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日常速寫】棉花與地雷
  2019/10/11 | 作者:文╱林薇晨 | 點閱次數:270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林薇晨

成年以後的颱風假總是匆忙度過,全然沒有什麼偷了空的閒情逸致。儘管手中確實多出一點空白的時間可運用,可是那分空白並非為了留白,立刻又填滿了棉花似的事務,猛然增設的假日也只是寬限而已。或許本來也就不該期待什麼閒情逸致。像這樣子,能夠好好地忙著,或許其實已是一種閒,已是一種置身事外。這樣的逃逸是自更大的災厄與烽火之中缺席。

城市連續放了兩天颱風假。假期很快結束了。近中午我出門去,行至半途,竟看見公寓後門外的柏油路上,處處鋪了一團一團的棉花。枯枝敗葉,泥水窪,碎玻璃,毀壞的傘,歪倒的單車,這些都是可以想見的景物,倒是第一次遇上棉花。哪來這麼多的棉花呢?三步一蒼白,五步一蒼白,我都仔細繞開了,彷彿閃避地雷一般。可是從來沒有這樣溫柔無害的地雷。但凡是爆炸,不管死不死人,傷不傷人,它自己都是死傷慘重的。儘管也曾發出光與熱,可是立刻便要化為烏有了。

這些棉花攤平在小路上,溝渠上,花圃上,停車格上,鬆鬆鬈鬈的,隨風略微起伏,彷彿天生就長在那裡,自有它們的呼吸與歷史。其實棉花本來也就是植物。棉花承載旅行的宿命,專為飛翔而誕生,可是人類捉住了這些自由的翅膀,豢養於小我的日常,命它們綢繆與服務,比無足輕重更重一點。此刻這些棉花意外失效了,軟趴趴落在那裡,形同廢物,令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些棉花也許是哪戶人家晾在公寓頂樓或陽台的被胎,給颱風帶了下來,在各種建築物與障礙物之間婆婆娑娑,拉拉扯扯,終於綻出內裡的填充吧?可是這颱風已經颳了一天以上,有誰會在這時候晒棉被呢?如果是更早以前就晒起來的,聽聞氣象預報也該收好了。而且夏季剛過,日子又還不到凍手凍腳的冷,並非這等保暖寢具登場的時節。而且,一條棉被要承受怎樣強烈的外力,方能如此坦露密密縫起的絲絮,也實在令人難以想像。面對這個超現實的場景,我的唯一的推理是缺乏根據的。無論如何,這些棉花此前總該是某件織物的內容,安裝到近於隱私的程度。

望著這些散漫輕軟的棉花,我忽然覺得它們具有誠實的性質了。這些棉花如此公開而無防備,靜靜展示給整個世界瀏覽。即使空白也無所謂,百無聊賴也無所謂。即使無所謂也無所謂。無所謂總是困難的事情,讓人看穿自己的無所謂又更困難。在人生的長路上,誠實應當是一種懷舊。

一個老人拿了竹掃帚在那裡掃地,把零落四方的棉花兜攏起來,堆成小白山坡,很有花徑不曾緣客掃的意思了。可是那些棉花太多太厚了,似乎怎麼清也清不完。老人的竹掃帚在空中揮揮擺擺的,攪拌著,彷彿正在調製什麼化學物質,企圖稀釋卻稀釋不了,令人感到徒勞。棉花顯得十分頑固。倘若它們是雪,還有消融的可能。倘若它們是霧,還有流逝的可能。老人終於覺得不耐煩了,轉身收拾其餘垃圾與殘葉,輸給了柔弱的棉花的理直氣壯。

有時候我覺得我的腦子裡塞滿了棉花。有時候我希望它們都能一覽無遺,被相干的人,被不相干的人。每當我努力從自己裡面揪出這些棉花,我便感到自己變得更加寒微了,這才恍然明白,飄飄的棉花也有確切的重量。只可惜我已學會在腦子裡埋藏連串地雷,習於引燃短暫的光與熱,然後什麼也不剩下。♣
  相關新聞
【福聚海無量】 修道院變身 華麗佩納宮  
【分享時刻】 山間明月  
【詩】比太陽早到又怎樣  
【尖峰時光】 關於筆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婆婆的嫁妝  
【詩】 內獅站之後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祖母的衣櫃  
【時光重逢】 貓的校對  
【人生行路】 戰爭與我的距離  
【如是我思】 手心向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