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只好、也好、真好
  2019/6/25 | 作者:文/PM | 點閱次數:48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PM

再如何乾燥的生活,少不的也是生機,「只好」多半一 一翻轉,成了「也好」;甚至正眼相視、欣然納受,懂得人生的起承轉合之後,經常掛在嘴邊的「也好」、「也好」,不知怎的,又變成「真好」了。

◎隔著「薄膜」過活

近幾年來,偶然的偶然,無意間會愕然發現,在回憶與覺受的兜轉間,眼角微微的就泛上點滴嘆息。

往年的曾經,我是個多情的人,周遭也相互體貼,直到日子行經十餘年前,藥物堆積而來的健康,逐漸撐不起現實的重量,那些溫柔的日子,才終於剝落光滑的皮殼,忍著忍著市井的粗礪,滾動在世間的漫天塵埃裡。

面對已然嚴酷的人生,我蹲下馬步,將一直無心挑上肩頭的嚴肅,壓在透不過氣來的背上。由於是未曾體驗、出乎意料的沉重,我的腳步因此凌亂,瞠目結舌地環顧周遭,彷彿那時才看見眾人眼裡的人生。甚且,直到四十來歲時方才驚覺:自己一直跟不上周遭的節拍,從來就與身旁的人們隔了層膜,彼此在薄膜的兩邊各自生活。

然而,我的心慌還不單單這些,橫在自己腳下的、健康的鴻溝,當時如何也跨他不過。總之就是走也不好走,留也不好留。面對當代醫學的這般現實,我也與許多人一樣,有了很多啼笑皆非的「只好」。因此抹掉臉上的錯愕,我也只能鬆開自己的懷抱,迎接每一天的微笑與苦笑。然而,再如何乾燥的生活,少不的也是生機,「只好」多半一一翻轉,成了「也好」;甚至正眼相視、欣然納受,懂得人生的起承轉合之後,經常掛在嘴邊的「也好」、「也好」,不知怎的,又變成「真好」了。

◎「只好」馱起自己的重量

打從出社會起,我就在職場賣足傻勁與拚勁工作,所以當年收入通常高過一般,尤其二十八至四十來歲之際,更是逐日豐厚。記得那段網路經濟沸騰的時期,曾有一小段時間,我白天一分全職工作、加班回到家又兼了一分全職工作,無論白天或夜半,都是耗竭心神的全職創意工作,以致非但腦子得不到休息,就連身體也不堪負荷。

儘管如此,當年還是一味往未來衝撞,整個身心浸泡在工作裡。記得身兼兩分全職創意工作的期間,一踏進百貨公司,有時會一個恍惚,就掏出皮夾一萬兩萬浪擲辛苦所得;精神最是不堪負荷之際,更曾經單單一天,就在百貨公司拋掉四萬多塊錢。這對十來年前的台灣受薪青年,確實是一筆數目,然而錢花掉了也不知惋惜,回家倒頭就睡,睡醒又接連每天十七至二十一小時的創意工作。於是,就在挺進的狂熱和身心的麻木之間,大好年華的健康,就這樣傾斜而下,終而迎來接連十餘年的多重慢性病。也因此,我光彩的人生急轉直下,滑落社會的最底層。

然而,還不該當走開的時候,是任誰也走不掉的。由於苦中又是作孽,我的生活更是橫生眾多「只好」。這時,能夠長年在病苦中無條件接濟我的,就是我並不富裕、甚至幾分貧窮的家人了。

記得那些年自己常虛弱得起不了床,就這樣平躺床上,睜著眼睛看淚水湧出,旁人自然認作是顧影自憐了,然而事實是在幾分殘疾中,我終於弄懂:母親此生最大、最珍惜的心願與擁有,正是這個家,以及她為家裡過勞,渾身疼痛不堪的身體。面對這樣的覺悟、這樣的母親,向來非正即反的我,再不敢周全自己的意向,就這樣躲在家人的背影中,凡事「只好」、「只好」度日。不奢望奇蹟,也無可絕望,凡事務實過日子。這段時光像是拉得又細又長,漫長到讓我錯覺那就是我的一生一樣。

