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
  釋迦牟尼佛傳 提婆達多叛逆遭報1
  2018/3/9 | 作者:文/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32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佛陀自從證得正覺以來,無論什麼人,都可以皈依佛陀。出家的男子叫做比丘,女子叫做比丘尼;在家的男子叫優婆塞,女子叫優婆夷。究竟有多少人做佛陀的弟子,佛陀從沒有計算。
  • 提婆達多是佛陀的堂弟,隨佛陀出家後,經常在僧團中興風作浪,曾收買惡漢行刺佛陀,也曾以醉象、大石害佛,終不得逞。圖為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佛陀行化立體浮雕。圖/資料照片
    
佛陀自從證得正覺以來,無論什麼人,都可以皈依佛陀。出家的男子叫做比丘,女子叫做比丘尼;在家的男子叫優婆塞,女子叫優婆夷。究竟有多少人做佛陀的弟子,佛陀從沒有計算。佛陀在靈鷲山宣講《妙法蓮華經》的時候,光是在王舍城的一地聽眾,就有以舍利弗、目犍連、大迦葉等為上首的比丘弟子一萬二千人,有以摩訶波闍波提為上首的比丘尼及其眷屬六千人,有以觀音、文殊他方而來的諸大菩薩八萬人,此外還有國王、大臣、學者、人民,其數之多,是很難統計的。

在那麼多的弟子中,有著種種不同的人,不用說,讀到上面的人就可以知道。佛陀的慈悲,對一切弟子,只要他真心求道,佛陀就從不捨棄他。雖然佛陀是不捨棄任何一人,但中途變志的人也不能說沒有,佛陀除憐憫他們,為他們可惜以外,也只好由他去。

在這些變志的人中,有一個企圖征服佛陀、奪取佛陀的弟子,他就是當初七個出家王子中的提婆達多。

提婆達多生來的本性就是具有野心而不安本分的人,他見到其他的王子很得佛陀的慈愛,而自己一向是受佛陀的冷落,甚至被佛陀擯斥。他懷著不平的心,瞋恨佛陀,他不知道他自己心中的不淨。佛陀完全明白提婆達多的性格,有時佛陀委婉地叫他還俗,做在家弟子來擁護佛法,千萬不要在僧團中惹事生非,但提婆達多並不肯接受佛陀的勸告。

提婆達多也很認真修道,但他沒有從淨化身心做起,他的修道,只是沽名釣譽,只想顯異惑眾,就為這個原因,他無法得到佛陀的信任。

* * * * *

有一天,他要求佛陀教他學習神通法門,可是佛陀一向總是叫他先完成人格的修養,不要貪求神通,因為神通與德行毫無關聯,所以佛陀就拒絕提婆達多的要求。提婆達多心中不服,又瞞著佛陀去請求舍利弗、目犍連等大阿羅漢僧,舍利弗等也洞悉提婆達多的惡性,和佛陀同樣地拒絕他的請求,只教他觀察佛陀說的諸法苦、空、無常、無我的道理而已。

提婆達多住在竹林精舍裡,懷著陰謀的計畫和險惡的心在等待機會,他不報復,不興風作浪,就不甘心,沒有勢力的時候他也會俯伏低頭。

他等了好久,一個機會來了,因為阿難教他學會神通,潛在的惡念就逐漸萌芽,他想:「佛陀是生在釋家,我也是生在釋家;他過去是太子,我的父親也是大王;因為他有神通力,天上人間,來去自如,無數的人對他恭敬供養,我現在學會神通,何不來施展一下?」提婆達多作是思惟後,因為他知道頻婆娑羅王是佛陀不退轉的弟子,他知道對他無法,所以他只有以神通力誘惑頻婆娑羅王的太子阿闍世,阿闍世太子真的就皈依他了。

因為提婆達多的念頭不正,不久,他就又完全退失苦心學會的神通。

但是,阿闍世太子對提婆達多仍舊是非常地恭敬供養,他在王舍城附近,為提婆達多建築了富麗堂皇的僧院,每天以五百車的物品供養。就因這樣,提婆達多的門下有了五百人之多的弟子,他的名望日漸增高起來,甚至佛陀的弟子有些都潛逃到他的地方去。

他到處批評佛陀的年齡日漸衰老,僧團中都是收些無用的人做弟子,若不從根本上來改良,不久就要毀滅,他說,唯有他才能做佛陀的繼承者。

他充滿野心,一般的人不知道他的心,都給他的花言巧語欺騙。但大聖者佛陀早就洞悉他的陰謀,有時也注意那些褒獎提婆達多的人,佛陀告訴他們道:

