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異城的奮鬥】Cathy的美好人生(下)
  2017/10/13 | 作者:文╱羅智強 | 點閱次數:76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羅智強

在一位朋友介紹下,Cathy認識大她一歲的Eric,當時還有一位加州做珠寶生意的、一位大學教授,都在追求她,若用經濟條件衡量,Eric那時候在他父親的公司上班,身上也沒有什麼積蓄,但Cathy卻欣賞他的真誠性格與赤子之心,最後決定嫁給他。

Cathy拿出自己許多年攢下的一半存款,十六萬美金,買下一間房子做為他們婚後的新房,Eric則掏出他所有的積蓄二萬美金,買了一只結婚鑽戒送給Cathy。因此,若就財產付出的比例而言,Cathy始終覺得,Eric對她的愛,還是大於她對Eric的愛。

婚後三個孩子陸續出生,她送孩子們到當地的中文學校上課,希望他們不要遺忘中國的語言和文化,在家庭教育方面,她避免父親當年對她高壓專制的教育方式,以理性的溝通、感性的包容與充分的母愛,傾聽孩子們內心的世界,成為孩子們最慈祥的母親與最要好的朋友。三個孩子也非常爭氣,大學畢業後,沒有依靠任何人脈資源,全憑自己找到高薪並能發揮所長的工作,完全獨立自主。

也是因緣際會使然,Cathy在送孩子讀中文學校時,與校方的互動良好,一九九八年某天,校長忽然詢問Cathy是否願意接受學校聘任,教導學生中文。對於這個突然其來的請求,Cathy雖感意外,但也覺得榮幸,古有五大──「天、地、君、親、師」,能成為春風化雨的執教老師,從事「十年樹人」的教育工作,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人生志業。

Cathy毫不考慮接受了這份工作,同時報考教育碩士,回到學校成為一位學生,希望能增進自己的學識,盡其所能地傳授給學生更多的東西。

二○○八年,中文學校的經營者想要退休,詢問Cathy有無意願接下這所學校,由於對這所學校已經有了深厚的感情,幾經考慮,她決定接下這所學校繼續經營,幾年後,Cathy買了塊地,蓋了新的樓,將校址遷到新址,辦學至今。

父親偶爾會從洛杉磯過來拉斯維加斯共住幾天,父親總是在賭城輸光了身上的錢,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去洛杉磯。有次來,父親輸光了錢,還想把自己戴了多年的金項鍊典當一千多美金,以期在賭場翻本,Cathy急忙攔下父親,給了他二千美金,留下這條金項鍊,作為紀念;沒想到父親又輸光了錢,還是把金項鍊偷偷典當了。

父親不再像從前Cathy孩時印象中那樣的蠻橫專制,每次來到拉斯維加斯,父親的態度,似有若無的總會表現出某種失落感,並為Cathy和母親的親暱互動,而感到被冷落;但父親始終還是表現出一隻驕傲公雞的姿態,從不向任何人低頭。自從成為人母之後的Cathy,卻開始慢慢思考,父母親他們從前的人生,究竟是什麼樣的狀態?

有一天,Cathy接到來電,告知父親病重住院,是胰臟癌末期,無法開刀,只能住進安寧病房,用藥物減輕病痛。父親進入彌留的那十幾天,Cathy日夜陪伴在父親病床旁,只見父親時而清醒,時而昏迷,常常在半夢半醒之間,喃喃囈語:「妹妹,小心火車來了!」

此刻,彷彿有一段兒時父親牽著Cathy小手走在鐵軌上的記憶,朦朦朧朧闖進她的記憶,父親高大雄偉的身影,真摯熱切的親情,在這一聲呼喊中,表露無遺,在那個當下,Cathy深切感受到父親對她的愛,從來不曾消逝,只是有一段好長的歲月,她沒辦法感受到父親的愛。

時而,父親又會在夢囈中呼喝:「我打死你們這些日本鬼子!」

這正是Cathy父親生處那個慘酷的時代,每個人都背負著國仇家恨,不斷被戰爭的巨輪輾壓,在命運的驅策之下,輾轉流落到陌生的異鄉海島,親屬家人生死未卜,富貴繁華皆成過眼雲煙,Cathy父親就像白先勇小說《台北人》筆下的一位悲劇人物,在大起大落的人生中,獨飲悲涼。

Cathy的父親走的時候六十五歲,母親走的時候,已是八十八歲高齡了,Cathy母親雖然從千金嬌嬌女淪為洗衣婦、清潔工,日夜為五斗米折腰,艱辛拉拔三個子女長大成人,但母親從未抱怨過她的人生,甚至到了臨終時刻,依然思念她的丈夫,懷想與丈夫在客輪相遇的那一剎那,那是母親的初戀。不會有人願意經歷如此時代的磨難,但是一旦遇到了,必須面對它、承受它、放下它。

Cathy懷想父母的人生、回顧自己的人生、展望子女的人生,無論經歷多少的磨難挫折、挨過多少的艱辛歲月,只要不被擊倒,只要仍能奮鬥不懈,一旦雨過天晴,就會看到絢爛的彩虹。♣
  相關新聞
【小品人間】 手與手之間  
【斗室有燈】 眩暈的滋味  
【詩】 雲水僧  
【冬季11-12月主題徵文】 一個人的冬日  
翁鬧與林生祥  
【觀我望己】亮.榮光——我的炫.耀  
【親情的溫度】為家人留一碗湯  
【詩】朝山  
【浮世畫框】扶桑花  
【城市風景】微笑的燭光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