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兩岸.不可不知
  【大陸社會觀察】 夜經濟 愈晚愈有消費力
  2019/9/21 | 作者:文/記者劉陽、王雨蕭、王優玲、季小波 | 點閱次數:33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記者劉陽、王雨蕭、王優玲、季小波

夜生活愈發豐富,燈光愈發璀璨。近幾年「夜經濟」開始頻繁出現在人們眼前,從數據上更可以看出夜經濟有多繁榮。例如根據《阿里巴巴「夜經濟」報告》顯示,晚上九點到十點是淘寶成交最高峰時段,夜間消費占全天消費比例超過百分之三十六。今年「五一」期間,北京王府井、三里屯等區域晚上六點至次日早上六點的夜間文化娛樂等服務消費,同比增長百分之十五以上;上海黃浦江遊覽接待遊客十一萬人次,同比增長百分之四十六點七。

中國大陸「夜經濟」潛力有多大?從各地政策力度也可見一斑。

二○一九年,北京出台十三條具體措施,繁榮夜間經濟;上海設立「夜間區長」、「夜生活首席執行官」,進一步優化夜間營商環境;天津提出打造「夜津城」,預計二○一九年底前形成六個市級夜間經濟示範街區;南京提出到二○二○年,力爭夜間經濟試點區域新增經營收入占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達到百分之四左右;成都出台加快建設國際消費城市行動計畫,明確提出挖掘夜間消費新動能;西安提出構建「品牌化、全域化、特色化、國際化」西安夜遊經濟…… 「隨著大陸居民收入水平不斷提升,消費時空得到延展,人們對美好夜生活的需求更加強烈,可以說『夜經濟』的火熱是消費轉型升級的必然結果。」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許光建說。

積極推動「夜經濟」促進消費、服務百姓的同時,不少城市把「夜經濟」作為城市氣質「代言人」。

北京提出打造夜間消費「文化IP」;成都「夜經濟」主打「休閒牌」;南京將夜間活動與「夫子廟—秦淮風光帶」相結合,形成夜間旅遊「金字招牌」;哈爾濱立足「冰雪大世界」等項目,促進冬季冰雪旅遊夜間消費……商務部流通產業促進中心現代服務業處處長陳麗芬認為,「夜經濟」能夠彰顯一個城市的特點,是城市發展的一張靚麗名片,也是新一輪城市競爭的「新賽道」。

路邊小吃、地攤、裝滿小商品的後備箱……這些曾經是老一輩人關於「夜經濟」的時代記憶,而在技術不斷發展、消費加速升級的今天,「夜經濟」發展正呈現出全新的特點。

東西南北各不同

根據消費數據顯示,在大陸夜間消費最活躍的十個城市中,南方城市居多。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數據顯示,東部城市居民夜間消費強於西部,其中北京與東南沿海城市最為活躍。

許光建認為,「夜經濟」繁榮程度的不同,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陸區域發展的差距。「『夜經濟』說到底也是經濟的一部分,東南城市經濟發展水平總體上要高於西北城市,『夜經濟』自然更紅火。」

一些城市正在「夜經濟」的賽道奮力追趕。今年七月,瀋陽最大水上音樂噴泉亮相渾南區中央公園,開放當日便吸引四萬多名遊客;烏魯木齊五一星光夜市人氣火爆,群眾拼桌吃飯,其樂融融……

文化體驗成新寵

從正陽門起,一路向南,前門大街人流如織。如今,夜晚走在前門大街,不但能聽創意京劇,還能體驗皮影製作、老北京吹糖人等絕活;走進杜莎夫人蠟像館,VR技術讓遊客和名人實現零距離接觸;在二十四小時書店,文藝青年享受著精神世界的「深夜食堂」。

「現代人的消費訴求不再是走馬觀花,而是重視文化體驗感和參與感,我們希望用『文化IP』塑造前門夜經濟的新產業形態。」北京天街集團副總經理吳睿娜說。

社交服務潛力大

西安的「碼農」小張喜歡下班後約上同事朋友,一起去下馬陵的小酒吧,不是為了喝酒,而是大家坐在一起聽聽音樂、聊聊天,很多有創意的點子,就在這種情境中被激發出來了。

專家表示,由於白天工作節奏快等原因,許多年輕人社交活動都轉移到晚間進行,適合聚會、轟趴等形式的服務,將是未來「夜經濟」發展的重點之一。

小鎮夜經濟興起

一些小鎮和鄉村也開始做起「夜經濟」文章。距西安一百多公里的合陽縣將眼光瞄準夜間旅遊,七月推出的實景劇《關雎長歌》每晚在黃河岸邊上演,一個多月來,人氣正逐漸匯聚,為這座渭北小城沉寂已久的黑夜增添一抹亮色。

