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逐光獵影
  生活輯錦 簡單.減擔的攝影
  2017/8/13 | 作者:文與圖/Barry Lee | 點閱次數:53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我曾經期望自己是一堵高牆,擋住牆外的波濤洶湧,還是風平浪靜,只要擋住牆外的風雨,牆內就是「身得安隱,心無動亂」,但讓我明瞭牆內牆外都是一樣的,甚麼也擋不住,隔不開,安隱無動亂的,只有牆。圖╱Barry Lee
  • 我在沙丘底端,向上望,「不急,慢慢來。圖╱Barry Lee
  • 是的,我們都太急了,急於功名成就,急於上班下班,其實,你知道嗎,我們站在階梯之間,往上往下,都是生活的必然,你理解了這個道理,還會著急地往上爬嗎?圖╱Barry Lee
  • (照片❹)圖╱Barry Lee
  • (照片❺)圖╱Barry Lee
  • (照片❼)圖╱Barry Lee
  • (照片❽)圖╱Barry Lee
  • 圖╱Barry Lee
    
文/Barry Lee

「一隻螞蟻在沙漠上前行,他回頭看自己的留下的痕跡為什麼是一條線而不是腳印呢?」「因為它負著重重的食物。」留下的深深淺淺痕跡,就是他的負重。

這個很尋常的腦筋急轉彎題目,給了我不大不小的衝擊,我們每一個人身上也各自負重許多重擔,擔負它們,為自己的生命留下一些痕跡,但這些痕跡,可能是外在賦予的意義,未必自己的。

也很像現在的照片,隨著科技進步,人手一機,誰都能拍下自己的看見與心情,加上後製的強化與改變,脫離了原來的樣子,彷彿整容般的特效,張張都是網紅般效果,原來的模樣,曾經的真實,已經沒甚麼人在意了。就像負重的螞蟻留下的不是自己腳印,是一樣的道理。

我是老派人,還是喜歡留下自己的腳印,藉由鏡頭,記錄下我的觀看,確定我置身於這個世界;我不擅長言語,也不懂與人貼心的對談,我只是靜靜地一個人,在鏡頭內,與我看見的對象,進行視覺的交流。

(照片❶)我在沙丘底端,向上望,「不急,慢慢來。」是的,我們都太急了,急於功名成就,急於上班下班,其實,你知道嗎,我們站在階梯之間,往上往下,都是生活的必然,你理解了這個道理,還會著急地往上爬嗎?(照片❷)

我曾經期望自己是一堵高牆,擋住牆外的波濤洶湧,還是風平浪靜,只要擋住牆外的風雨,牆內就是「身得安隱,心無動亂」,但(照片❸),讓我明瞭牆內牆外都是一樣的,甚麼也擋不住,隔不開,安隱無動亂的,只有牆。

(照片❹)的湖泊映照天空,我明白,那是寧靜的;湖的另一側的岸邊是龜裂的,是一種讓靈魂瀕於破碎宛若見到一灘粉末;那是兩個世界,同時存在。我震懾於自然的神奇。

於是,我不斷的移動,也不斷地注視,在搜尋周圍,建構出當下我所看見的景象,也就是(照片❺)那一根枕木,穩當躺在沙灘上,彷彿告訴我,不用震懾,一切也不神奇,那只是很簡單的自然現象。

我喜歡在重要與凡常瑣碎之間,拍攝下我的看見,那是一種將觀看者帶入某種新存在狀態的心靈境界,一種不用包裝、粉飾,只有你跟我的照片,還有我自己跟我照片中的靜物,彼此交流,我們自有自的節奏,隔絕外界的誤解,我們自己有小屋得以安身立命(照片❻)。

在陽光照射下,總有一處隱密,一處陰涼,所以我喜歡(照片❼)在草地上的黑影,坐落在溫暖的光線與翠綠的青草之間。

攝影歷程中,對於意外闖入或發生的事件,我也拍,但更擅長,也喜歡拍攝慢動作的個人意識,更鼓勵以一種「簡單」、單純、近似笨拙的姿態呈現,不修圖,也不合成,沒有後製,「減擔」的攝影是到我想去的地方以及我想做的任何事情的執著。(照片❽)

作者簡介

Barry Lee,心單純過簡單日子,攝影風格簡約、減擔。攝影作品可見《慢觀光遊工廠》、《好個巧克力》、《你經歷的我都懂》等書,以及《福州》雜誌與《人間福報》等。
  相關新聞
攝影集錦 在雲之上  
旅遊攝影 婺源 快樂行  
達人攝手 最美祕境 ──《映像澎湖南方四島》  
展│覽│訊│息  
攝│影│比│賽│訊│息  
學會攝影 攝影不是寫真──  
展│覽│訊│息  
攝│影│比│賽│訊│息  
紀實攝影 鹿野苑 禪林風光  
展│覽│訊│息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