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朱介凡先生二三事
  2012/10/1 | 作者:謝武彰 | 點閱次數:168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二○一一年十月一日,對兒童文學來說,真是令人傷心的一天。

這一天,插畫家洪義男先生辭世的消息,像悄悄掩來的暮色。朋友紛紛走告,大家惋惜不已。這一件事漸漸塵埃落定以後,接著《文訊》月刊披露了朱介凡先生,同樣在十月一日辭世,享壽一百歲。

朱介凡先生默默走了,兒童文學圈似乎沒有人發覺、也沒有引起什麼反應。一個百歲人瑞、一個古典兒歌的蒐集與研究的行家,就這樣隨風而逝,真是令人唏噓。古典兒歌的蒐集與研究,不僅從此失去一大家,恐怕也將成為絕響。

約在一九八○年,由於筆者著手編輯一套古典兒歌選集,部分作品需要引用朱介凡先生的大作《中國兒歌》。幾經商量以後,得到純文學出版社林海音先生的協助,才有機會認識朱介凡先生。

經過事先約定,我準時到朱先生府上拜訪他;他不但首肯,更寫了一篇序文相贈。一個行家、一個學徒,就這樣有了連結。

依稀記得朱家擺設樸實,牆上掛著張佛千先生贈的對聯。朱介凡先生當時約七十歲,身材瘦高、思緒敏銳、行動敏捷、鶴髮童顏、待人和氣。雖然是初相識,他不棄我的淺薄,還是客氣相待。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朱介凡先生。

後來,兒歌選順利出版了,我把新書送到他府上表示感謝。他說了一些鼓勵的話,我就離開了。

這也是我最後一次看到朱介凡先生。

從此以後,我的重心放在兒歌創作。但是,他編著的《中國兒歌》,依然是很好的參考書,我從中得到許多啟發。

善意的擴大

時間過得飛快,林海音先生的純文學出版社,因故忍痛結束營業。她結束營業的身影非常漂亮,足稱典範。原來,林先生不但把版權全部歸還給作者,還將庫存的書全都贈送給原作者。如此大器,真是鳳毛麟角;所以,大家見到她必尊稱一聲「林先生」,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故事,好像就到此為止了;其實,還沒有。

有一天,兒童文學學會收到朱介凡先生贈送的十本《中國兒歌》。原來,朱介凡先生擴大了林海音先生的善意,他把《中國兒歌》,又轉贈給各公益團體。

林海音先生的善意,像蝴蝶效應,漣漪般的擴散了。

朱介凡先生的善意,也像蝴蝶效應,漣漪般的擴散了。

我是到學會洽公的時候,看到這些贈書的。於是,就商得會務人員的同意,購得了其中的大部分。因為,我有預感這本書很可能會成為絕響。我並不是要囤積居奇、待價而沽,而是想把它送給需要的人。

果然,有一回,一位大陸知名的兒童文學教授,到台灣來參訪。由於,大家是舊識;所以,我以簡餐相迎遠來的同好。相談中,他說在台北的書局翻找了幾天,都沒有找到《中國兒歌》。我聽了微微一笑,說:

「我有這本書,我送你一本。」

他聽了,既驚訝又高興。幾天以後,他帶著這本絕版書回大陸。這些原來流傳在大陸的兒歌,又回到發源地了。

後來,我見賢思齊。希望林海音和朱介凡先生的善意,能像蝴蝶效應,像漣漪般繼續擴散。原來的幾本書,只留下一本,其餘的全都送給需要的同好了。

故事,好像就到此為止了;其實,還沒有。

暗中的援手

後來,偶然在電視頻道上,看到一位文壇大家,談到自己曾被關進某單位監牢時,由於得到朱介凡先生暗中周全,才沒有進一步吃苦頭。其實,他和朱先生根本是不認識的。

故事,好像就到此為止了;其實,還沒有。

後來,偶然聽到客籍朋友談起,某客籍文學家,也是由於朱介凡先生暗中周全,才能夠免於一場磨難。其實,他和朱先生根本是不認識的。

由這兩個例子看來,這很可能不是個案,而是通例了。朱介凡先生任職的時候,他的心裡應該有一張「辛得勒的名單」。有多人不知道,自己被一個陌生人,暗中出手搭救了。至於,他幫助過多少人,雖然已經不可考了,但卻是人間少見的。朱介凡先生在職位上,不利用「主場優勢」,不下黑手;而是暗中幫助陌生人,是非常了不起的。尤其是,在當時的氛圍下。

雖然,筆者和朱介凡先生的來往極少;但是,卻始終記得他的身影。所以,在他辭世周年,冒昧寫下他的事蹟,讓讀者來認識。

一○○年十月一日,是古典兒歌難以彌補的日子。

一年很快的過去了,但願──

一○○年十月一日,我們還記得這些事。

朱介凡先生,辭世了。

《中國兒歌》,絕響了。

一個世代,也過去了。
  相關新聞
【異城的奮鬥】毀滅與重生的距離  
【日常速寫】視力保健  
【11-12月主題徵文──當風吹過的時候】情牽記事本  
【11-12月主題徵文──當風吹過的時候】  
【茶票詩畫】絲綢之路的茶香  
【觀我望己】疊砌書世界  
【世界行旅】沙漠之夜  
【人間風景】女為己悅而容  
【詩】時間的變態  
【台灣小事】颱風假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