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20世紀台灣文學故事 百年前的台灣推理CSI
  2016/3/28 | 作者:文/何敬堯 | 點閱次數:171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何敬堯

近年來,台灣的推理讀者,很習慣閱讀日本與歐美作家的偵探推理小說。但是,台灣的偵探故事並非寂然無聲,也有許多作者不斷努力開拓著台灣偵探推理的文學版圖。從二○○二年伊始,經由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培育的小說家如既晴、林斯諺、陳浩基等人,皆在文壇引領風騷。

但其實,台灣的推理文學,從一百年前就開始起步,眺望淵遠流長的歷史,甚至可以追尋到日治時期的日人小說與漢文作品。

日本的推理文學,最早可以溯源到江戶時代的岡本綺堂。岡本綺堂受到了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的影響,為了創作「日本版」的福爾摩斯,而寫出了《半七捕物帳》。也因此,當新型態的捕物故事(警察小說)開始流行,日本作家也相繼創作許多不同風格的推理劇情。

至於台灣第一篇推理小說作品,則是日本人在一八九八年的《台灣新報》連載的〈艋舺謀殺事件〉,講述台北的艋舺龍山寺附近,水潭中發生命案,經由台日人新聞記者和警察的共同探案,而追查到案件始末。〈艋舺謀殺事件〉是首篇以日文寫下的台灣背景的偵探小說,也讓偵探題材的故事在台灣流行。

因此,當時的漢文人接受了西方與日本的通俗小說的影響,而開始思考如何在小說的文體中,加入推理、探案的元素。

所以,在日治時期,台灣諸多漢文作者,嘗試在中國傳統的武俠小說、公案小說、章回小說的文體基礎上,融入了西方偵探小說的敘事結構,試圖開創出一種新型態的通俗小說文體。

例如李逸濤、魏清德、謝雪漁等人,便以文言文的語言形式,寫作出紋理殊異的漢文推理故事,在當時的新聞報紙上,連載許多拍案叫絕的偵探小說。

第一篇以中文寫成的偵探劇情的故事,則是李逸濤在一九○九年發表在《漢文台灣日日新報》上的小說〈恨海〉,講述了一則具有異國情調、情節曲折離奇的冒險推理劇。

李逸濤(一八七六年—一九二一年),本名為李書,字逸濤,號亦陶,台北人。

李逸濤是一名博覽群書的傳統漢文人,嫻熟古文,也能閱讀日文。爾後,當他成為《台灣日日新報》的記者時,接受了新世紀新觀念的洗禮,認識到作為記者所擁有的「啟蒙力量」,於是開始在報紙上發表社會評論,並翻譯來自外國的政治消息。

在新聞媒體所捲動的「新文明旋風」之下,李逸濤為了能更順利傳達新知識,他的筆墨便瞄準了一種更適合大眾閱讀的新興文類——包含偵探、言情、冒險、俠義故事的通俗類型小說。李逸濤在一九○九年所撰寫的〈恨海〉,刊登於《台灣日日新報》的漢文版,便嘗試運用了偵查的情節。

故事描述,羅馬的猶太人「禿爾花」有一位美貌女兒「鏡花」,從小與鄰居「蒼狗」為青梅竹馬,互相愛慕。但禿爾花嫌棄蒼狗貧窮,不願將女兒嫁給他。這時,有一位六十多歲的富豪向鏡花求婚,禿爾花因為恰巧捲入凶殺案,只好被迫答應富豪要求,讓鏡花嫁給富豪。

鏡花結婚後,悲傷度日,尤其是聽聞了蒼狗遇到船難失蹤之後,更是心情哀痛不已。

沒想到,鏡花隨富豪到法國度假時,竟然巧遇大難不死的蒼狗。鏡花與蒼狗兩人久別重逢而深情一吻。

但樂極必反,在富豪打獵的過程中,富豪的隨從意外被人槍殺。當時,人在現場的蒼狗,便成為嫌疑犯。

慶幸的是,經過警方調查,比對兩者子彈,還給蒼狗清白。而被富豪逐回娘家的鏡花,也被父親禿爾花嫌棄。最後,雖然鏡花無路可走,但在蒼狗的朋友「俠兒」的建議下假死,騙過了富豪與禿爾花,而能夠與蒼狗終成眷屬。

小說提到的兇殺案偵查、子彈比對,都屬於當年最流行的科學辦案。而小說場景設定在羅馬與法國,雖然與現實有所差異,只能是一種「想像的再現」。但不可否認的是,藉由小說異國場景的設置,也能一饗台灣讀者對於外國世界的好奇心。

藉由李逸濤通俗而奇妙的筆觸,在劇情離奇的故事與濃厚的西洋想像裡,台灣讀者也同時聆聽了文明啟蒙的話語。

  相關新聞
當我倒走向前  
【燈塔街】標本  
【詩】再見了,親愛的爸爸──觀佛朗明哥舞劇「沙蕾妲的傳說」  
【親情的溫度】毛衣  
藝文訊息--十一月詩的復興現代詩講座  
【朗讀生活】驚嚇也是一貼藥  
【詩】不會輕易遺忘──於義大利西恩納古城  
【貓眼看人生】誰在愚弄誰?  
【分享時刻】我的運動編年史  
【11-12月主題徵文──當風吹過的時候】微風細雨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