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閱讀咖啡館
  古龍、上官鼎 相逢《劍毒梅香》
  2014/9/21 | 作者:杜晴惠 | 點閱次數:180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杜晴惠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這首詩仙李白的摘句詩,在一般人眼裡是輕易過眼,但在武俠小說家古龍眼裡,卻成就出一個故事,甚至觸發創作思維的化學變化,白玉京成了故事人物,長生也成為訴求人性的中心思想,這種思變創作,無疑是創作者所該追尋的目標。

作家古龍終其短暫又傳奇的生命中,雖諸多是非褒貶纏身,唯一不可抹滅的,是他提升了武俠小說創作,讓「武俠」不再只是韓非子口中的「俠以武犯禁」,而移轉至更多關於人性心靈的反省與思考。他首創的小說散文詩式寫作體例,也早已成為競相仿效者口中的「古龍體」。無怪乎最喜歡古龍武俠作品的金庸在封筆前,欽定其為《明報》武俠專欄的接班人。

二十九年前的今天,是古龍武俠大師駕鶴歸去的日子,本版特別企畫武俠專版,同時刊載亦令金庸讚嘆、也曾與古龍有合作一書之緣的上官鼎最新作品評介,鼓勵新生代重新閱讀武俠小說。

古龍與金庸、梁羽生被公認為當代武俠作家三巨擘,名作家倪匡就說:「古龍熱愛朋友,酷嗜醇酒,迷戀美女,渴望快樂。他以豐盛無比的創作力,寫出超過了一百部精采絕倫、風行天下的作品,開創武俠小說新路,是現代武俠小說的一代巨匠。他是他筆下所有英雄人物的綜合。」

倪匡與古龍的情誼、評論,對於嗜讀古龍作品的粉絲而言,早已是必備常識,而另一個成為古龍粉絲「不可不知」的事件,則是古龍與上官鼎在一九六○年代結下的文字因緣。

《劍毒梅香》是古龍早期作品,一九六○年由國華出版、清華經銷,但古龍只寫四集、十四回。後來因他耽誤了出版時間,清華緊急徵求代筆,改由上官鼎代筆五至十五集(十五至四十六回),封面則署名「上官鼎」。

根據風雲出版社創辦人陳曉林在名為《古龍的遊戲之作:神君別傳》一文中,提到「由上官鼎接手去寫之後,古龍另外撰作了多部長篇武俠,聲名逐漸蔚起,竟回頭再切入《劍毒梅香》的情節,以《神君別傳》對辛捷的故事作出了迥異於上官鼎的表述。」

陳曉林當年主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時力排眾議,刊登古龍作品,他在一九九八年出版「古龍全集」時回顧兩人的結緣過程:「我接任後,堅持古龍是最有才華和創意的武俠作家,仍請古龍開新稿《碧血洗銀槍》,並告知報社老闆,如不同意,我即辭職。由此,古龍和我成了好友。」

陳曉林說古龍對於上官鼎接下《劍毒梅香》並沒有意見,但對清華出版社因他耽擱交稿時間就找人代筆確有不滿,「但既然上官鼎接得不差,他也就樂觀其成了。後來是華源出版社老總故意激他,並出重酬要他就《劍毒梅香》的故事另出機杼,但篇幅不能長,並須自成格局;古龍認為這是一項挑戰,又看在重酬份上,便花了十天時間寫成《神君別傳》。」陳曉林說。如今由風雲時代出版的《劍毒梅香》,也附上了《神君別傳》。

  相關新聞
【經典閱讀】凶手的曾經 也一直是凶手嗎?讀朱薩克《克雷的橋》  
【愛書人手札】反觀內省安靜蛻變 讀林秀赫《深度安靜》  
【大人讀的圖畫書】《世界上最孤獨的鯨魚》心中有孤獨 所見皆孤獨  
【精選書摘】心臟崩壞與覺醒的時刻  
【閱讀作家】盛可以 喜用比喻寫出滾燙人性  
【日本漫畫家】深谷薰:我想傳達陪伴的力量  
【親子共讀】《在爺爺背後》編織成長的故事  
【精選書摘】沒有問題 就學不到東西  
【經典閱讀】當童話變成小說 讀《熊與夜鶯》  
【圖話集】《鐵三哪》與愛貓鐵三的幸福回憶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