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幸福多一點
  劉玄詠指揮的手種水果騎重機紓壓
  2019/9/14 | 作者:郭士榛 | 點閱次數:46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郭士榛

山中桃花源

能安頓心靈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團長劉玄詠認為,每個人的人生,奮鬥到最後的目的,不外乎是找一個心靈可以放下、寄托的地方,而他選擇的心靈休憩站,就是台中新社山上的住家。即便有時北上出差,他也情願花兩個小時車程,回到能讓他心靈沉靜的山中桃花源。

山中小屋補給能量

「不論多忙,每天一定要讓自己從繁華大都市,返璞歸真到山居生活。」劉玄詠坦言,不論是音樂人或擔任行政主管,工作始終充滿挑戰和繁忙,但只要回到新社山上家中,心自然而然定靜下來。「我非常享受目前的人生。」劉玄詠深感幸福。

身負樂團繁重行政責任,劉玄詠慶幸自己找到很棒的紓壓管道。事實上,新社是劉玄詠的「新故鄉」,他是在九二一後才搬至新社山上,擁有一塊廣大的庭院,「整理房子和庭院,是第二棒讓我紓壓的事。」劉玄詠說,身為團長,每天面對燒腦的團務蜂湧而至,永遠停不下來。但人不是機器,總要有放鬆的時候,整理庭院和照顧樹木,成了他放鬆身心最快樂的事之一。

樂在老圃農事工作

「周六上午睡到自然醒,大約從九點到十二點,就是我捲起袖子到院子工作的時間。」這時,劉玄詠專心做著整理庭院的工作,自然而然丟開所有煩惱。他開心介紹庭院中的成果,包括親手種植的香蕉、芒果,以及天外飛來種子自己成長的木爪、龍眼,每棵樹上都結實纍纍,見證這處庭院真是塊福地,而劉玄詠每每收成後,也會將這份幸福帶到樂團分享給同仁。

目前,劉玄詠最想在庭院裡好好改良葡萄,「去年種出來的葡萄雖然很甜,但長相不太好看,還有改進的空間!」劉玄詠的鄰居是果農,他家葡萄架上長出的巨峰葡萄好看又好吃,因而劉玄詠整理庭院又多了項工作──架葡萄架,參考隔壁果農的方法,培養家中葡萄,希望今年冬天葡萄再收成,也能是好看好吃的巨峰葡萄。

安享庭院美好時光

劉玄詠表示,在他新社家中,空氣中負氧離子濃度為每立方公分一千五百個,真是養生好地方。因此每晚回到家,他必定脫鞋子打赤腳在庭院走走,讓自己有機會「接地氣」。「曾有友人問我,每天工作已經夠忙碌了,還要花交通通勤時間,何時才可享受庭院的美好?」事實上,劉玄詠表示,最大的享受就是早上起來,在院子裡走兩圈,在自己搭建的陽台喝茶,看著庭院的果樹,內心充滿無比的滿足。

「正因為整理庭院,才發現心臟出了問題,算是這些花草樹木救了我一命。」劉玄詠回想,有個周六上午在院中除草時,才做兩圈就氣喘的不得了,「這是之前絕對不會發生的事。」這提醒了劉玄詠去做健康檢查,才知得了「心臟撲通」症,醫生說:「每天腦神經下達太多訊號,讓思緒太躁動,以致心臟受不了。」這讓劉玄詠驚覺到,身心要適度休息,才是最重要的養生之道,從此,他更加重視每周一至二次的整理庭院工作,藉以紓壓健身。

冒險時刻

全在騎乘間

「整理庭院」既然是劉玄詠「第二棒」的紓壓管道,很多人一定想知道:那劉玄詠最在意的第一個紓壓管道是什麼呢?面對這個問題,劉玄詠帶著一點腼腆笑容,輕輕回答:「我喜歡騎重機,覺得這真的是很好的紓壓方法。」

充滿懷念的古董車

劉玄詠目前收藏了兩部BMW的重機,及一台古董級的偉士牌機車。「話說這台偉士牌機車,還是我十八歲生日時爸爸送的禮物呢。」考上大學那年從新竹北上讀書,找到一份家教工作,便向爸媽開口能否買部二手機車代步,沒想到爸爸居然送給他一部全新的偉士牌,讓他在校園風光了一陣子。

