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國際/兩岸
  人間百年筆陣 切.格瓦拉有個詩人兒子 禮佛修禪
  2014/12/1 | 作者:執筆人:馮建三 政大新聞系教授 | 點閱次數:136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執筆人:馮建三 政大新聞系教授

再過十天,已經進行兩周、由文化部主辦的「台灣國際詩歌節」,會有六位海外詩人抵台,包括拉丁美洲的傳奇革命家切.格瓦拉(Che Guevara)之第五個兒子奧瑪.普銳斯(Omar Perez)。

格瓦拉酷愛閱讀,包括詩。他以十一世紀波斯詩人的四行詩集《魯拜集》,相贈女友莉麗(Lily Rosa Lopez)。一九六四年春,莉麗產子,便以詩集作者奧瑪.海亞姆(Omar Khayyam)為子冠名。

奧瑪從哈瓦那大學英語系畢業後,曾到義大利留學,後來也在荷蘭待過幾年,但主要是在古巴生活。一九七六年的古巴,除了通過暴力搞破壞的反卡斯楚恐怖分子,已經另有支持革命政府、但不同意其政治壓制的人,組成「古巴人權委員會」。他們採取和平手段,通過多種可能的方式,開展改革。或許是受到這股氣氛的影響,一九八二年代中後期任職藝文記者的奧瑪夥同朋友,參與了「派代亞」(Paideia)運動,這是某種文化與政治的異議展示。

到了一九八九年,就在蘇聯與東歐巨變的前夕,派代亞的言論與活動水漲船高,引來側目,奧瑪的記者工作沒了,政府讓他下鄉務農。其後,奧瑪並未脫離文化工作,他成為古巴知名詩人,兩度獲得大獎、三本詩集英譯,作品另收錄在慶祝古巴革命五十年的《島嶼全貌:古巴詩集六十年》。此外,他也是令名在外的翻譯家。通過奧瑪英譯者的訪問,讀者得知,所謂奧瑪因強硬對抗當局而入獄的說法,不是事實。奧瑪說,由於他瞭解這個「處罰」的性質,要不了命,並且他所獲的經歷與待遇不差,「我的例子不是啥極端情況,犯不著藉此嚴厲指責當道。」

外界謠傳,指法官在審理時,告誡他要以父親為師,不能「玷汙」父親。不過,雖然奧瑪確實是在下鄉當年,方始得知格瓦拉是生父,但說法官公開以此訓誡,根本不可能,畢竟對革命元勛指指點點是「禁忌」。一直要再過個一、兩年,古巴的文化與經濟才進入相對自由化的方向,當時,蘇聯幾乎切斷了與古巴的經貿關係,短暫三年,古巴人平均體重減少約九公斤。

美國九一一事件後數周,奧瑪受戒,成為一九九六年起已在古巴活動的禪宗之信徒。他認為,佛教禪宗對古巴的重要與意義,如同古巴國父馬蒂(Jose Marti)的誕生,以及一九五九年的古巴革命。他又說:「在我看來,資本主義世界老是繞著利潤與競爭,轉不出來。詩人應該避免競爭心態,在此,我並不怕給出規範的想法。」

不過,奧瑪有兩個不願意。一是,不太願意直接談古巴當前的問題。其次,他也不願意談格瓦拉。這是不難理解,同時必須尊重的心緒。畢竟奧瑪知曉父親的身分,已經二十五歲,對於任何人,都是冷暖自知。在這方面,奧瑪與格瓦拉的其餘五個小孩,有同有異。

切與秘魯原住民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者佳德雅(Hilda Gadea)所生的長女(與母同名)在一九九五年古巴最困難時辭世,仍然堅持「古巴革命的夢並未消逝,只是暫時休眠」。第二任妻子瑪曲(Aleida March)生養的四位小孩,老三是水族館研究員、老么是律師,較少露面。約五年前接受張翠容專訪、相當活躍的老二卡美路(Camilo)主持「另類計畫」、「抵抗日益異化的世界」;長女是醫生、也是與母同名,今天(十二月一日)剛好在英國萊斯特(Leicester)大學講演〈更好的世界是可能的〉。

  相關新聞
人間百年筆陣 新加坡世界第1的省思  
美企5G設備 擬禁用中國貨  
厄多岡政權出現動搖……土國執政黨再吞敗 伊斯坦堡市長換人做  
絲絨革命後最大示威 25萬捷克人上街 要涉貪總理下台  
G20大阪峰會28日登場 傳安倍可能不跟文在寅會談  
報告增信心 川習會傳北京不讓步  
歐洲熱翻天 多國發布高溫警戒  
猜猜我們在諷刺誰  
人間百年筆陣 全英語教學的迷失  
巴黎奧運 邀您搭飛天小黃進場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