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Hello People
  Herstory 55 葛萊美獎常勝軍 凱斯素顏出擊 回歸真我
  2017/8/12 | 作者:楊慧莉 | 點閱次數:26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楊慧莉

演藝界的女星個個耀眼奪目,美麗非凡,但卸了妝的她們可能頓失光彩,甚至判若兩人,讓人完全認不出來。因此,多數女星在鎂光燈前都會重妝登場,完全不敢以真實面貌示人。去年,美國流行樂歌手凱斯卻大膽的以素顏出席MTV音樂錄影帶年度頒獎典禮,惹來非議。但凱斯的素顏之舉絕非偶一為之,背後有著令人動容的女性自覺意識。

生涯發展
苦幹實練 奠定樂壇地位


艾莉西亞.凱斯(Alicia Keys, 1981-)出生於美國紐約市曼哈頓島西岸的西中城。母親擁有蘇格蘭、愛爾蘭和義大利血統,為律師助理,兼職演戲;父親有非裔血統,為空服員。

音樂發展拜母賜

凱斯的音樂生涯要拜母親之賜。兩歲時,父母離異,由母親獨力撫養長大。童年時期,母親送她去學習音樂和舞蹈。四歲時,她曾參與《天才老爹》的演出;七歲時,她學習彈奏貝多芬、莫札特等音樂家的古典名曲;十二歲,進入紐約公立專業表演藝術學校,學唱詩;十四歲開始寫歌。

之後,她就讀哥倫比亞大學。因已與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簽訂唱片協議,她曾努力兼顧學業和歌唱事業,不過最後仍輟學正式踏上音樂生涯。

出道後,她被公認為舉世最好的歌手之一,不過,這都要拜她母親的嚴教之賜。

凱斯回憶成長期鄰家孩子都在外頭玩瘋了,自己卻有做不完的家事和音樂練習要完成。這對她而言,有些痛苦,因為她很容易分心。

「對於彈奏,我既熱愛又痛恨。」凱斯坦承,「我當時覺得『我幹嘛這麼辛苦?』總覺得一切自然會水到渠成吧,但母親就會說:『艾莉西亞,妳有時得非常努力,凡事都不容易喔!』」

在多年努力後,凱斯終於成為訓練有素的鋼琴手和擁有三個八度音域的創作型歌手;不僅如此,她還能結合靈魂、嘻哈、爵士、流行等各種音樂類型到她的創作裡,以一個紐約在地人具體呈現多樣的音樂風景。

多才多藝展實力

二○○一年,凱斯發行首張專輯《極微之歌》(Songs in A Minor),一推出即雄踞美國告示牌專輯榜榜首,裡頭多首單曲在單曲榜上亦有亮眼成績。此專輯全球總銷售量一千兩百萬張,不僅獲得美國唱片工業協會頒發的六張白金認證,還在隔年的葛萊美頒獎典禮上大放異彩,為凱斯贏得了五座獎項,包括年度歌曲、最佳節奏藍調歌曲、最佳節奏藍調女歌手、最佳新人和最佳節奏藍調專輯。

之後,凱斯除了近作隔了四年才發行,平均每隔兩年推出一張專輯,且成績皆亮眼。

二○○九年,凱斯與音樂才子傑斯(Jay-Z,碧昂絲夫婿)合作的單曲〈帝國之心〉(Empire State of Mind)再度在告示牌百強單曲上奪冠,成為凱斯第四首冠軍單曲。這首頌揚紐約市開放自由之風的歌曲,充分展現凱斯高亢的音域,好聽的曲風配上紐約日夜美麗的街景,堪稱紐約市的最佳代言歌。

自出道至今,凱斯的唱片總銷售量已達三千萬,並獲得了十五次葛萊美獎的肯定,超過愛黛兒和泰勒絲的十次,成果斐然。除了「唱」「作」「彈」俱佳,凱斯也多次客串演出電影,並擔任唱片製作人和寫書,堪稱才華洋溢的全方位藝人。

素顏運動
脫掉面具 美麗由內而發


去年八月,凱斯出席MTV音樂錄影帶年度頒獎典禮時,因脂粉不施而驚動全場。大膽之舉引來非議,網路留言多半是看不慣明星素顏的酸言酸語。不過,凱斯的創新之舉絕非心血來潮,而是多年來的自省抉擇。

不想再當變色龍

早在去年五月,凱斯即在「蘭妮」網(Lenny)發表一篇專文,裡頭提及世人目光如何影響她對美麗和完美的感知。她記得自己剛出道時即引來這樣的評論:「哇,她看起來很難相處,感覺很陽剛,可能是女同志喔。她應該表現得更女性化一點!」但事實卻是,她當時不過是以典型紐約人的裝扮示人罷了。

對當時的凱斯而言,此娛樂界的批評非同小可。漸漸地,她發現業界的壓力把她變成了一隻不斷變換樣貌以迎合大眾口味的「變色龍」,讓她常常陷入焦慮,擔心哪天不化妝出門萬一被人撞見要合拍然後刊登上網,該如何是好?