「愚痴的人,接受太多的布施,這正是為自己播下惡的種子。貪瞋痴三毒盤據在心中,不修清淨之行,每天只想多收弟子,只想在人之上。一方面求豐富的供養,一方面想證清淨的涅槃,無論怎麼說,這都是不合法理。本來是求正覺涅槃的心,一變而為貪求名聞利養的心,這不但傷害自己,而且也傷害別人。你們大家不要見到提婆達多受了很多的供養而羨慕,你們的心不要被境界誘惑搖動!」

佛陀的明智,雖然早就防備不幸的事故發生,但意志薄弱的人,見到提婆達多的物質享受,心中很不安,他們有的也還不能捨開人情的弱點。

佛陀靜靜地看著僧團中不安的現象,又再向他們比喻說道:「芭蕉、桂竹、蘆葦,中間實起來的時候,這是離死期不遠;騾馬懷妊的時候,不久也將喪身;小人貪圖供養,其結果也是相同。」

提婆達多的勢力一天一天的大起來,不過他的內心仍然是畏懼佛陀的威德。但他又恨佛陀,他要報復,尤其領袖欲在心中增強他的惡念。

* * * * *

提婆達多要想做領袖,他不得不起殺害佛陀的心,起初,他以金錢收買很多惡漢,叫他們行刺佛陀。有一天,他知道佛陀在王舍城的耆闍崛山欽婆羅夜叉的石窟中坐禪入定,他就指派惡漢前去行刺,這八個惡漢,滿懷著殺心而來,但一見到如日月之光的佛陀,都失去了殺意,而驚懼起來。他們都被佛陀的精神力征服,被佛陀的威德感動,一個個的都閉目合掌平伏在佛陀座前,擲去手中的刀,皈依佛陀作了弟子。

在提婆達多派人行刺後不久,有一天早晨,佛陀走到院外,見到很多的弟子手拿木棒禪杖,集合起來,聲音很嘈雜,佛陀問他們做什麼,他們回答道:

「我們現在聽說提婆達多要殺害佛陀,為了保衛佛陀,以防萬一,所以才集合在這裡。」

佛陀微笑著告訴他們說道:「佛陀的生命不是用人力可以防護的,這是異教徒的作風。我不是常常對你們這樣說嗎?如果遇到鬥爭的時候,必須要有真正的準備,才不畏懼對方。你們用棍棒刀杖對棍棒刀杖,不是究竟的辦法,不是最好的準備。我早就準備好,你們安心,佛陀的應身沒有到要離開世間的時候,即使將來終要涅槃,佛陀的法身,仍然會永遠地活在世間上。你們去修道,守護自己的心要緊!」

比丘們在佛陀開示以後,非常感動,他們就慚愧地散去,雖然大家散去,但心中仍好像有什麼人要來進攻的樣子。有很多修行未熟的比丘或比丘尼,都感到不能安心修道,已經覺悟的人,心中則很安定。人格業已圓滿,自性業已清淨的佛陀,則更鎮靜,和平常沒有一點不同。

有修養的人,見到佛陀解脫的風度,非常佩服;沒有修養的人,都認為佛陀太軟弱,他們覺得以後總會發生大騷動,暴風雨的場面終有一天會得到來。

佛陀和阿難有一次經過耆闍崛山的山下,適巧被提婆達多看到,他就用巨大的石塊推下來傷害佛陀,佛陀沒有躲讓,阿難則奔逃避開,大石滾在佛陀的身旁,阿難很慌張的前來問佛陀道:「沒事吧?不知是什麼人又想害佛陀,可能又是我的哥哥提婆達多,我真難為情,佛陀的處境太危險了。」

佛陀安詳地回答阿難道:「阿難!用暴力或陰謀想來危害佛陀,這是不可能的事。你說,投石的人是提婆達多,可能是的,但也不一定。你不要難過,各人造業各人當,佛陀的處境不危險,我看危險的是你,你看你剛才的樣子。」

阿難羞澀地笑道:「我慌張恐懼的樣子給您看到了。」

佛陀也笑著,用手撫摸著阿難,然後又再前進。

大石投下來,不知能否擊殺佛陀,提婆達多很不安心,但佛陀並未把此事掛在心懷。佛陀對於死的這個問題,看成是很小的事,可以說死在佛陀的心中是等於零。

可是佛陀的弟子是把佛陀的生命看成大事。大家知道以後,都懇切地要求佛陀以後要留心,但佛陀若無其事似地告訴他們沒有關係。(待續)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81  
【星雲大師全集1】六祖壇經講話 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 4  
【星雲大師全集1】六祖壇經講話 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 2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80  
讀者回響 運動弘法 願心成就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9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8  
讀者回響 用籃球弘揚佛法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7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6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