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我的青春我的歌】今年秋天請晚點來
  2019/7/11 | 作者:文/曹郁美 | 點閱次數:60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曹郁美

江明學於今年六月自縊身亡,據說他在臉書的貼文時間停留在六月五日下午,但房東報警處理、新聞爆發是在十八日。這段時間他在想什麼、做什麼、痛苦什麼?如何度過斷氣前的掙扎、走過死亡幽谷的孤絕?如果真有來生,明學,你的來生是何等模樣?

江明學於一九八四、就讀成大大四那年,參加第一屆「大學城全國大專創作歌謠比賽」脫穎而出,〈如果真有來生〉由他作詞、作曲、演唱,灌錄在該年度的紀念專輯(新格唱片發行),頗受好評。

這是一張一人唱一曲的「合輯」,〈如果真有來生〉放在A1,可知它是多麼受到重視。該次比賽又選出作詞獎、作曲獎、演唱獎等三大獎項,作詞獎由江明學的這首〈如果真有來生〉奪魁,作曲獎由高德華的〈悸動〉掄元,而演唱獎呢?就是那個後來有「東方不敗」之譽的張清芳登上寶座。

〈如果真有來生〉是一首情歌,歌詞說:「如果真有來生,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如果真有輪迴,我的愛也永遠不改變……」,江明學五十八歲的生命並無感情事件值得關注,但歌詞中的「來生」、「輪迴」似乎又預告了什麼。

當時本專輯為了配合企畫、宣傳,眾家歌手頻頻出入新格唱片,為沉寂多時的金韻獎系列注入活絡氣息。我當時任職於此,看到年輕人的熱忱與理想,不久加盟「點將」的張清芳爆紅,更讓眾歌手燃起希望。

江明學應該是對自己充滿信心,當時也期待「新格」能栽培他。一天,他來走動,與企畫人員聊著聊著忽然爆怒,走向電梯的路上還回頭罵了一句:「黑店」,這位企畫同事也大聲回罵。旋不久辦公室安靜了下來,沒人敢問是怎麼回事,從此以後,江明學沒再踏進公司一步。

大約二十年後,我在台北東區某廣場上,看見他以街頭藝人的身分駐唱,接受路人甲、路人乙的點歌、打賞。我躲在遠處看他,不敢上前相認,是怕他尷尬。一曲唱畢,他隨意對著觀眾聊兩句,然後拿起梳子與小鏡整理一下門面,毫不避諱。

這就是我認識的江明學,有點自戀、有點自負,總要讓自己以最佳形象出現。據媒體說,他連出門買個便當都要化妝,我一點都不意外。

江明學共出版十來張專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翻唱陳淑樺的歌〈秋意上心頭〉,由葉佳修作詞作曲。通常翻唱別人的歌名為「口水歌」,是個負面名詞,近似於省錢省事、了無新意、撿現成等詞,同時也挑戰聆聽者的耳朵,而有這樣的評價:「我還是喜歡聽原唱。」耳朵有了慣性,自然不易改變。

不過,這也非絕對,翻唱成功者不乏其例,最知名者當屬童安格,他創作的〈其實你不懂我的心〉交由裘海正灌唱成績平平,拿回來自己唱,倒是紅遍華語歌壇;此外,如大小百合重唱〈風中的早晨〉、江淑娜重唱羅大佑的歌皆翻上一層,創造了自己事業的高峰。這首〈秋意上心頭〉也不例外,專輯大賣讓江明學登上一線寶座,甚至還當起電視主持人來。

他的歌聲有些陰柔卻不「娘」,句句溫暖而迷人,有沙發音樂味道,讓人不自覺地釋放了壓力。以後,他的專輯走翻唱路線,然而「複製過去的成功」並不保證每次都成功,他的專輯不再有佳績出現。以至於後來有街頭演唱、燒烤店當工讀生、吸毒、翻車、槓上白冰冰、憂鬱症、繳不出房租等事件,終至於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據說,年輕時家人曾鼓勵他出國讀書,但最後仍以歌唱為志業而選擇留下。若當初他真的出國了,可能命運會改觀,但誰又說得準呢?

江明學在二○○四年考取台北市文化局「表演藝術類」街頭藝人證照,在文化局的個人簡介欄有這樣的描述:「現場演唱精緻的七○~八○年代的清純民歌及快被遺忘的動人老歌(流行歌曲),讓四、五、六年級的朋友,從電視上找不到的音樂,可以在表演現場得到慰藉,甚至尋回美好的回憶」,寫出了他歌唱生涯的特色。

再聽〈秋意上心頭〉讓人感觸,原唱的陳淑樺已不知去向,翻唱成功的江明學也與我們人天兩隔。今年秋天請晚點來,「強忍淚,頻回首;捨不得,又奈何。滿眼新綠春依舊,濃濃秋意偏上心頭。平添許多愁……愁」,我們不忍再聽。

  相關新聞
【八個日本的美學意識】 間之日本美學意識  
【行走人間】 白居易的 生命出口  
【王陽明帶你打土匪109】 霹靂手段用心計(上)  
【禪門語彙】本分話  
【趣味測驗】鬼壓床事出有因  
【歷史趣聞】 林覺民與妻訣別  
【難忘藝文】 台語歌劇──李天祿的四個女人  
【藏在剪紙中的故事】百年前的台北車站  
【走讀鄉土】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 (下)  
【春秋雜談】閑話堂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