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縱橫古今
  【詩人心事】偷得浮生半日閒
  2009/11/16 | 作者:羅秀美 | 點閱次數:379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偷得浮生半日閒」典出李涉〈登山〉:「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因過竹院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閒。」詩末警句「又得浮生半日閒」,日後轉成「偷得浮生半日閒」,流傳至今。

詩人說道,我幾乎整日昏昏沉沉,精神渙散,有如醉夢般;忽感春光將逝,乃勉強上山散心。偶然途經一處竹林內的僧院,與老和尚閒聊,頓感身在擾攘紅塵中,又多得了半日之清閒。此詩透露了人生苦短,若強登高山,還不如偷得浮生半日閒來得有意思。

詩人李涉,自號清溪子,唐代洛陽人。為官後,被貶峽州(在今湖北)、流放康州(在今廣東)、浪游桂林。擅長七絕,傳世詩作雖不多,只以一首〈登山〉之「又得浮生半日閒」一句警世,即為歷代詩話所經常提及。

李涉性好山水,早年與弟隱居廬山香爐峰下,後應召為官,卻又被貶官多年,心中積鬱難伸,乃有此詩開端所言之終日昏沉如醉夢中的情狀。「忽聞春盡強登山」透露詩人心中有所鬱積,乃勉強為之,適與其後「又得浮生半日閒」形成強烈對比。

偶與僧人一席話,頓使李涉恍然大悟,以往沉溺於世俗得失中的不智;半日尋春之旅,讓他重新看到自己的人生面目。因此,前二句詩所暗含的牢騷,與後二句詩裡的閒適體悟,恰成妙趣橫生之姿。

是以,李涉原本因了無生趣而勉強登山之舉,在偶遇僧人之後,有了重大轉變。然僧人究竟說了什麼?無從得知,但佛法對人生的解讀,向有「如露亦如電,如夢幻泡影」的體會,以李涉之聰慧,即使僧人未刻意指點,亦能了然於胸。

「浮生」即人生。浮者,浮泡,喻為虛而不實之意。《莊子‧刻意》篇即說道:「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因此,人的一生好似水面泡沫般虛浮短暫,片刻即滅;而死亡也只不過就像疲累了就要休息一般的平常,並無特別值得眷戀之處。浮生若夢,世事無常,正是佛家對紅塵人生的最佳解讀,也是李涉「又得浮生半日閒」的最佳注腳。
  相關新聞
【獻給旅行者們365日中華文化佛教聖典】生機  
【人間植物禪】 像香蕉的秋葵  
【文化中國‧讀唐宋詩】 人生在世要 盡氣盡才、盡心盡情  
【小城故事】 瓶罐之戀  
佛經裡的閩南語  
【心‧視界】遇見了極光──夜空中的霓虹彩繪  
【看雲集‧翰海微瀾】明代奇女子─黃善聰  
【地方采風】板橋文教發源地—大觀義學  
【中華文化佛教聖典】佛寺楹聯之一 普陀普濟寺  
【禪門語彙】了無功德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