從大學至今已超過四十年,期間他曾留學奧地利,深造長號音樂表演藝術,且曾在多個縣市工作,但這部古董機車始終被好好保養著,存放在國台交停車場,當劉玄詠要進霧峰市區辦事時,就會騎出去活動下,讓老古董靈活一下身手,豪情不減當年。

爸爸騎重機賣蔬果

至於另兩部BMW重機,則像是老天爺註定好似的賜給機緣所買到的,他把兩輛車當收藏品,打算未來送給兒子一台。「每天定時擦著機車,偶爾騎出去兜兜風,真的很紓壓呀。」只要談到自己的重機,劉玄詠總是笑呵呵的,忘了每天擦車時的疲憊和勞累。

「我喜歡重型機車受爸爸影響很大,爸爸年輕時,總騎著機車載送不同季節收成,像番茄等水果到街上叫賣。」後來爸爸年歲大了,耳朵重聽反應也變慢,劉玄詠不再讓爸爸騎車,但爸爸騎野狼125、150的帥氣身影,一直刻印在劉玄詠心中。

醫師出診身影帥氣

「真正吸引我對重機有興趣,是我小時候騎腳踏車到街上去學鋼琴。常常會經過一個醫生家,他家門口停了一台BMW重機,是屬於二次世界大戰的古董車,我常忍不住連看好幾眼!」每逢醫生出診,總看他騎著這部重機出門,畫面既帥氣又專業,BMW機車漂亮的影像,讓當時剛讀國中的劉玄詠,在十二、十三歲就許下「未來一定要騎上重機」的心願。

二○○三年,台灣終於開放重機進口,當時劉玄詠剛接任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副團長職務,卻不避辛勞每周前往鹿港社區大學教音樂欣賞課,全班三十幾個學生中,有國中、國小老師或校長,還有醫師、錄音師、開幼稚園的園長,更令他驚喜的是,竟有一個學生是專門做重機買賣的。

得手中古重機圓夢

「我原先不知道他從事何業,只知他經營一間錄音室。有一天,他騎一部重機來上課,是《明日帝國》片中○○七和楊紫瓊合騎的那一部。」雖然他很喜歡,但價錢頗貴,計算一下存款,也只得放棄,但內心其實還是想要擁有一部重機。社大學生鼓勵劉玄詠不妨先考張重機駕照,從此,劉玄詠每天上班之前練一個小時,一個多月後便考到駕照。

後來有一天,機車買賣同學又騎來一台二手重機,「學生開價十八萬,我立即匯款,下午兩、三點,他就用小發財車把重機載來交響樂團,我終於一圓重機夢。」這輛車放在樂團地下停車場,劉玄詠常等所有人下班之後,才把重機拖出來,然後在地下室慢慢熟悉車況。隨著愈能掌握車況,想騎出門的念頭也愈強烈。

迎風舒暢上合歡山

「學生一再交待我,在市區鐵定騎不快,回新社家的道路是山路,挑戰更大,要我暫時別騎回去。」可是劉玄詠此時已經買了防摔衣、全罩式安全帽,忍耐了兩個禮拜,有一天晚上,劉玄詠趁交通離峰時間大膽騎回家,在整條山路上上下下熟悉道路,卻不敢讓太太看到,怕她擔心會數落他,之後又乖乖騎回交響樂團放著,滿足的開著汽車回家。

這部重機騎了四年,後來劉玄詠又花了三十六萬元,分期付款買了一部BMW重機。劉玄詠和四、五位重機同好組成車隊,取名諧音有點自嘲的「拉低賽」,一年會安排一次長途環島聚會,至於平日,他五點下班後會騎大約二個鐘頭車程,到合歡山大概晚上七點半,在山上吹著涼風煮個泡麵吃,身心每個細胞都舒暢。

騎重機的過程中,只專注於人車一體,忘卻塵俗和寵辱,劉玄詠說:「擁有兩部重機和一部古董偉士牌,這人生已無遺憾了。」
  相關新聞
劉金媖帶著小小老闆做點心  
給孩子終生受用的經驗  
徐家柔叩問幸福的移居人生  
黃莉涵 為愛出走 加勒比海  
印度牛車劇團 在異鄉活出不一樣的自己  
劉玄詠指揮的手種水果騎重機紓壓  
林永發林冠廷父子結伴悠遊藝術天地  
透過助人找到生命的價值  
人親土親林資湖的共好哲學  
戀戀花語林文莉彩築桃花源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