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兩岸.亮點人物
  《刑偵痕跡檢驗專家》崔道植 讓懸案積案起死回生
  2019/6/23 | 作者:文/記者姜瀟、梁書斌、熊豐 | 點閱次數:40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記者姜瀟、梁書斌、熊豐

翻開泛黃的案件卷宗,一份刑偵重案的槍彈鑑定紀錄打開了一段塵封的歷史。當年的驚心動魄躍然紙上,令人不由得屏住呼吸。

襲擊軍警、持槍搶劫殺人……「白寶山案」曾被稱為「一九九七年中國十大案件之首」,轟動大陸。

當時,北京、新疆兩地都發生了涉槍大案,但現場除了幾枚殘留的彈頭和彈殼,別無線索。案件謎團籠罩,人們惶恐不安。

「在崔老介入之前,『白寶山』的名字並未走入偵查員的視野。」公安部物證鑑定中心副巡視員班茂森對這段刑偵史上的經典案例仍印象深刻。

北京和新疆,相距三千多公里,兩案是否有關聯?沒人能夠說清。「這兩地的子彈是不是一枝槍打出來的?老崔,你有把握鑑定出來嗎?」公安部的一位領導將電話直接打到了崔道植的家裡。

身在黑龍江的崔道植一直在密切關注這幾起案件。他沉思半晌:「這個能鑑別,但要有一點經驗才行。」

「好,你馬上買機票來新疆,我們等你!」

烏魯木齊的夜,寂靜悠長。一位身材清瘦的老人,踏著夜色,匆匆趕來。

痕跡檢驗,是刑偵工作的重要一環,利用專門的技術,對與犯罪事件有關的人或物留下的手印、腳印、彈痕等各種痕跡進行勘驗、分析和鑑定,為破案提供科學依據和偵查方向。

崔道植是中國大陸最早研究槍彈痕跡的專家,在射擊彈殼與彈頭中辨別各種纖如髮絲的痕跡,是他的「獨門絕技」。經他研究過的各類槍枝子彈數以萬計,「看痕知槍」的眼力和經驗,是在一槍一彈的檢驗實踐中磨礪出來的。

經過三天兩夜的鑑定,崔道植得出了一個驚人結論:北京、新疆兩地的彈殼為同一枝「八一式」步槍發射,可將兩地案件併案偵查。

「這是一個對案件具有重大突破意義的鑑定!」班茂森說,正是基於這個鑑定,警方判斷,歹徒很可能是在北京犯罪後被送往新疆的服刑人員。「這個鑑定為偵查工作提供了準確方向。」很快,犯罪嫌疑人白寶山進入了警方視野。一度氣燄囂張的他未曾想到,自己的終極對手,竟是一位身材清瘦的老人。

那一年,崔道植六十三歲,他退而不休,仍奮戰在刑偵工作一線。

身高一百六十七公分,身材清瘦,嗓音溫和,底氣十足,崔道植的身上,彷彿有種令人難以想像的張力。「他能讓疑難物證撥雲見日,讓懸案積案起死回生!」公安部刑偵局局長劉忠義與崔道植合作多年,對崔老的高超技藝欽佩不已。

一分一秒不能耽誤

哈爾濱市南崗區十字街四十五號,是黑龍江省公安廳刑事技術總隊所在地,也是崔道植付出畢生心血的地方。

「我在三樓實驗室」——老同事回憶,一九九○年代,時任刑事技術處處長的崔道植極少「老實」地待在辦公室,一有時間就進實驗室搞研究。門上的字條,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

「特別是緊急任務時,他就帶上一瓶水、一袋麵包,鑽進實驗室,一幹就是一整天。」省公安廳刑事技術總隊警務技術主任張巍對這位老前輩充滿敬意,「崔老師常跟我們講,做咱們痕跡檢驗工作,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誤,受害人家屬等著我們的鑑定。」

「哐哐哐……」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請問,崔老師在嗎?」二○一七年初,哈爾濱市公安局刑事技術支隊副支隊長李新明帶著一份案件指紋,敲開了崔道植的家門。

當時,崔道植剛剛做過白內障手術。他沒有絲毫遲疑,盯著指紋樣本連聲說「好好好」,痛快地接下任務。

術後的眼睛很脆弱,過度使用就會流淚不止。崔道植一手拿著紙巾擦眼淚,一手扶著顯微鏡,瞇縫著眼,花了大半天時間才看完所有指紋。

事後,得知實情的李新明眼淚奪眶而出:「崔老,這時候我還讓您看電腦,對不起啊!」

崔道植笑了:「沒事的,不要多想,不要多想……」

因為快樂所以無悔

「他是中國的刑警之魂」——採訪中,多位公安民警在談到崔道植時竟異口同聲。他們從這位一直並肩戰鬥的老警察身上,獲取著榜樣的力量。

這力量,源自他恪守公平正義的警察誓言,他說:「我們的工作不僅是抓住犯罪分子,更是溫暖那些受害人的家屬,為他們找回公道,讓他們感受到社會的公平正義!」

這力量,也源自他對痕跡檢驗工作的由衷熱愛,他曾說:「工作是我的樂趣,我覺得每破一個案子,就年輕了一次;每攻下一個難題,就年輕了一回。」 因為熱愛,所以快樂;因為快樂,所以無悔。

