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專刊
  人生有法無礙
  2019/2/26 | 作者:心保和尚/佛光山寺住持 | 點閱次數:147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心保和尚/佛光山寺住持

在一九八八年剃度出家,一般認為出家是艱苦的路,是什麼因緣做這樣的選擇?

跟佛教結緣主要是環境,因為家裡面有一個家廟,我從小就跟寺廟、跟道場、跟佛法有所接觸,再加上幾位親人也都發心出家,他們也會影響我,所以我對出家並不陌生,覺得出家是很好的一條路,也可以說是一條已經明顯看見的路。因為覺得對佛法應該再深入,想去讀佛學院,當初台灣佛學院很多,但收男眾的不多,所以就選擇了佛光山。其實在讀佛學院之前,對星雲大師並不怎麼了解,進來之後,才慢慢接觸到大師,還有他的思想、理念。大師很關心我們佛學院的學生,有幾次他跟我們座談,一一詢問我們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可以感受到他的關心,但那個時候年紀輕,基本上也提不出什麼問題,沒有講太多話。

大師在全球創造了佛光山這麼大一個事業,能夠做成的最大原因是什麼?

大師真正「無我」,所以「真空生妙有」。無我,在佛教就是一種解脫的般若智慧,很多般若系的經典,一定講到無我,《金剛經》也講無我相、無人相,人與人之間、人與事之間,無我是最大的自在了。大師的無我精神就在慈悲上面,所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大師度了很多人,不需要認識,不需要特別的因緣,就是靠一份無我的慈悲廣度眾生,這是不容易的境界。譬如說,佛陀紀念館是怎麼蓋成的,就是無我蓋成的,大師八十多歲才蓋佛陀紀念館,他因無我而能承擔,眾人的因緣「集體創作」,所以最後能蓋成。大師最後也是走入眾中,成為佛陀座下佛教徒之一。

在菩薩道場做一個出家人看起來很平常,實則不易。「活在眾中」作務、修行,與一個人的修行是有很大區別的。一個人總是可以想如何就如何,而身在大眾中卻並不如此,要彼此合作、給人接受。況且,每個人的見識看法都不同,要放下很多個人的我見,才能安然的活在眾中。

就你出家三十年的體認,你覺得大師對於佛教最大的貢獻是什麼?

師父出家八十年,對於漢傳佛教,乃至整個世界的佛教的貢獻,主要體現在人間佛教的推廣和實踐。一般人在接觸人間佛教之前,會認為修行、念佛、打坐、苦行才是佛教。過去,我們認為佛教是比較內斂的、保守的,佛教應該是純粹修行和尋求解脫的,這些都是「印象中」歷史和社會給予我們的觀念。但是,師父卻為我們展示了更為開闊的佛教。

很多人可能會說,人間佛教算得了什麼? 但要知道,在動亂紛雜的二十世紀初期,佛教面臨衰敗乃至被人詬病,師父後來就構建了人間佛教的藍圖,對傳統佛教造成衝擊,甚至很難被接受,而事實上卻為人們信仰佛教創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相對於大部分人的保守,師父的開放性很強,他老人家的想法不斷挑戰傳統思惟。他認為要發展佛教,應該嘗試更多的方法,沒有人界定什麼是不可以做的。

如此一來,僧信二眾弟子面臨一個問題:師父廣義的、極具包容開放的人間佛教,定點到底在哪裡?要如何把握?一般人會產生疑惑,認為人間佛教的生活佛法會跟自己的「念佛是佛教」、「打坐是佛教」有所衝突,可是,佛教的修行就該停滯在這裡嗎?念佛、誦經、打坐之後,該要如何實踐佛法呢?傳統佛教對於服務常住是認同的,但是當在服務的過程中被工作追著跑的時候,就會產生疑惑和煩惱。因此,菩薩道需要明確定義「修行」,在服務大眾和自我修行之間到底該如何抉擇,才能真正的培養菩提心、堅持菩薩道。

佛教史上的高僧大德,師父素來推崇玄奘大師、太虛大師,師父傾向於對人類做出貢獻、影響較大的高僧,因為他們是人類文明、佛教發展的推動者。可見師父要做的事,主要希望能夠普及大眾,讓更多人受用,但是,這並不是當前所有人的選擇。傳統佛教無法做到師父可以成就的事業,它內在極其矛盾:沒辦法接受人間佛教的開闊性,但是又對傳統佛教疲弱的現狀感到惋惜。

從這個角度考量,師父真的是一位特別的大師。觀察近代佛教史,也有不少前輩們,他們年輕的時候跟師父一樣思考如何改革佛教,但是,最後他們所做的跟師父卻不一樣。師父認為佛教是大家的,不是幾個人封閉起來,而是要創造因緣和條件,讓大家都可以接觸佛教、受益於佛教、並為佛教努力。

