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全球視野
  看世界 船兒入港 海天一色 城市亮點 下
  2017/8/13 | 作者:文/林行健、黃兆平、黃自強、周永捷 | 點閱次數:33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從紐約港灣內布魯克林區遠眺華爾街世貿中心大樓。圖/黃兆平
  • 本版專題節錄自 《全球中央》雜誌 二○一七年六月號 http://www.cna.com.tw
  • 巽他格拉巴港面向爪哇海,貨輪停靠在近海,當地漁民也在港外海域作業。圖/周永捷
    
文/林行健、黃兆平、黃自強、周永捷

紐約港地理位置優越

令紐約市成全球大都市

紐約市是全美第一大城,連帶使得「紐約港」(New York Harbor)既重要又複雜。複雜主因之一是,俗稱的紐約港是一地理詞彙,它是臨近紐約哈德遜河河口周邊所有河流、海灣及潮汐河口的總稱,由於範圍廣闊,稱紐約港為「紐約與新澤西港」應較適宜。

紐約港是北美洲最繁忙港口之一,亦為全球天然深水港之一。它是美國最大石油進口碼頭及第二大貨櫃碼頭,僅次於西岸洛杉磯港。過去三十年來,紐約港每年吞吐量約在一億噸以上,平均一年逾四千多艘船舶進出。

這樣的優越條件讓紐約市後來更進一步發展成全球的金融、影視、藝文、媒體等重鎮,屹立不搖。而紐約港內的自由女神、愛麗絲島(Ellis Island),更見證美洲新大陸移民史,從港灣內眺望曼哈頓華爾街金融圈,也是現今全球各大港中獨一無二美景。

現今紐約港雖是美東第一大貨櫃碼頭,但從一九五○年代開始,已由港務局下轄的新澤西州紐瓦克灣內的紐瓦克港─伊利沙白海運碼頭(Port Newark─Elizabeth Marine Terminal)擔負重責,讓紐約曼哈頓和布魯克林兩地的商港黯然失色。

此外,在時空環境更替及陸空運夾擊下,紐約港在客運方面重要性明顯下降,惟港務局仍同時管轄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JFK)、拉瓜迪亞機場(LaGuardia Airport)與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Newark Liberty International Airport)等全美三大繁忙機場重任。

儘管如此,紐約港內仍有許多遊船線路、通勤渡輪及觀光船服務,其中繞行港灣南側、遠眺華爾街世貿中心大樓,還有曼哈頓天際線的觀光遊輪,以及往返曼哈頓砲台公園市(Battery Park City)與自由女神之間的渡輪,幾乎是全球觀光客紐約遊必完成功課之一。

不過,在九一一恐怖攻擊後,臨近世貿大樓的紐約港的安全性問題一再被提及。目前由美國海岸防衛隊(US Coast Guard)負責港灣內水路管理,包括疏洪治理、船舶營救、打擊恐怖分子等;兩州的紐約港岸線委員會負責調查與打擊犯罪活動,特別是有組織犯罪等。而在港灣內上空,隸屬紐約市警方直升機每天不定期盤旋天空,確保紐約港安全。

雅加達舊港 歷經繁華與滄桑

走過四百九十年的繁華與滄桑,雅加達北部的巽他格拉巴港開啟印尼接軌世界的入口,從荷蘭殖民到獨立建國,見證印尼的崛起,如今隱身在懷舊的餘光中遙嘆過往。

巽他格拉巴港(Sunda Kelapa)在十二世紀就已為人所知,並且是巽他王國都城巴查查蘭最重要的地區。後來由於伊斯蘭勢力和歐洲殖民者進入,巽他格拉巴成了歐洲人和馬來世界諸王國競相爭奪的地方。

曾稱霸海上的荷蘭人最終得勝,成功控制了這個地區。雖然巽他格拉巴現在只是雅加達的一個小型港口,但卻曾經在城市發展上起了重要作用,雅加達最早的城市拓荒者即於一五二七年進駐。

巽他格拉巴港對雅加達的發展至關重要,先有海港,後來才有雅加達城區。之後荷蘭人在雅加達北部的丹絨不祿(Tanjung Priok)地區興建規模更大的國際港口,巽他格拉巴港日見式微,現已淪為國內運輸的舊碼頭,也是雅加達窮人聚集的舊城區,外界稱之為被遺忘的貧民窟。

記者走訪巽他格拉巴港,斑駁的漁船並列停泊岸邊,三三兩兩的工人拿著釘鎚、塗料修補破損的船身。豔陽下,水面上一名老船夫駕著小木舟,招徠來往旅客乘船遊覽港區,岸邊停靠的木製輪船、船桅和搬運工成為吸引外國遊客的獨特場景。

