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善友
  三個男人與他們的海
  2019/11/30 | 作者:文/蘇林 | 點閱次數:111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黃嘉俊  真情紀錄逐夢海洋

「天堂不在遙遠的那頭,天堂就在轉身躍入海中。」七年多來,海,成為紀錄片導演黃嘉俊隔絕訊號,暫停外界溝通、打攪,卸下壓力享受安靜,什麼都不用想,只要專心與自己相處和身體對話的天堂。

綽號「黑糖」,曾拍過多部眾人口耳相傳、感人熱淚紀錄片《飛行少年》、《一首搖滾上月球》的黃嘉俊,接二連三地學了水肺潛水、帆船、海洋獨木舟和自由潛水,讓自己擁有更多能力,能用各種方式親臨海洋,投入它的懷抱。

走出舒適圈和同溫層

「我知道,這些事,對執溺在作品裡有著苦行僧性格的紀錄片導演來說,是罕見而奢侈的。」但黃嘉俊很早就體認到,自己的作品絕不會高於自己的生命,唯有不斷打開生命視野,咬牙鑿出寬度與深度,新的可能才會不斷誕生。
他形容自己「因此任性的走出舒適圈及同溫層」,放棄過去熟悉的罕病家庭及中輟生的主題,投下1000多萬元,挑戰國內導演不太敢碰觸的海中攝影主題,堆疊出一部截然不同於過去的新作《 男人與他的海 》。

這部紀錄片中,沒有英俊帥氣的男主角,只有兩位常年漂流海上、皮膚黝黑的中年大叔;劇中也沒有美麗動人的女主角,只有兩個男人背後充滿擔心、牽掛和幽怨的妻兒……可想而知,這不是一部陽光勵志片,卻真情書寫海洋國度的兩位愛海男子投身海中逐夢的勇氣。

找到熱愛大海的夥伴



「大家都說:人應該勇於打破僵局,去突破,去改變!但面對難度高、失敗率大的事,其實大多數人還是情願選擇走安全的路。」黃嘉俊感嘆,台灣因早年政治因素而海防管制甚嚴,加上民間對海有很多恐懼的傳說,導致國人「把責任當藉口,把島當成堡壘,再把海當成萬丈深淵,一步一步活在自囚之地。」

認識廖鴻基和金磊後,黃嘉俊形容:「自己彷彿身在電影《 刺激1995 》中越獄成功後,在圍牆外遇見了兩個逃獄成功的同伴。」看見這兩位為人夫、為人父的男人,突破限制遊走在海上,黃嘉俊強烈感受到:他們對水對海對自由對自我探索的需求,就像擱淺陸地,不斷掙扎想躍回海中求生的魚一樣強烈。

花了3年時間在空中陸上海下拍攝,黃嘉俊跟隨廖鴻基進行「黑潮漂流計畫」,在颱風來臨前夕,自造方筏順著黑潮洋流這條海上高速公路漂流了144小時,紀錄黑潮中的生物也記錄海中廢棄物;也曾跟著金磊到南太平洋東加王國追拍大翅鯨(座頭鯨),為了搶拍精采畫面而差點被鯨尾甩中……

鯨豚齊齊現身道相報

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不論從陸地拍到海上,從空中拍到水下,期間有不少貴人相助,而海洋好朋友——鯨豚們也齊齊現身,一一入鏡,為紀錄片獻上珍貴的水中悠遊畫面,團隊、好友都戲稱,是黃嘉俊「人品好」,連動物都感受到他愛海愛鯨豚的心,才會齊齊現身「道相報」。

為了後製經費短缺的500萬元,黃嘉俊將專案放上募資平台,短短幾天迴響熱烈,不但兩周迅速達標,而且後續反應熱烈,不但未來院線放映及國際發行所需的180萬元也順利達標,目前更計畫徵募一萬名「海洋之子」的觀片基金,希望撒下一萬顆愛海洋的種子,培養更多懂海愛海並樂於迎向海洋的孩子。
黃嘉俊說,從贊助者秒殺廖鴻基老師導覽的花蓮賞鯨行程,後續不得不一再加團因應,以及不少贊助者躍躍欲試打算跟著金磊老師前往東加王國拍攝大翅鯨的行程,顯見愛海的國人不在少數,所以他也期望在明年四月《男人與他的海》正式上映後,能帶動國人冒險和行動的勇氣,成為真正的海洋島國子民。

