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好書花園
  【想像無限】 人類的心靈為何美麗?
  2019/12/8 | 作者:文/畢.羅托;譯/許恬寧 | 點閱次數:192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畢.羅托 譯/許恬寧

生活就是吃喝拉撒睡,不過我們也都知道,人生並不簡單。各位的大腦(以及任何生命系統的大腦)隨時都在做一個決定:靠近或遠離某件事。我們(與牠們)所選擇的反應,就和前一章提到的YouTube 青蛙一樣,背後的依據是源自自身歷史的假設。所有的感知與行為都直接來自過去「看了有用」的事物。然而,我們的大腦究竟和青蛙如何不同?一定不同,對吧?人類的心靈為何美麗?(……答案會嚇各位一跳……)我們是一種幻覺的動物!

幻覺的力量在於人類具備想像力。我們的感知是一個不停說下去、不斷發展、不斷產生變化的故事。大腦讓我們不只被動聆聽故事,還說故事、寫故事,而寫故事就是在產生幻象。我們是有辦法想像自己是王子或公主的青蛙(還有辦法把青蛙王子當成書中的隱喻——這本書)。不可思議的是,我們居然可以經由想像,改變自己的神經元(與歷史),進而改變感知行為。一個高度演化的大腦工具可以幫助我們做到這件事:意識思考(conscious thought)。

我們的感知從不具備單一面向的意義,所有的感知都具備多層的意義:紅色是意義,紅蘋果是加在意義上的意義,成熟的紅蘋果是意義加意義加意義,不斷層層疊疊。這些層次不斷循環,因為我們有辦法「想著我們想著自己的想法」。雖然不是無限延伸,但的確可以讓腦子繞來繞去好一陣子,我們因而能在心中探索各種不同情境與可能性,甚至包括不當青蛙的可能性。

銅版的兩面

人類的確每天都從青蛙變王子,從遠古的蜥蜴腦架構,一直到較為近日才演化出來的腦架構,我們同時運用代表著人類演化史中不同階段的各腦部區域。大腦帶來人類最美好的創造,但同時也是最大的憂慮與恐懼源頭。蘇格蘭傑出詩人彭斯(Robert Burns)在我個人最喜歡的一首詩中,對著一隻老鼠講話:

老鼠和人儘管千慮,

必有一失,

徒留憂傷與痛苦,

美夢成空!

但比起我,你還算幸運!

你只有現在受難:

但是噢!我回頭看,

景象憂鬱!

往前看,儘管前景尚不明,

我猜想,我恐懼!

彭斯筆下的老鼠,其實代表著所有意識層次比人類少的動物,例如我喜愛的 YouTube 青蛙。從以前的格林童話一直到現代迪士尼,童話故事中的青蛙王子比喻,之所以能夠流傳數百年,原因在於人類的大腦,不同於兩棲類動物或其他動物的大腦。畢竟就我們所知,動物界沒有講人類的詩歌、故事,也沒有百老匯歌舞劇。

人類和其他動物不一樣,我們的大腦使我們有能力想像各種世界、各種可能性。不過雖然人類似乎很特殊,順道提一下,其實有的蜘蛛也似乎有辦法想像捕食路線,踏上帶自己遠離獵物的路,迂迴前進後,才終於靠近。繞路其實是一種高難度的認知挑戰,很多狗兒辦不到這點,無數的狗主人碰過自家狗兒似乎被「困在」打開的柵欄的另一頭。也就是說……如同動物世界的多數事物……人類不一定獨一無二,但占據光譜特殊的某一點。

這裡要講的重點是:「我們想像的故事深深改變著我們」。人類有辦法經由想像故事製造出感知,進而改變自己未來的感知行為。這點可說是意識的重要功能,即便不是唯一的功能:我們靠著想像體驗,以不帶風險的方式演練。而且不只是想像現在,還能想像過去的事件。想像讓我們可以利用大腦,自內部改變大腦……

(摘自《慣性思考大改造:教大腦走不一樣的路,再也不跟別人撞點子》,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畢.羅托(Beau Lotto)

神經科學教授。先前任教於倫敦大學學院,今日身兼倫敦大學教授與紐約大學訪問學者,鑽研知覺背後的生物、計算與心理機制,25年間發表人類與熊蜂的知覺與行為研究。此外,他對於教育、商業、藝術的興趣,帶著他走向創業,邀請民眾參與科學。2001年成立神經設計工作室「怪奇實驗室」(Lab of Misfits),在倫敦科學博物館駐館兩年,近日移師至紐約維亞康姆(Viacom)。「怪奇實驗室」實驗性的工作室型態,致力於協助大眾理解人類天性,以求推動個人幸福與社會福祉。「怪奇實驗室」所做的研究,讓民眾成為發現之旅的主角。此外,實驗室推出獨特的參與計畫,集合跨領域與跨機構的各界人士。羅托成長於西雅圖,畢業於柏克萊加州大學與愛丁堡醫學院,目前定居牛津與紐約。
  相關新聞
【社會實況】今日的假新聞  
【心路歷程】 走出憂鬱症  
【新人生觀】 輸在起跑點的人生  
【盡其在我 】 走自己的路,不必比較  
【修行之道】 生活佛法化  
【行家帶路】 趙記 山東饅頭更勝故里老鄉味  
【設計初衷】 我用房子來修行,與自己和解  
【民主轉型】 選舉、抽籤與公投  
【關懷遊民】自由的浪人  
【閱讀人生】 四書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