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家庭
  【婦援二三事】 莫忘慰安婦阿嬤
  2011/11/16 | 作者:康淑華 | 點閱次數:145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康淑華(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

這一陣子,長期與慰安婦阿嬤相處的婦援會員工倍感難過,因為我們在八月時,一下子就失去了兩位阿嬤:滿妹阿嬤及大桃阿嬤。

滿妹阿嬤其實從年初就因跌倒而臥床,七月初因為肺部不舒服並導致休克而送往加護病房。起初,連醫護人員都認為阿嬤應該無法支撐太久,但阿嬤在加護病房待了一個月。這一個月,病情時好時壞,阿嬤不能言語,但她可以認得人,用她的眼睛及點頭示意。

那一天,接到滿妹阿嬤家人告知阿嬤病情危急,我們到加護病房去探視。先前去探視過的同事告訴我,阿嬤已意識不清,無法再如之前可以認人及回應。病床上的阿嬤,在經過一個月與病魔的搏鬥後顯得疲累,整個身體嚴重水腫,已讓我無法辨識出阿嬤原來的模樣。

我握著阿嬤的手,一旁的友人也為阿嬤禱告祝福,但阿嬤的眼睛始終閉著,我無法確定她是否有聽到我們的話。我告訴阿嬤,我代表基金會來看她,也知道阿嬤一定放心不下她所掛念的孫子小胖,阿嬤突然眼睛微微張開,身體動了一下,「阿嬤有聽到!」我忍不住喊出來,我繼續告訴阿嬤,基金會將會繼續關心她的孫子,請阿嬤放心,一直握住阿嬤手的我,突然感受到阿嬤的手回握了我一下,我除了難過,也體認到阿嬤對於我們基金會的信任,因為小胖一直是阿嬤最大的掛念。

九月初,我與大桃阿嬤的孫媳婦小蓓在高雄見面。大桃阿嬤剛過世,而長期陪伴阿嬤的長孫阿明也在七月因為摩托車事故而身亡,小蓓一下子失去兩位家人,心情的衝擊很大。這晚,其實是我第一次與小蓓見面,我以執行長的身分,代表基金會對她的關懷。當時,樸實的小蓓在我面前突然放鬆的哭了起來,她表示這一陣子一直告訴自己要忍住這些情緒,但前兩天在電視上看到新聞播報大桃阿嬤過世的新聞,剛好在畫面中看到已逝的先生,一時心情決堤……。阿明生前陪伴大桃阿嬤參加對日抗議的相關活動,與婦援會工作人員熟識;他也曾經陪伴阿嬤去日本訴訟,許多關心台灣阿嬤的日本友人也都認識阿明。大桃及阿明的逝去,讓我們台日兩邊的友人都非常不捨。

對於婦援會而言,慰安婦阿嬤不是我們服務的個案,而是我們婦援會的一分子,他們許多的家人也與我們熟悉,陪伴著阿嬤參與基金會的許多事務。

例如:雷春芳阿嬤的女兒秀珠,在春芳阿嬤過世後,仍擔任幾位原住民慰安婦阿嬤的義工,擔任她們與基金會之間的翻譯,陪伴她們參與基金會的活動。一些阿嬤的家人也會陪著阿嬤來參與我們的工作坊及旅遊,因而認識了其他阿嬤。因為家人對於阿嬤的支持,讓阿嬤更有力量參與婦援會的活動,也讓家人更加了解阿嬤的需要。阿嬤一一凋零,但日本仍遲遲沒有回應,這個運動發展至今,該是我們年輕人及阿嬤的家人接棒的時候了!
  相關新聞
【養生保健】 與飛天蚊和平共處  
【家事達人】收納是每天的功課  
【伴你到老】做母親的依靠  
【生活快門】創意鴨賞  
【悅讀人生】有福報的媽媽  
【家長難為】 送禮給老師的副作用  
【回首成長路】補習甘苦談  
【網路聊天室】互助社會樂無窮  
【告別青春】我的金庸年代  
【幸福路上】祝福與期盼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