造訪巽他格拉巴港的荷蘭婦女葛蘭達(Golanda)表示,在現代生活中,這樣的小港顯得特別古樸。葛蘭達說,她知道巽他格拉巴港是荷蘭先祖們最先登陸印尼的地方,而她和丈夫以及丈夫的家人都是出生在印尼的荷蘭人,這裡對她而言,更是意義深遠。

馬尼拉灣落日美景依舊 昔日榮景不再

做為天然港灣,馬尼拉灣早在大帆船貿易時代,就成為菲律賓連結世界的門戶,盛極一時,也曾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成為慘烈的戰場,灣口的柯里幾多島,就是美軍將領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脫走,留下「我必歸來(I shall return)」名言的地方。

馬尼拉灣是菲國重要海運樞鈕,渡輪碼頭與貨櫃碼頭就座落在灣畔,國外軍艦也是常客。著名落日美景,曾經吸引世界各地的旅人,華人世界更因此將灣畔的羅哈斯大道稱為「落日大道」。

海面起伏的波浪,見證著馬尼拉灣的興與衰,羅哈斯大道旁的濱海步道,落日美景依舊,但昔日榮景不再。

防波堤略顯斑駁,偉人銅像的欄杆殘破失修,稀疏的行人多是在地臉孔,這裡已非外國觀光客必遊之地,老一輩的菲律賓人來這裡,總會感到唏噓。

菲律賓近年來經濟迅速振興,在馬尼拉灣看到的卻是貧富兩個世界。貧民在堤邊用樹枝搭起的帆布屋,與落日大道對面施工中的華廈遙遙相望;富人停船場「馬尼拉遊艇俱樂部」外,漁民的螃蟹船顯得格外地寒微。

海岸線長達一百九十公里,馬尼拉灣有著多樣的面貌,另一邊的海埔新生地,一片繁華昇平景象。

全球第十一大商場Mall of Asia開設於此,遊人如織,到遊樂區乘摩天輪,壯闊灣景盡收眼底;菲律賓政府冀望取代澳門而興建的「娛樂城」毗鄰在旁,夜裡華燈初上、燈紅酒綠,賭客一擲千金,流連忘返。

海浪輕輕地拍打著馬尼拉灣的沿岸,賭場與高級酒店的燈光倒映在水面,不禁令人沈思,眼前的繁華是幻是真?再隔幾年,馬尼拉灣可否可以再現昔日榮景?

新加坡河畔歷史風情 克拉碼頭娓娓道來

新加坡克拉碼頭(Clarke Quay)於二十世紀初就是新加坡河上的貨倉、商行集散地,也是重要經貿中心,更造就不少就業機會。時至今日,物換星移,昔日貨棧集聚的克拉碼頭榮景雖不復見,但今天均成為觀光客熱門聚集地,商機無限。

克拉碼頭是新加坡著名旅遊景點,這座位於新加坡河北岸的古老碼頭,從昔日的卸貨商務碼頭到今天的觀光旅遊,肩頭重擔從未間斷。

新加坡建國一代長者回憶兒時記憶說:「克拉碼頭昔日的確是商賈雲集,碼頭兩岸貨棧林立,在碼頭做工的苦力不斷從碼頭卸下沉重貨物,送進貨棧存放。新加坡河畔也有販賣粽子、丁丁糖的小販,以及紅頭巾婦女或說書的講古人、維持失序的警察等。整個克拉碼頭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不過,昔日碼頭肩負的貿易運輸功能如今天已不復見,隨著全球化貿易發展,新加坡碼頭早已遷移,克拉碼頭也逐漸沒落,沿著新加坡兩岸的克拉碼頭舊貨倉庫及老店如今均相繼改建,成為餐廳、酒吧、個性小商店,愈夜也愈美麗。

新加坡國家文物局也曾在克拉碼頭舉辦「鯉魚躍龍門」活動,吸引懷舊民眾和外國觀光客,透過演員扮演苦力、紅頭巾婦女、說書講古表演方式,訴說新加坡河演變歷史。

今天的克拉碼頭已成為國際旅人觀光重要地標之一,從白天到夜晚均吸引大批觀光客,感受克拉碼頭的歷史風光,尤其當乘著黃昏暮色搭觀光遊艇遊河,更能添增懷舊風情。

克拉碼頭最能訴說新加坡河畔的歷史發展軌跡,這個碼頭也是以第二任海峽殖民地總督克拉克(Sir Andrew Clarke)命名。
  相關新聞
快時尚 反思時尚意義  
外語熱潮 方興未艾 下  
外語熱潮 方興未艾 上  
綠能之路 (下) 能自然最好  
綠能之路 能否源源不絕 中  
綠能之路 能否源源不絕 上  
單身經濟 新生活型態帶動新商機  
日本將邁半數單身時代 有商機也有危機  
一個人也幸福 台灣單身經濟正在茁壯  
別顧著看缺點! 美國企業想分「單身」這杯羹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