從警六十四年,他始終堅持科學、準確、規範、公正的原則,累計鑑定痕跡物證七千餘件,無一差錯。這些鑑定結果往往成為偵破案件的關鍵所在。

這些年,他帶頭攻克多項科研難題,主持研究的痕跡圖像處理系統、槍彈痕跡自動識別系統等,填補了大陸多項技術空白;他研究發明的用鋁箔膠帶複製彈頭膛線痕跡的製作方法和彈頭膛線痕跡展平器,以更穩定、更清晰的呈現效果被多地公安機關採用。

提起這項發明,崔老自豪地介紹:「一開始,人家讓我申請專利。後來我看到大家都在用,乾脆放棄了專利權,只要這個對破案有利、對國家有用就行!」

我的時間有限了 整理經驗傳承下一代

凌晨兩點多,哈爾濱市松北區的一家老年公寓,九一○房間的燈亮了。崔道植悄悄起床,踮著腳走出臥室,打開電腦,在昏暗的燈光下小心翼翼地開始工作——他怕驚擾了還在熟睡的老伴兒金玉伊。

幾年前,金玉伊患了阿茲海默症,這幾年病情日漸嚴重,寸步不離地纏著崔道植。 為了照顧老伴兒,又能完成工作,他帶著妻子搬進這個一室一廳的老年公寓。

「生命規律就在那裡,我的時間有限了……我想趕快把這幾十年的積累整理出來,希望對後面的同志有用。」指著電腦裡紛繁複雜的圖片模型、統計數據、案例分析,崔老清澈的眼神和那句「時間有限」,令人動容。

凌晨兩點多,是老伴兒睡得最踏實的時候,也是崔道植能靜心工作的時候。「沒辦法,她得了這個病,我要好好陪她。」話語雖溫柔,卻難以訴說一個丈夫對妻子半生的歉疚和無奈。

唯獨記得丈夫姓名

一九五○年代中,崔道植與在衛生站做護士的金玉伊相識並相愛。婚後,崔道植一年中二百多天出差在外,妻子則承擔了家庭重任。幾十年來,多少漫長的等待,她都默默忍受、無悔陪伴。退休前,金玉伊是黑龍江省醫院物理診斷科腦電室的主任,老了,自己卻得了腦病。

生病後的金玉伊幾乎忘記了所有,包括自己的名字,卻唯獨記得崔道植的姓名、手機號和工作單位。崔道植,成為她僅有的記憶!

夕陽下,在老年公寓的書桌旁,老兩口相對而坐:丈夫在顯微鏡前做著痕跡檢驗;妻子在另一頭臨摹字帖,一筆一畫地,她認為自己也在做「痕跡檢驗」。

餘暉灑下,時間靜止,卻擁有了一生中難得的相伴時光。

「今天還是走啊走啊,沒有定處的身影;走過來的每一足跡被眼淚浸透……還給我的青春吧,我那美好的青春。似箭般的歲月,誰能留住她!還給我的青春吧,我那最可愛最美好的青春!」 朝鮮族歌曲〈沒有門牌號的客棧〉,是金玉伊年輕時最愛唱的歌,好像她一生的心曲。生病後,金玉伊有時還像那個愛唱愛跳的朝鮮族小姑娘,情不自禁地唱起來。每每這時,崔道植都會轉過頭,默默地拭去眼角的淚水。

家中三兒傳承家風

在孩子們的記憶裡,父親嚴肅而沉默,更多時候是不近人情。「他對我們要求十分嚴格,從不讓我們借他的名聲搞半點關係。漸漸地,我們就怕人家提『你是崔道植的兒子』。」

如今,崔家三子憑借各自努力,都成為公安戰線的優秀警察:大兒子崔成濱是省公安廳刑偵總隊刑偵信息化專家;二兒子崔紅濱是省公安廳反邪教總隊業務骨幹;三兒子崔英濱繼承「父業」,在哈爾濱市公安局從事痕跡檢驗工作。

崔老八十歲生日時,學生們從各地趕來,為老師做壽。飯桌上,師生們碰杯暢敘,十分歡喜。席間,崔道植將眼前的一道菜悄悄地轉到大兒子崔成濱的面前,衝他「努努嘴」,讓他多吃一些。「我低頭一看,原來是平時我愛吃的菜!」崔成濱百感交集,「我感受到父親難得一見的慈愛。」

今年年初,崔道植被黑龍江省公安廳授予「龍江公安特別貢獻獎」。在頒獎儀式上,他將陪伴自己多年、屢建奇功的顯微鏡,鄭重地遞交給省公安廳刑事技術總隊的同事們,就像是一種傳承。

  相關新聞
大陸眼科泰斗張效房  
大陸中科院研究員 徐穎 「北斗」明星科學家  
台北天母甜甜圈 總經理 林璟  
林佳樺  
研發日光溫室節能設計 實現綠色低碳種植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天來  
南京大量數控科技公司總經理簡禎祈「宅」在工廠做好管理  
天津巨裕汽車用品公司副總經理簡澄源天津進入高質量發展  
《雕「儺」非遺傳承人》王國華從不務正業到創出事業  
《後山剪刀技藝傳承人》俞宋桃 不放棄的鐵匠立志傳承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