為庶民。數年後的某一天夜裡,他與友人在飲酒後準備返家,途徑霸陵驛亭。當時,擔任職守的霸陵尉喝醉了,粗魯無禮地攔下李廣一行人,並勒令禁行,李廣身邊的騎從告訴霸陵尉:「有眼不識泰山,這是前將軍李廣。」原以為小小的霸陵尉聽到這響叮噹的名號便會通融放行,不料他真是醉得厲害,不僅沒有會意過來,甚至還調侃說:「現任的將軍都不能通行了,更何況是前任的。」於是,李廣當夜就被強制留宿在驛亭。

之後,等到李廣被漢武帝拜為右北平太守,李廣藉機邀請霸陵尉與自己同行赴任,一到軍中,立刻斬殺還糊裡糊塗的霸陵尉。

因醉話而殺人,使得李廣在這段敘述中顯得心胸狹隘,毫無身為大將軍的格局與胸懷。司馬遷特地將這件事織入李廣一生戎馬的記錄裡,我想不僅僅是說明世上沒有完人這個道理,更暗示著自造心魔的無窮後患。

或許寬容別人的錯沒有如此容易,但能寬待自己沉甸甸的心頭、寬解自己一重重的心障,才是放過自己、活在當下的開始。
  相關新聞
【食說新語】 潤膚輕身不老方  
【跨域與融合─黃歌川百歲紀念巡迴展】 與日月同修與天地同壽  
【大江南北】舊情綿綿 香蕉新樂園  
【傻畫傻畫】 春花秋月何時了  
【如是觀史】 從騎奴到大將軍  
【時光走廊】 西洋銅版畫與中法戰爭(7-6)安南風情  
【我的青春我的歌】 靳鐵章的漁唱  
【夢土.李曉明油畫創作展】小歇.魚舟盪漾雲水間  
【行走人間】姜子寮絕壁記行  
【禪門語彙】本分家風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