談到師父的開放性,單從建築風格上,我們看到很多寺院都是昏暗的,不只是空間很有限,就連大殿可以容納的人數也是有限的。佛光山的建築風格卻截然不同,這是因為師父的心量之寬廣。這也是基於「給人歡喜」而產生的慈悲和包容,讓沒有機會接觸佛教的人,最終能夠因為佛教而歡喜。

其實,西方文化跟人間佛教很相應,人間佛教彰顯了西方文化的開放性,對於不同文化包容、尊重,顯然傳統佛教的問題,是跟時代的封鎖性有關,為此造成我們對佛教的認同感存在偏差。

像大師這樣一位開創人間佛教入世弘法的宗教改革家,你覺得他能排除萬難、成功走出佛教現代化這條路的最大原因是什麼?

師父強調的始終是「發菩提心」。雖然,師父給自己的人生畫分不同的階段,從宜蘭弘法所具有的超前和遠見,到南部開山建佛學院,他很清楚佛教應該要如何走、走向何方。這些都建立在他看出佛教的問題,對佛教發展的深切關心,進而產生要改變現狀的願心。

我們看師父「八十年如一日」的弘法生涯,「為了佛教」的信念支撐他為每一個眾生種下得度的因緣。在佛經我們常常可以讀到,眾生得度的契機可能是小小的一個因緣,但對個人卻很重要。很多人一開始也有好因緣,但是並沒有堅持下去,根本原因就在於「為了自己」而不是真正的發菩提心,無法堅持「無我」。

師父的一生所展現的精神力,清楚的告訴我們:如果真的了解菩提心,其實做什麼都可以。說到培養「菩提心」,曾有不少人討論關於大乘佛教不強調閉關,一直強調利他,而藏傳佛教強調「閉關」成為菩提心養成的基礎。事實上,了解「無我」,才可以談大乘佛教的菩提心,閉關對某些人而言有其必要性,根器不同,行持的方法不同,其實殊途同歸。

人間佛教一向是自利利他同時進行。自利後再去利他存在一個盲點,很多阿羅漢證得解脫,斷除了煩惱,成為最有條件證得菩薩的人,但是因為沒有發菩提心而無法與菩薩道相應,確實很可惜。另一方面,如果行菩薩道的人在利他的過程中並沒有自利,也會產生很大的煩惱,因此「自利利他」並行是必要的。師父說「利他就是自利」,以此來處理二者的關係,在利他的過程中需要精進提升,把自己忘掉,最終收穫的其實是自己。

就我個人而言,在接觸人間佛教以及師父的思想後,愈來愈能明白為何師父強調「我在眾中」的意涵。畢竟理念在實踐的過程不可能一帆風順,理想與現實也會有衝突,要應對這些衝突,務必要深入到大眾中,接觸大眾、了解大眾的苦惱,才能懂得並保有菩提心。

師父的一生,就是「為了佛教,發菩提心」!這也是我們佛光人最應效法師父的所在,若只是「為了自己」,不僅個人障礙重重、煩惱不斷,也無法帶領佛教走出一條發展之路。可以說,師父一生弘揚的人間佛教是廣闊的,是「發菩提心」的菩薩道!師父對於我們這些弟子寄予深切的期許,我們還需要不斷努力。

佛光山很重要的一個特色:僧信平等,這是傳統佛教比較做不到的,你如何看待這件事?

佛教裡面我們講四眾弟子,就是有出家的弟子,也有在家的弟子,不管是出家在家,都是一起來護持佛法。師父為了提升和堅定大家的信仰,融合更多的力量,所以創辦了佛光會,讓在家信眾有發揮的空間,對信眾而言也是一種鼓勵。這麼多年來,佛光會信眾對佛教非常發心,他們的人數以及可以做的事,很普及,很廣大,甚至超過出家眾。現在每一個人在佛光會裡面,可以說發展得相當好,全世界的佛光會護持人間佛教,發揮很大的影響力。師父也有一個譬喻:佛光會跟佛光山,就好像鳥之雙翼,缺一不可。僧信平等很重要,信眾確實替人間佛教做出了很多貢獻。

(摘錄天下文化《星雲大師的傳承》)
  相關新聞
【觀音月曆】心存利生弘願 現千手千眼妙力  
【觀音月曆】發願利益眾生 變現千手千眼  
【觀音月曆】千處祈求千處應 永開慈悲門  
【觀音月曆】應化無方 自在示現  
【星雲大師的傳承】珍視善緣的力量  
【星雲大師的傳承】難行更要前行  
【觀音月曆】馬頭觀音 破眾生無明  
【觀音月曆】參2019 觀自在 慈悲自在  
堅定教育的信念  
人生有法無礙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