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學堂鐘聲】落花生結實許地山父女
  2019/6/24 | 作者:文/湯崇玲 | 點閱次數:30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湯崇玲

食物中最不喜歡的就是花生,密實的口感讓人生膩,莫若瓜果清甜;同樣的,年輕時愛許地山《空山靈雨》的飄渺空靈,卻不喜土味甚深又充滿教訓意味的〈落花生〉。如今年歲漸長,方知落花生的土味何其真實美善。

許地山(一八九四~一九四一)出生於台南書香世家,因為父親許南英抗日,他自幼在中國長大,長成後與父親遊走東南亞,青年時即受洗成為基督徒,後又從事宗教研究,於梵文、佛、道教多有涉獵和貢獻,因此他的創作浸染著濃厚的宗教精神。

許地山筆下的女性人物最能凸顯其宗教情感,〈綴網勞蛛〉的尚潔飽經患難,卻不怨不怒地活出一切美德。如果說尚潔的生命完美得不真實,那麼〈玉官〉寫的就是有血有肉的女人,為了貞節牌坊刻苦養大獨子的寡婦,當她與自己的情欲打照面、又面對旌表夢碎的事實,向來自以為犧牲奉獻的真我才被揭穿,說到底都是自私,以往種種皆是虛榮和虛偽,徹底悔改之後,玉官才開始成為一個無私的聖徒。

最特別的是〈春桃〉,新婚當天就因逃難與丈夫走散,一個人到北京作起了撿字紙的生意,幾年後遇到舊識向高,兩人一同生活猶如夫妻,春桃卻屢次拒絕求婚,為的是她多年前曾立一紙婚約,儘管婚約有名無實,她還是尊重。沒想到,地大人多的北京卻讓她遇到沒了兩腿的夫婿李茂,當男人們還僵在道德框架中,春桃卻務實地負起照顧李茂的責任,並繼續與向高過日子。

許地山並非要挑戰人們的婚姻和貞節觀,他要逼讀者放下虛偽的教條思考來省察日常生活的道德實踐。或許有人以為高遠不切實際,然而許地山的理想卻在女兒許燕吉身上實現了。

父親過世時,許燕吉才八歲,好不容易完成北京農業大學的學業,卻因被劃為右派而被丈夫遺棄,連肚中的孩子都不保。在監獄待了六年出來,為了落戶,只得嫁給長自己十歲不識字的陝西農民魏振德,並作了十歲孩子的繼母。父親過世時,還沒意識過來的許燕吉沒哭,這一次結婚,她痛哭了一場。

或有女大學生為了生計下嫁文盲,但是當機會來時,誰能不踢掉丈夫向著機會求去?一九七九年許燕吉平反,身邊有聲音說:拿筆錢休掉鄉下丈夫。但是遭遺棄過的許燕吉了解「被」離婚的心情,因此她把丈夫和繼子從鄉下接出來,陪老頭兒走完人生路,她說:「婚姻是非常嚴肅的,即使沒有愛情,也是一個契約。魏老頭兒已經老了,沒有勞動力了,我有義務養活他……」。

這段婚姻沒有浪漫愛情可以妝點,也沒有令人稱羨的地位名聲,就像落花生一樣不偉大也不體面,但是細品其生命,也如落花生一般有滋有味。

許燕吉說:「我是許地山的女兒,可惜在他身邊的時間太短。如果上帝允許,我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前一天。父親不要走,我也永遠不要長大……但他那質樸的『落花生精神』已遺傳到我的血液中:不羨靚果枝頭,甘為土中一顆小花生,盡力作為有用的人,也很充實。」

  相關新聞
【遊藝筆記】溽暑熏蒸釋荷沁心  
【隨花集.紅樓夢】大觀園裡的募款高手──李紈(下)  
【石齋夜話】追蝶人葉斯戴  
【師友古人】蘇東坡的月亮  
【山行記述. 時空移覺】原鄉回音  
【食說新語】我愛玫瑰滋味長  
【如是觀史】戚繼光修築長城  
【巨匠陶魂—廖洪標石灣陶塑.宜興紫砂藝術聯展】關公  
【大江南北】法華寺(上)  
【藝術之眼】郭雪湖.淡江群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