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人間有情】 牛峰境的守護神
  2019/9/18 | 作者:文╱劉枝蓮 | 點閱次數:15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劉枝蓮

十點鐘,太陽晒了半個牛角村,這季節是漁家放釣的時令。討海人出海捕魚。沒有異狀。

海上有「水馬」,漁夫指給同伴看,沒有驚訝。

靠海討生的人深信老祖宗口傳,在海上遇見「水馬」若不予理會,將會召來厄運。「如若昨兒放釣的網,不及時處理,上勾的魚將要腐臭成屍,總不好浪費老天爺為一方人,準備好的一方糧」,年長的漁夫,這般想。

「假如,需要我們的幫助,請留在原地,等我們回航……」漁夫說。但漁夫不能確定水馬是否聽得到,他只能假意祂聽到了,懂了,反正有心了。

「都說,牛角彎是牛回頭吸水的寶地,我的肉身跨過海洋來到海口,來到不可思議的弧線上……」沒有人知道,水馬是否如此說。水馬躍然起身,溼漉漉坐在探入海的那塊石頭上,許多人都說:「看見了!」

細雨淋著大海,海浪拾下落日,漁夫收網了,今日不算豐收,樂天知命的漁夫壓根沒想水馬是否還在原處,潮浪日夜的流淌,為生活勞累的人,大抵只想著早早回家,候著下波潮汐來時,回到大海,過著既不向前,也不回頭的日子。

至於已過了响午,水馬仍留在原處,說到底是潮汐的緣故,還是浪頭又將祂摔回來,漁夫們愈想愈不知道,反正貓咬耗子,狗看家,我們漁家是重承諾,即是以吐一口痰、勾個手指頭來允諾,都得算數,何況要將水馬帶上岸,這樣天大的承諾。這是民國四十四年,發生在小島的故事。

那時,小島鬼哭狼嚎,國共內戰在閩江口持續交戰中,但水馬身上並無槍彈殺戮痕跡,身上穿著的棉襖看似軍裝,也像是漁民身分。其實漁人們沒有多想,小島四面臨海,總會有漁民溺水,隨海潮漂流而來,還是老話,死者為大、入土為安。

就是扛不動。水馬像使壞的小孩賴皮著,怎麼也不願起身。漁夫左邊的褲腳直捲到膝蓋頭,右邊的褲管溼了一大截,黏貼在腿肚上,才走一小段路,通常民間扛棺木,感覺重時,便會齊呼「輕!輕啦!」提醒亡者,通常有效。但是,這次有些古怪,任如何更換姿勢和人數,傾斜的肩膀加重抬腳的難度,沒什道理?有默契的四個人,合力扛百來斤的漁具,不就稀鬆平常的事。

「就這兒吧!」漁夫有些賭氣,別說討海人倔強粗暴,連草蓆、冥紙都拿來了,雖然俗定不入村,總要越過山頭,這下可好,就選在風口浪尖,最好老天保佑,海水不倒灌,且長眠於此。(說也奇怪,任有風大浪大,即便六○年代八月十五颱風,沿海漁家海水倒灌樓高,漁家紛紛撤離,海浪未越雷池一步。)

海浪急著上岸,噗嗤噗嗤鬧著;群鳥撲翅飛來又飛走,村長帶來一快白布,如裹木乃伊般慎重。當上香祭拜、儀式完成之後,陰霾的天氣頓時有了曙光,彷彿預告了什麼?

「水馬」是漁夫不直呼溺斃的人。
  相關新聞
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刻  
【詩】 歌行  
【人間情事】 白頭髮  
【9-10月主題徵文--詠月 】哪裡的月亮  
【小品人間】「微微」的妙境  
【閃文集】 上野恩賜公園  
人間多情  
【光陰廚房】 芫荽  
【分享時刻 】 讓世界變得更好  
【詩 】 生日三寫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