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縱橫古今
  【沒有地址的學校】避禁忌,不失禮
  2018/3/8 | 作者:文/趙莒玲 | 點閱次數:17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趙莒玲

二○一七年彝族年放假的前兩天,住普雄鎮的阿里布机故作神祕地對我說:「十月二十日那天,不行過年,我們得換日子了。」我眼都沒眨的回應:「喔,那天不是『吉日』。」她也許怕我搞錯,迫不及待地澄清:「不是啦!因為那天是『豬』日,不能殺豬,才不能過年。」經她這麼一說,挑起我想知道彝族年俗的禁忌。

夜裡,我拿起手邊四川民族出版社編製的鄉土教材《我的家鄉涼山》,翻讀後,啞然無言,因為書中對彝族年的介紹精簡扼要,不到一百三十字。上網雖查到不少資料,然多著墨過年流程,鮮少貼近真實氛圍的臨場感。最後,只得央請彝族的宿舍管理員羅教官現身說法。

火塘的火燄不能熄滅

羅教官非常通透彝族傳統文化。他如數家珍地滔滔不絕,點出箇中風俗隱藏彝族傳統觀念,聽得我狂喜不禁,更增長不少見識。

從準備過年開始說起吧。

「過年前,各家必須將屋子清掃乾淨,還要買一塊白香木,將其切成數小塊,分放房間角落點燒,以去除汙穢之氣。」講到此,羅教官特別警告:過年的三天,彝族人的心中認定祖先們都和他們在一起歡度,在這段期間屋裡再髒亂不堪都不准掃地,直到第三天送走祖先才能清理,否則大不敬。

和漢族一樣,彝族也有「圍爐」習俗。羅教官點出不同處:漢族將豐盛飯菜端上餐桌開心團圓;彝族則巴巴實實地坐在地面,環繞家中「火塘」四周,將粗大柴薪丟進燃燒,在熊熊烈火旁,自在地邊閒話家常邊烹煮熱騰騰的年夜菜。

火塘是廚房兼餐廳的地方?聽完我的提問,羅教官停頓了一下,決定從回溯彝族的信仰講起:原來,彝族崇拜火,每棟傳統建築的堂屋最左處就是擺設「火塘」的位置。它是煮飯、取暖、睡覺、生孩子(彝族有句諺語:「生在火塘邊」)、聚會、待客、議事和舉行「做迷信」等各類宗教儀式的中心。因而,火塘被彝族視為家庭象徵,與整個家族榮枯和福禍息息相關,自此「年節時,火塘裡的火燄,絕對不能熄滅」的傳統沿襲至今。

嚴禁放炮竹、磕頭拜年

講起彝族以「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熱情款待賓客的豪爽性格,羅教官不禁眉飛色舞,但也不諱言,彝人好攀比,殺年豬時,怕被人說吝嗇,切煮的每塊坨坨肉約七、八兩重,得用兩手捧著才從以利索的大快朵頤。過年走親闖門時,各家都會為每位賓客奉上一塊坨坨肉,一般人都吃不完,得互相分食才不致浪費,因而形成彝族不成文的潛規則:到每家拜年時,不准吃超過兩塊坨坨肉,否則會被人謔稱為傻裡傻氣的「痴人」。

羅教官談及彝族新年嬉鬧戲耍活動時,最令我瞠目結舌的一句話是:不准放鞭炮和煙花。當時我以為聽錯了,再次確認:真的嗎?他態度嚴肅地點點頭,還講出一個無法撼動的理由:依照彝族傳統習俗,除辦喪事外,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准放炮竹,若莽撞地在年節施放鞭炮,會被誤以為有人過世。

結束談話前,羅教官倏忽想起一項禁忌:晚輩向長輩拜年時,不必磕頭。我自以為是的慨嘆:「古老禮俗都式微了。」他猛搖頭,解釋箇中原委:從前彝族男孩在四、五歲時,頭頂前要留一塊方形的頭髮,族人視為天神代表,堅信它能主宰吉凶禍福,神聖不可侵犯,漢語稱之「天菩薩」。彝族人打架鬥毆時,容許敲頭但嚴禁抓前額那撮頭髮,頭更不准碰地,觸犯者得親自登門謝罪。如今,彝族男孩不再留天菩薩,但依然忌諱象徵「人頭落地」的磕頭。

記住羅教官詳述蘊涵彝族傳統思維和智慧的年節禁忌後,拉近了我和大營盤孩子的距離,也提醒了我:千萬別亂碰他們的腦袋。

  相關新聞
【沒有地址的學校】彝族哭嫁的背後  
【西遊國學談】哪吒風火輪是何來歷?(上)  
【藏在剪紙中的故事】前堆.長治  
【行走人間】黃龕樟樹 和古民居  
【心光亮點】大哲學家的感悟  
【陶跡瓷韻.二谷林振龍陶藝展】容器  
【遊藝筆記】孟浩然鹿門夜歸超凡塵  
【隨花集.紅樓夢】沙漠情緣與紅樓夢(4-3)  
【石齋夜話】八五健筆廖明進  
【參禪參纏】到底在說什麼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