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縱橫古今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 刻畫溫暖故土的顏水龍
  2015/7/3 | 作者:文/黃長春 | 點閱次數:106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台北市仁愛路一景。圖/雄獅美術提供
  • 台北市劍潭公園的擋土牆鑲嵌壁畫〈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局部。 圖/雄獅美術提供
  • 《雄獅美術月刊》,1979年3月,97期「美術家專輯(一)顏水龍」。 圖/雄獅美術提供
  • 1996年,顏水龍於雄獅美術大門前留影。圖/雄獅美術提供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仁愛路是我每日上下班的必經路線。在這條寬敞的林蔭大道上,靜下心來,似乎可以聽見台北城的呼吸聲。濃密林葉所散發的清新空氣,賜予了這座城市生命的氣息。

每每行經這條路時,我都會想起前故宮副院長李霖燦在《藝術欣賞與人生》中說的:「西洋有一則故事,父親對兒子說:『彼得!你種樹吧!因為在你睡覺的時候,它亦會生長。』這個故事說到真理所在,既溫暖親切,又具時空永恆。我們可以這樣說:『生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生,在這裡指的是生機。」

是的,感謝前輩美術家顏水龍(1903-1997),因他在四十多年前的用心規畫,敦化南北路與仁愛路才能如此生機盎然、人車共融;也要感謝當時的台北市長高玉樹(1913-2005),在還沒有桃園國際機場的一九七○年代,因他這位伯樂的邀請,顏水龍才能在這條從松山機場到總統府的迎賓大道上,盡情發揮他的藝術設計長才。

顏水龍的設計靈感是源自巴黎林蔭大道,讓傾心於巴黎美麗市容的高玉樹所青睞。高玉樹曾說:「巴黎凱旋門的圓環,是八條大道集中的圓環……香榭里榭大道是起點,自凱旋門向南直通協和廣場,兩旁的行道樹都是同型同大的法國梧桐,壯麗絕倫,法國人的都市建設特別注意綠樹的園藝,真了不起。」(節錄自《高玉樹論著選集3──旅遊文集上》,東方出版社,1991)

雖然我們的仁愛路、敦化路,及兩條大道所交集的圓環都沒有巴黎來得壯觀,但沿路不同的本土路樹,卻呈現出道地的台灣之美。尤其是四季常綠、香氣滿溢,遍布於仁愛路三段,與敦化北路的樟樹林,最帶給人精氣神了。

現台北市劍潭公園的擋土牆鑲嵌壁畫〈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也是顏水龍於高玉樹市長任內期間,所完成的市容美化工作之一。(參閱陳凱劭〈台北巴黎化——高玉樹與顏水龍〉,《人籟論辨月刊》,2009年4月。)

顏水龍,台南縣下營鄉人。日治時期大正年間,十八歲的他,在沒有任何的經濟援助下,毅然負笈東京,以送報紙、牛奶,畫廣告畫,教中國學生日文,以及在印刷廠打工的所得,維持日常生活開銷外,還得支付繪畫補教學校的學費。辛苦了一年之後,他如願考進東京美術學校洋畫科。在校期間,亦曾困窘地繳不出學費,幸得教授相助,才得以完成學業。

畢業後,顏水龍在友人的資助下,遊學巴黎,並日日到羅浮宮,臨摹安格爾、提香等巨匠的繪畫。他曾說過:「我認為一位畫家對於古代傑作如何創作,應詳加揣摩研究,以供自己日後從事創作的參考。」

在顏娟英編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中,收錄一篇譯自羽生操〈談巴黎遊學中的畫人顏水龍〉。來自日本的羽生操,是顏水龍遊學巴黎時的室友。他說顏水龍的個性「天真溫和,具南方人鮮明的感受性」,他也說:「顏君曾激動地談到他的身世,特別令我感動。他兩歲時喪父、三歲時亡母,三個姐姐中,其中一位也過世,最小的姐姐為養育他而耽擱婚期,他們的命運,從小就如此悲痛……」

多次親炙顏水龍的雄獅美術發行人李賢文也說:「顏水龍為人重情、重義、客氣、周到。他對原住民文化是很禮敬珍惜的。對於原住民文物的被賤賣,他曾忿忿不平地說出:『不知影是寶,讓人青青菜菜買出國去。』」

一九七九年,《雄獅美術》月刊推出「台灣前輩美術家專輯」時,第一位介紹的就是顏水龍(97期)。封面上〈盛裝的山地姑娘〉是顏水龍一九七八年完成的油畫作品。畫中魯凱族少女,配戴正面朝前的百合花,暗示她是未嫁且仍保持貞潔的處女 。而側肩百步蛇的繡紋,是魯凱族的圖騰,象徵著祖靈的智慧及所賜予的力量。

這件作品構圖簡約而富裝飾性,筆筆理智而必要。不論是少女的肌膚,或是背景的天空與山景,都帶有如赭土般的暖色調,人與大自然如此合一,富濃厚的故土情感。因此,即使是匆匆一瞥,也會銘刻於心,而難以忘懷這位美麗的魯凱族少女。

除了在純美術有極高的造詣之外,顏水龍還是「台灣工藝之父」。為什麼要投入手工藝的製作與推廣,他這麼說:「現代人對宗教、祖先崇拜,甚至民間信仰的造形表現都沒有講究,更談不到為審美的東西去追求。重視精神生活的人是少之又少……純美術距離一般民眾是很遙遠的,要啟蒙他們,應先推行和生活有關的藝術,即美化生活用具及居住的空間景觀。」(節錄自顏水龍撰〈我對台灣手工業所作之努力〉,《工業設計與包裝季刊》,1977年3月)

一幀顏水龍溫良而親切的照片,是一九九六年的深秋,他高齡九十四歲時於雄獅美術大門前所留下的影像。他最令人感動的是,即使早年命途坎坷,他也從不放棄對人生的希望。即使遠赴日本與法國學習,他也沒忘記回歸故鄉,將在外地所學的,運用並貢獻於自己的母親大地。

  相關新聞
【時光走廊】 江浙名城(4) 徐州  
【我的青春我的歌】音樂傳記電影阿瑪迪斯  
【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06】 王華窗板渡湘江(下)  
【奇謀妙算】 戚繼光巧計殲倭寇  
【禪門語彙】 八女出人倫  
【走跳四方一麒麟】 呼喚  
【星雲大師法語】日日觀音  
【遨遊藝事】巴黎圓頂咖啡館 La Coupole  
【西遊國學談】 觀音菩薩救戴罪妖魔(中)  
【趣味測驗】乞丐也有祖師爺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