「除了鄉村旅遊,愈來愈多的資料表明,『小鎮青年』已成為消費新主力。下沉市場受制於基礎設施等條件限制,夜間消費需求還沒有充分釋放。如果能瞄準消費者需求,把夜間活動發展起來,小鎮甚至鄉村夜經濟照樣可以有聲有色。」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王蘊說。

看不見的「夜經濟」

在0和1織就的互聯網世界裡,一種看不見的「夜經濟」正在蓬勃生長。

街頭奔忙的外賣小哥、網約車司機、燈光下的網絡主播……科技催生一批新興職業,給當代「夜經濟」注入完全不同的內涵。以淘寶夜間直播為例,從主播到背後的經紀人、場景包裝師、直播講師等,僅因直播興起的職業就多達數十種。

內容照搬 水土不服
城市管理面臨考驗


調研中,記者發現,「夜經濟」也有水土不服的問題。例如,某北方城市學習南方,把足療保健等內容「照搬」過來,而當地百姓多年來沒有這一消費傳統,並不買賬。

在廣州市發改委服務業處處長尹志新看來,不同城市「夜經濟」的發展階段是不同的,北方城市是要把「夜經濟」做起來,而對廣州、長沙等南方城市來說,「夜經濟」已經很繁榮,下一步要做的是從供給側發力,為百姓提供更豐富的消費內容。

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指出,發展「夜經濟」應充分結合自身文化特點,打造夜間休閒項目,如蘇州評彈文化、天津相聲文化等,都是當地發展「夜經濟」的優勢資源。

專家指出,多數城市的夜間消費項目還遠不能滿足消費者需求。以旅遊為例,中國旅遊研究院一項調查顯示大陸近八成旅遊企業夜遊產品投資規模不足百分之二十;參與調研的六百五十七家旅遊企業中,百分之七十二點九九的旅遊企業提供的夜遊產品品類在百分之三十以下,夜遊產品供給在數量和質量上仍有較大提升空間。

「目前大陸城市夜間經濟更多還是以餐飲、購物為主,夜間消費供給結構還需進一步優化,順應消費者由商品消費向服務消費升級的趨勢。」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說。

王蘊認為,政府應通過給予商家一定的政策支持,例如降低夜間電費價格、對夜間場次文化演出給予一定補貼等,鼓勵市場主體提供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新業態、新模式。

做好服務和保障

發展「夜經濟」,城市管理也面臨「重重考驗」。夜間出行問題如何解決?夜間安全保障是否到位?例如北京地鐵一號線、二號線延時運營;濟南部分公共衛生間延時開放,必須加強清潔、垃圾收運;依託人臉識別、社會化視頻探頭聯網等技術手段,長沙市五一商圈駐地派出所受理的刑事案件和扒竊案件,同比均大幅降低。

個別城市忽視科學規畫,在城市中心、居民聚集區「空降」夜市一條街等消費場所,帶來交通堵塞、噪聲汙染、光汙染等擾民問題。有的城市打造夜間消費商圈一味追求「高大上」,脫離當地百姓實際消費水平。許光建表示,不能把「夜經濟」做成面子工程,更不能脫離實際情況和百姓需求,一哄而上搞「空中樓閣」。

不能賠本賺吆喝

「發展夜經濟不能賠本賺吆喝。比如夜間公交怎麼開,要算經濟賬。公交公司可以虧,但公交公司加上商場的綜合效益是賺的,這個夜班車就可以開。商家營業到幾點,得由消費者說了算,不能強求。」尹志新說。

成都市商務局流通產業處處長王永剛是一位有著四十年工作經驗的「老商業」。他眼中的「夜經濟」,不是僅僅為了促消費,更多應該放在城市服務功能的完善、延伸、提升上。

「坐紅眼航班的人能順利打上車,夜班工作者能輕鬆找到一碗小麵,這才是夜經濟應該有的民生溫度。」王永剛說。

新華社港台部供稿
  相關新聞
【大陸產業發展】 中醫藥學走出去的閃亮名片  
大陸經濟發展 經商環境躍升觀察  
大陸社會觀察 老齡化大挑戰  
該補的一堂課 小投入解決大問題  
古物的故事 三星堆 沉睡三千年 一醒驚天下  
大陸社會觀察 黑龍江伊春 打造森林生態旅遊  
【古物的故事】 曾侯乙編鐘 保存人類音樂記憶  
南潯古鎮760 年 的文化財富  
【大陸社會觀察】 夜經濟 愈晚愈有消費力  
婦好出土 解開商王朝歷史的鑰匙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