廖鴻基  文學開啟海洋探索

國人熟悉的海洋文學作家廖鴻基,是土生土長的花蓮人,從小與海接觸的經歷,讓他認識海洋,但成為專業的討海人後,他開始關心海洋生態的問題,於是動筆書寫海洋,成為愛海護海的海洋義工,希望以文學的鑰匙打開大眾冷漠的心,讓人群關注並保護海洋。

他組成「台灣尋鯨小組」,透過觀察鯨類生態,看到海洋最美、最良善的人魚互動;他更發起成立「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積極投入海洋生態保育、教育工作。近年並參與發起海洋廢棄物研究,每次出海都帶回台灣近海的各式汙染資料。

廖鴻基看待海洋的眼神是深情與細膩的,他的作品涵蓋散文、小說與報導文學,字字句句皆凸顯他對海洋的深情,對海洋環境、生態、文化的關懷,使他成為當代重要的、少數的海洋文學作家。但其實一路走來,廖鴻基一直人單勢孤,直到這次成為「紀錄片男主角」,他一下子多了好幾個志同道合的夥伴。

面對紀錄片《男人與他的海》確定明年四月將正式在台上映,下一個目標,廖鴻基也希望這部「最美麗動人的台灣海洋電影」,有機會參加國際影展,讓他和金磊跟著作品出席分享,讓世界通過海洋議題看見台灣,也像導演黃嘉俊所說的,期盼台灣人因此部紀錄片,看見長久被忽視的海洋,讓台灣的「海洋 DNA」被重新喚醒,同時讓嚴重的海洋環境問題被重視。

金磊   繞著地球追拍鯨豚

台灣四面環海,但認識「台灣第一位水下鯨豚攝影師」金磊的國人並不多,事實上,金磊早在國際攝影競賽中得獎無數,而他多年水下攝影的功力,也讓他自嘲:「人喜歡什麼動物,就會跟那種動物很像,與海中鯨豚相處這麼久,我長得愈來愈像鯨豚了。」

四十出頭歲的金磊,每年大約有一半時間都在海上追著鯨豚跑,隨著全球鯨豚的移動路徑,前往東加、挪威、阿根廷、斯里蘭卡、日本等海域,鯨豚去哪,金磊就跟去哪,因此他有著海人常曬太陽的黝黑膚色,圓圓的臉龐,瞇成一條線的眼睛,嘴角總帶著一抹海豚般的微笑。

父母一位是生物研究者一位是生物老師,金磊從小就喜歡各式各樣的動物,大學讀生物系,碩士班就讀台師大生命科學研究所,因為喜愛戶外活動,於是選了要到高山上才能研究的蛇類龜殼花。那年金磊在花蓮當兵,認識了「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廖鴻基老師,隨著對鯨豚的興趣愈來愈濃厚,2001年當起海上鯨豚解說員,其後更移居花蓮年年拍鯨豚。

作為鯨豚生態攝影工作者,雖然國外可以拍到大翅鯨、藍鯨、虎鯨、瓶鼻海豚……等等各種鯨豚,但是金磊最大的願望,還是每年都能拍到台灣海域的鯨豚。一年之中,海況最穩定的六到八月,金磊都會儘量留在台灣,記錄海上的鯨豚,而這分誠心也在2014年抹香鯨「花小香」主動靠近,讓他欣慰的說:「終於被鯨豚接納了」。

雖然談起追逐理想的過程,金磊和廖鴻基總是激昂而熱情,但片中在提及如何向岸上家人表達愛與牽掛等幽微心情時,兩人仍不免低迴不語……

金磊坦言,孩子從一出生,就常看著爸爸一聽到有鯨豚,立刻拿起23公斤裝備跳入海中,然而當孩子稍大時,從小被孩子形容為「跳海拍照」的爸爸邀他同行出海拍攝時,卻被孩子當面拒絕,因為孩子心中其實一直有個恐懼,擔心爸爸這次滑進水中,會不會平安歸來……

理解妻兒心中的牽掛後,金磊希望自己在汪洋遨遊、冒險創作的同時,除了是兒子心中值得驕傲的父親,也盡量能在不追鯨的季節修補親情,不讓家人關係如同多數台灣人與大海的關係,既親近又陌生。
  相關新聞
翁珍聖投身偏鄉與海洋的擺渡人  
王金櫻如今唱戲為藝術  
胡金倫 出版好書兼顧市場和理想  
陳立剛帶領學生走向國際  
王心心再創南管新篇章  
三個男人與他們的海  
賴曼琳 逐步闖出國際彩妝夢  
戴勝益 第三人生書屋圓夢  
靳鐵章 悠遊音樂影像 堅持創作初衷  
戴宏全 愛運動.少社交 打造「飲料界鴻海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