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人生風景】天哪,有蛇!
  2014/9/5 | 作者:文/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主任、林語堂故居執行長) | 點閱次數:149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主任、林語堂故居執行長)

我屬蛇,但我最怕蛇!

我作惡夢,最常夢到的情節就是身邊出現了蛇。夢到蛇時我幾乎都會尖叫,淒厲之聲總能立即驚醒枕邊人,在她輕拍安撫後,我才意識到那是夢,然後抱著驚魂未定的心,迷迷糊糊地繼續入睡。

小時候家住雲林虎尾,鄉下的房子是獨門獨棟的平房,四周幾乎都是農田。有回半夜我睡得正熟,家裡的土狗卻叫個不停,爸爸起身外出查看,驚見柴房裡有一條雨傘節。

那時我們有一把阿公留下來的霰彈槍,爸爸一進屋就去拿槍裝子彈,再往屋外走去。我害怕地縮在床上,在一陣狗吠槍響的混亂之後,爸爸回來說,蛇已經死了,我才得以繼續安然入睡。

天亮後我一睜眼,就迫不及待地想看蛇在哪裡。爸爸帶我到後院,我既好奇又害怕,遠遠地就看到了一個透明的大塑膠袋。我沒膽靠得太近,只記得袋裡有一層白霧霧的濕氣,裝的隱約就是那條黑白相間的雨傘節。

小學的自然課本有一課介紹台灣的毒蛇,還附上許多毒蛇的彩色照片,讓人看了覺得噁心恐怖。那時我喜歡捉弄妹妹,常把自然課本翻到那一頁,強迫她去看雨傘節、眼鏡蛇、青竹絲、百步蛇、龜殼花之類的照片,她每次都被我逗得尖叫掉淚。我現在作蛇的惡夢,八成是兒時調皮搗蛋的現世報。

時光飛逝,我都已年近半百,除了四十年前看到一條包在塑膠袋裡的死蛇之外,還沒有親眼見過活生生的蛇。想不到六月初的梅雨季,我竟與兩條青蛇在外雙溪狹路相逢!

那天又濕又悶,中午過後不久,便下起了滂沱大雨。後來雨勢稍歇,我離開東吳大學的研究室,準備開車去林語堂故居開會。

我沿著樓前灌木夾道的小徑走,走到一半,餘光瞄到灌木叢下似乎有動靜,停下腳步回頭一看,居然是蛇,綠色的蛇,把我嚇出一身冷汗!

我雖然驚慌害怕,但還是力圖鎮定拍照存證,然後馬上衝回研究室打電話,以顫抖的聲音給校安中心回報,請他們即刻派人過來處理。我在小徑的入口處守著,以免其他人誤入險境。

三、五分鐘後,保全大哥就騎著摩托車現身了。他手中拿著長長的捕蛇夾,問我蛇在哪裡,我驚魂未定,遠遠指著小徑的中間。他走過去一看,發現蛇還在,還嘖嘖稱奇地說,是交纏的兩條蛇。才一會兒功夫,這兩條蛇就被夾了起來,在空中伸縮扭動,讓我想起了希臘神話的蛇髮女妖美杜莎(Medusa)。

我怕蛇,學校位於山坡地,據說偶爾就會有蛇出沒,校園各處都有告示要大家提防,可是我到校十五年從沒見過,那天卻給我上了一堂震撼教育課。我暗自決定,以後再也不走那條小徑了,可是隔天,我竟習慣性地又走了進去,發現時已經太晚,無法回頭,只能硬著頭皮往下走。

我緊繃神經,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生怕草叢裡竄出了蛇,滑過我的腳背,更怕大樹上掉下了蛇,圍了我脖子掛在我的肩膀。我愈想愈緊張,好不容易才走出小徑,成功脫困。

小時候種下的因,如今我已嘗到了果。佛家講的「因果報應」,以另一種形式展現在我面前,提醒著我呀!

  相關新聞
【趣味測驗】貓咪張嘴無喵聲  
【禪門語彙】凡情路  
【傻畫傻話】問花笑誰 夜未眠  
【繽紛人間──林宗賢個展】追尋.九荷瓶  
【我的青春我的歌】 青春歌最終章  
【春秋雜論】儒詐  
【風尚力】 Keith Richards基思.理查茲  
【熟能生巧】 神箭手與賣油翁  
【呂豐雅.麥翠影雙個展】 回春.黃番茄  
【豐子愷.護生畫集】 獸相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