這些不安而膚淺的想法真真切切的常閃過她腦海,歸根究柢,其實是她太在乎人們對她的看法。

這些潛意識的不安醞釀多時後,終於發展成一種「反世俗美麗標準」的女性自覺,也成為她新專輯的創作資糧。

在創作新專輯前,她寫下了自己有多厭倦很多女人都被洗腦要骨瘦如材、要很性感或是需楚楚動人、完美無瑕。

一張照片的轉化

此自覺讓凱斯突然意識到不安之感已深化到她的音樂裡,讓她寫了許多帶有隱喻的歌曲,如〈當女孩不能做自己時〉,這首歌裡有段歌詞寫著:「誰說我得遮遮掩掩,也許(Maybe)這些媚比琳化妝品(Maybelline)已經掩蓋了我的自尊。」

她在「蘭妮」網的專文裡表示,用「媚比琳」的字眼並無意冒犯此品牌,純粹只是為了配合文意,呈現某種諧趣罷了。「但事實卻是,我還真覺得自己長得不夠有看頭。」她說出化妝背後的真實感受。

後來,在一個機緣下,種種負面感受轉化為正面訊息。當時,她剛從健身房走出,要去攝影棚為新專輯拍照。她到達現場時,攝影師庫達琪(Paola Kudacki)表示要馬上進行拍攝,不待她換裝,即以她當時的素顏樣貌映襯專輯的原創性。儘管一開始,凱斯有些猶豫,不過最後還是聽從攝影師的建議,「輕」妝上場。

拍完後,凱斯對結果滿意極了,覺得照片中的她看起來無拘無束,不僅美麗,而且充滿力量,因為照片完全呈顯她決定聆聽自己、做回自己的初衷。

庫達琪所拍攝的其中一張照片後來變成新專輯《這裡》(Here)單曲〈共通性〉(In Common)的封面圖。

從外而內做自己

之後,凱斯決心以素顏之舉革新自己,啟動全「心」的自己。在「蘭妮」網的專文裡她寫道:「我再也不要掩飾自己的一切了,包括我的臉、我的心、我的靈、我的夢想、我的奮鬥、我的情緒成長。」

幾個月後,凱斯說到做到──在MTV音樂錄影帶年度頒獎盛會上素顏登場。會後,她上美國《今日》秀表示,「在頒獎現場感到很自主、很自在。我們給與自己太多的限制了……其實,我這樣做是為了展現我們獨特的自我。要是我們都能相互擁抱真實的自我,該有多好!」

當然,在濃妝豔抹幾乎已成為演藝界女星們的統一樣貌後,凱斯的不化妝決定必招致批評,甚至讓受冒犯的人士解讀為她在「反化妝」。

對此,凱斯提出辯解:「我選擇不化妝,並不代表我反對化妝。」對她而言,「重點是每個人都該舒服的做自己。」

蛻變之旅
熱心公益活動 不遺餘力

出道至今,凱斯的形象益漸「清新」,創作也愈發純熟。新專輯《這裡》真實呈現她身為紐約人的所知所感。她認為自己之所以能用音樂大膽裸露自己的情感,要歸功於已故藝人王子(Prince)的影響。在她音樂生涯中,多次與王子交流。她從王子身上學到的是「藝術至上」。相較於多數人總是跟著潮流,王子從來都不想迎合潮流,讓自己變成跟別人一樣。

新專輯回歸真我

凱斯坦言,有很長一段時間,她總是尋求別人的認同,不允許自己示弱,但在新專輯裡她回歸真我,所探討的主題從種族主義到環境,甚至不忘檢視自己所犯的過錯;一言以蔽之,即她「厭煩了女人被對待的方式,厭煩了自己總想息事寧人、厭煩社會將每個人都制式化的舉措」。

在近期為新專輯所安排的幾場小型演唱會中,凱斯皆以素顏登場。不僅如此,她的音樂會上,她個人和樂迷們都手機離身,完全沉浸在一場宛如宗教性的音樂淨化之旅中。

用公眾形象發聲

除了音樂生涯的轉折,凱斯個人生命也歷經結婚懷孕生子的過程。儘管有種種改變,唯一不變的是,多年來她總是善用自己的公眾形象,發起或支持各種公益活動,如發起「有我們在」運動(We Are Here Movement)以支持所有對川普時代來臨深感不安的有色族群;曾演唱作品〈超級女人〉(Superwoman)獻給主張警界重組和防範槍枝暴力的公益組織「行動之母」(Mothers of the Movement)。她表示,「作為藝人,我希望能持續為自己所在乎的事情發聲;作為活動家,我會繼續為公義奔走。」

醉翁之意不在酒

而今,這位活得愈來愈真的女歌手多半素顏登場,因為她發現人只要多聆聽內在聲音,就會展現由內而發的自信美。對她而言,那才是真正的美麗。她期許自己的孩子未來也能活出「仁慈、真誠、忠於本色」的價值。

凱斯的素顏之舉是否能蔚為風潮,目前尚在未定之數。不過,醉翁之意不在酒;選擇不化妝,只是她拿回美麗自主權的第一步。

由於她的坦蕩率真已感動許多人,今年,凱斯繼二○○五年之後再度成為《時代》雜誌百大影響人物之一。
  相關新聞
改革先鋒84 赫琳哲用建築打造天人合一之境  
演藝人生10 紅髮 艾德步步為營 登巔峰  
改革先鋒83 心理學者史密斯:找到意義更甚追尋幸福  
改革先鋒82 羅斯高德 用仿生藝術打造環保美麗的新未來  
藝文人生25 盛班喬排除萬難 努力活出藝術天賦  
改革先鋒81 心理學家平克:長壽村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燭光身影29 全球最有行動號召力的主唱:波諾  
改革先鋒80 作家艾胥頓:當社會不再年齡歧視時……  
英雄出少年9 曼德斯線上六秒功 火紅躍登全球演唱台  
Herstory 55 葛萊美獎常勝軍 凱斯素顏出擊 回歸真我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