◎「也好」當然不是無奈

我此生遇上的貴人很多很多,提攜我的從不嫌少,讓我鬆脫病苦的更非少數,而且我不自言,他們幾乎都體恤我的貧病交加,在我掏不出餘錢的口袋裡,裝進上好且大量的良藥,以及他們的仁心與最專業的醫術。正是因為這些仁醫,我的健康逐漸回暖,雖然還看不見明亮的曙光,卻已足夠驅走身後的惡寒,讓我蹲在逐漸透明的、黎明前的星空下。

我瞇細眼睛眺望未來,那麼多年了,曾經不敢奢想的遠景,再度模模糊糊來到前方不遠,只要攀上一段陡坡,我知道自己終會趕上。生活中像是無解的難題與人際關係,由於健康改善,多半不多費勁就打理妥當;眾多疑難的團塊變得鬆散,一撥動就散開來。雖然身上與心裡的殘痕,都有尚未弭平的殘跡;但以更清爽的身心面對,那種置身人群間的熟悉感,生活中大半的「只好」一一翻轉,變成可以接受的「也好」。這對向來就被貼滿異類標籤的我,既是錯愕也是感慨,因為當人我之間的距離消失,彼此之間只剩共同的苦樂與喜悲。這是年輕時愚昧而傲岸的我,未曾認同與學習的普世之道。

就這樣,「也好」、「也好」的,再次一一翻轉,又看見許許多多,令人滿心歡喜的「真好」。像是獲得文學獎首獎;或走出自己繭織的膜,不僅更不會受到傷害,人際關係反而重新變得完整等等。這些對生活在薄膜中、向來就比別人鈍感的我,是何等驚奇、多麼不可思議。這太美妙了!

◎「真好」,我們依然相伴

這半年多來,我的健康逐漸緩和之後,很讓人掛意的,我最聰明的一位妹妹,反而才剛離險;另一方面,由於歲月一再叩門,所以儘管家人都比從前拚命,卻過著加倍侷促的生活。然而我們的陋屋依舊明亮,因為照亮我們的不是其他,而是數十年來,這個家歷經的修煉與更形完好。一家人不僅因此更耐得住考驗,也更能體恤人性與人生的一切,同理或包容經過我們的所有生命。

旁人以表象觀之,我們的日子還算好過;而我們身在其中,也差不多如此看法。因為只要為生活所需,安排出簡潔的邏輯,心胸也就寬敞、眼界也就明朗。

或許在此之際,這個家與奢餘無緣,然而擁有彼此柔軟而強韌的相伴,我們因此多了很好的休息。回首過往的人生,我因此不對社會的紛亂、全球性的動盪感到不安,因為我心中有個體會:這些既是時代的矛盾,也是人性自然的相左,是任誰也無可救脫的、歷史的暫時與必然。為此,我接受時代的搖晃、在其間尋找生活的安定。畢竟已然長繭的手腳,對刺銳自然少有痛感。

因此,儘管人生少不了傷痕與碰撞,然而無論怎樣的痛楚,我們都會為彼此讓出共同的、寧靜的身心空間。當現實再度迎面而來,或許眼前手裡仍是疲勞與奔忙,卻如何也少不了半天之後,鬆綁的寬心,與從來不曾匱乏、彷彿能夠嘗在口中的清爽與甜蜜。

  相關新聞
認識星雲大師的美學思想  
【小品人間】浮生一盞茶  
【詩】跟著十八歲走  
【光陰廚房】紅顏蔬菜  
【人間風景】顏色與氣味  
【異城的奮鬥】 起站,巴黎  
【日常速寫】 梅雨一夜  
人間重晚晴 (下)  
【7-8月主題徵文--下廚】 烹飪三法  
【7-8月主題徵文--下廚】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