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詩 沉默的器官
  2015/6/17 | 作者:文/蘇紹連 | 點閱次數:105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蘇紹連

他偽裝了一輩子。和我

相聚的時候,他不笑

他不哭,他不說:

「你揭開我

話語不在裡面」

撕去時間,往往沒感覺

所以繼續的,往往沒感覺

對熟悉的侵害,往往沒感覺

所以受傷的,往往沒感覺

我不愛著他,往往沒感覺

所以我愛著他,往往沒感覺

而我沒有勇氣揭開

而我只有包藏

而他不說:

「你這個傻子

已經很嚴重了」

他就在看著自己

這是一種等到的發現

(卻也沒有動靜)

他是那麼陌生的

躺在我的裡面

怎能等到發現的時候

才要揭開我,聽著

話語出聲。往往

變成我躺在

他的裡面

他沒有宣判的機構

宣判我是來不及聰明的

傻子

註:肝臟被稱為「沉默的器官」。

  相關新聞
【時光重逢】 閱讀香港  
【四時歡喜】 暑止.雲疏.穀豐登  
幸福青鳥,你在哪裡?  
【詩】 撫今追昔  
【9-10月 主題徵文--詠月】  
新世代的煩惱  
【草木有情】 吸吮夏日最後一道蜜汁  
【詩】再別  
【7-8月 主題徵文 --下廚】 思親恩  
【人間風景】 階梯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