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四時歡喜】 凝光悠悠寒露至
  2019/10/11 | 作者:文/林念慈 | 點閱次數:24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林念慈

中秋以後,迎來了一年中的第十七個節氣「寒露」。《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記載:「九月節,露氣寒冷,將凝結也。」氣溫降低,更深露重,冷空氣將地面上晶瑩的露水凝結成霜,大地漸入深秋。

古代將寒露分為三候:「一候鴻雁來賓;二候雀入大水為蛤;三候菊有黃華。」賓者,後也,意指這是今年最後一批遷移的大雁,聽著更像是千里之外的貴賓,成群而來;也許本無所謂誰主誰客,我們都在自己的航線上遷徙,浮生若夢,但願賓主盡歡。而原為飛物的雀鳥沉潛入海,變為蛤,聽來又是何其荒謬;但細想活著的樣子確實更像液狀,我們總在快樂與不快樂之間徘徊,在是與非之間踟躕,不斷隨著遭遇流動、形變。

正因為如此,我們是那麼需要提點啊,總期盼著有人點燈、指路,但就算預知了結局,亦無法扭轉遺憾。你看,《紅樓夢》第五回都已經把話挑明了,天家富貴不過太虛幻境,而青春年少更只是一季的桃花,旋開旋落,原應嘆息(甚或張口結舌),但賈寶玉還是愈聽愈迷醉,鬧了半天,就做了場大夢;我猜真正的答案該像季節,只能感受,不能言語,唯有履過滿地落葉時,聽見沙沙作響的聲音,才記得曾有枝頭明媚,也曾聽過風、聽過雨。

好生開花,淡然落葉,可能便是最好的答案。

這時節百花已盡,唯菊華盛放,它有自己的節奏與秩序,不與人爭,反而得了天地;我私心認為最好的人都該像菊花,擁超然素雅之境,不著一字,卻盡得風流,像陶淵明、林黛玉、李清照……但賞花就好,莫要與黃花比瘦。秋日不蕭索,白首亦沒什麼可懊惱,且將黃菊簪上,登高望遠去,豈不歡喜?正如唐.杜牧的〈九日齊山登高〉詩云:「江涵秋影雁初飛,與客攜壺上翠微。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頭歸。但將酩酊酬佳節,不用登臨恨落暉。古往今來只如此,牛山何必淚霑衣?」秋日正好,誰也別學景公登牛山而落淚。

天涼的時候,氣味都淡了,執念也安靜下來了,此時,我總喜歡在溫差極大的山區行走,任山風穿袖,將我的輪廓撐得更大、更清楚些;抬頭望天,一切都清楚明白,再無法蔓生與藏匿,唯有一片朗闊,恰如我心。♣
  相關新聞
【詩】 內獅站之後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祖母的衣櫃  
【時光重逢】 貓的校對  
【人生行路】 戰爭與我的距離  
【如是我思】 手心向下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中亞考古遊記 ──守護撒馬爾罕  
【如是我思】 坐在秋夜的窗口  
【詩】 落髮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衣櫃裡的故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