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生命書寫
  年少時的南柯夢
  2019/7/14 | 作者:文/惟塵 | 點閱次數:66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惟塵

那女孩的樣子在我心裡早已模糊,她的面貌如何亦不復記得。一張從舊書冊裡掉落的照片,雖然已經褪色,卻可清楚地看出照片裡兩個人燦爛的笑容……。

十七歲那年,每天通車上學時心思總是放在書本上,時時刻刻準備應付大大小小的考試,理平頭戴著厚重黑框眼鏡的我像個書呆子。有一天,偶然發現自己座位左側接連幾天都坐著一個女孩,好奇地轉頭看了一眼,就在彼此對望的剎那間,彷彿觸電般不可置信地被吸引住了,那一抺微笑更讓我驚喜的心跳不已。之後的每一天我們都為彼此保留身旁的座位,期待並肩相依共度通車上學的時光。

「為什麼不接電話?」短訊發了上百則,問了幾百遍,就是得不到答案,我真的焦慮到心慌意亂。就在即將大考的前兩個月,我整個心思完全陷在她不告而別的失落情緒中,書本早已抛到九霄雲外,考試這件事也給忘得一乾二淨了。有一天,我守在她學校門口期待能見到她,想當面問清楚原因。

等著等著,終於她的身影出現了,可卻在我向前走過去的同時,她對我視而不見,絕情地故意伸手拉著另一個男同學,快步走出了我的視線。看著這一幕,我的頭似閃電雷擊般暈眩,心有不甘的從書包裡拿出美工刀追了過去。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我已經無法再做回想,只聽見警車刺耳的鳴響,驚動了街上眾多的行人佇足圍觀,然後我被扣上手銬帶上警車……。

這場官司一審判決是死刑,我放棄上訴的機會,腦海裡浮現的最後一幕,是我被帶往刑場執行槍決。在中槍倒下斷氣的那一刻,我看到傷心欲絕、掩面哭泣的爸爸和媽媽,正當我懊悔悲痛之際,眼前出現一尊面相慈悲、眼神威嚴的地藏菩薩,用手中的錫杖引領我走出刑場,此時一道金光在我眼前乍現。

「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就讓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妳已不再留戀,就讓它隨風飄遠……。」學校側門巷子口的唱片行重覆播放著這一首歌,突然驚醒了眼前這一場荒唐的白日夢。我回過神來,注視著那女孩挽著一位男同學從我眼前快步走過,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存在。當我定神聆聽這首連續播放的歌曲,驀然心有戚戚焉,猶如黃粱夢醒──我還活著,真好。

自此之後,我開始尋找夢境裡地藏菩薩的踪跡,並皈依佛教。二十七歲那年,我在雙親的同意與祝福之下發菩提心修行弘法,以地藏菩薩本願為修持密行。「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死裡逃生的我,夢境對我而言是幻也是實,真假之間,唯識所現,何有真假之異?

十多年來,人世間種種愛恨情仇早已隨風飄逝,娑婆世界五欲六塵已無動於心,然而有情眾生的因果輪迴,日復一日無了時,世間萬象又何嘗不是地藏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大悲願心的原動力。祈願凡塵俗世為情而起貪瞋痴的無明眾生,能覺知夢裡六趣皆是空,從愛別離、怨憎會的苦海裡解脫,遠離惡業苦報,修善造福,清淨喜樂,人生究竟圓滿。
  相關新聞
信仰有歸屬  
茶香粽情傳安寧  
飄洋過海來看您  
【生死自在 】「植物人」困境的佛法解套之方(一)  
【生命書寫】徵稿  
無常是常  
【生死自在】一期生命自然謝幕的歷程(八)  
大姐  
老友輕旅行  
【生命書寫】徵稿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