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第1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報導文學第三名--純真年代 選刊.上 林彥廷醫師事件始末
  2011/12/21 | 作者:吳妮民 | 點閱次數:2073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假如,假如有人在四月二十七日那天的早上,七點,走出成大醫院的醫護大樓宿舍,他會發現這個早晨氣候微涼,日光淡薄,四周靜謐一如以往。他不會知道,這棟大樓裡剛剛發生的最動魄、最紛亂的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廖達俊醫師



二○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清晨。

微藍天光透窗,照入成大醫院宿舍大樓十樓某室。

六點,手機鬧鐘響起,刺耳電子鈴聲催逼,一陣又一陣。

那並不是他的手機——躺在宿舍床上的廖達俊醫師(化名),此刻仍在睡夢中。平時,好眠的他很少被室友的手機吵醒。這個月,在老人科實習的達俊,鬧鐘總設定在七點,而他的室友林彥廷醫師,為要起早至心臟血管科巡視病人,鬧鐘往前挪移一小時,調在六點。翻了幾個身,隱約中,鈴聲愈來愈大,終究讓達俊起身下床,走向房間對側,林彥廷醫師的床鋪。惺忪的達俊注意到彥廷不在床上,而他的手機兀自響著。達俊用半醒半寐的模糊意識,撳熄鬧鐘設定,彼時,約莫是六點十幾分。

回到床上的達俊再瞇眼睡了一陣。然後,他再也睡不著。事後他回想起,那間隔大概有五分鐘左右。

起床的達俊先開了電腦,續寫昨晚未完的信。他回憶著,「我看見,彥廷的識別證和昨夜吃剩的便當還丟在桌上。」平日此時的彥廷早出門上班,垃圾也該被帶出丟棄。他想,這有點怪,但他沒再思索下去。信寫了片刻,達俊走向浴室,推了推門。門是卡住的。昨晚,這道門鎖的拴式卡榫就有些失靈了。

不急。達俊回到桌前,接著再使用了一陣電腦。沒多久,想上廁所的意念再度襲來,達俊復又起身,將浴室的門硬拉了拉,這時他才發現,門真的是上鎖的。

砰!

達俊朝門重拍了一下,沒有人回應,察覺事情略有蹊蹺的他接著推了門——這一下,將塑膠製的門板向後推開一道與牆面間隔的小縫。

門後有人。

達俊的視線從小縫中隱約可見,他的室友,林彥廷醫師坐在馬桶上,臉面向下,頭部及上身栽倒於馬桶及牆面間的地板上。達俊甚至還瞥見他身上的衣服花樣,他認得出,那是他們的班服T恤。

「彥廷,彥廷!」達俊驚惶地大聲叫喚,拍門,慌亂中,鎖上的門無論如何都拉不開,達俊隨即奔出房門,搭電梯,從十樓往一樓去找宿舍警衛幫忙。

雖然不清楚狀況,但事態顯然已不妙。警衛一人隨達俊回到房裡,開始輪流撞門,同時另一人打電話至消防隊求援。撞了一陣,塑膠門板終被撞裂,從洞口看去,林彥廷醫師褪去褲子,上半身癱倒在地。

達俊與警衛趕緊合力將彥廷翻過身抬出,達俊回憶當時景況:「翻過來後,我一看就想,『慘了,』他的臉已經腫起,不是我平常認得的樣子了。」此時,彥廷的口鼻開始冒出大量粉紅色的泡沫——那是肺部水腫的象徵。警衛幫忙彥廷把褲子穿上,達俊則開始替彥廷壓胸。他們過大的聲響,在那個安靜的早晨,驚動了同一條走廊上的李姓外科醫師,李醫師衝入,拿過衛生紙替彥廷擦去口鼻不斷湧出的分泌物,以手清空氣道,開始對嘴呼吸;而達俊只記得此刻他一邊哭喊著彥廷的名字,一邊拚命地、一下又一下地壓胸。他不記得這些經過了多久。在那樣混亂的場景中,他已經喪失了對時間的一切概念。

李醫師在空隙中打電話給在宿舍對面的醫院急診室,急診的擔架在十分鐘之內就抵達了宿舍。

急診人員火速將林彥廷醫師送上擔架,以電梯運載下樓。救護車停在門口,擔架上車,車離,迅即駛向僅一街之隔的急診室。

假如,假如有人在四月二十七日那天的早上,七點,走出成大醫院的醫護大樓宿舍,他會發現這個早晨氣候微涼,日光淡薄,四周靜謐一如以往。路上,車行稀疏徐緩,分隔島上,清潔婦正沙沙地掃集落葉。

他不會知道,這棟大樓裡剛剛發生的最動魄、最紛亂的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朱律敏醫師



朱律敏醫師是麻醉科第三年住院醫師。四月二十六日晚,她值班。四月二十七日早上六點四十分左右,朱醫師仍在睡夢中,被總機打來的電話喚醒,是內科急診請求插管的緊急通知。

「我走進內科急診區時,就發現有人正在CPR(執行心肺復甦術)。黃醫師在挑管,她說,『看不到!插不進去!』我便接過手來,把管子插了進去。他的確是比較困難的插管病例,所以是在盲目的狀況下,把管子給放進去的。」

朱律敏醫師回憶。急救過程繼續,朱醫師退到一旁,此時,才有人告訴她,剛才她執行插管的這位病人,是學弟林彥廷。

「不會吧?不可能啊。」朱律敏呆立。因為林彥廷曾在去年八月到麻醉科實習,彼時,開朗的彥廷雖是高醫來的外校實習生,卻憑著親和有禮的態度,很快地打入成醫的環境,和每位住院醫師都熟稔;離開每一個輪訓科時,他還拿起相機,與這些學長姐們合照留念,並與他們在臉書上互動往來。

剛剛插管時,那張浮腫的臉,她並沒有意會到是他。

動作持續一陣後,值內科急診的徐醫師當機立斷,決定迅速把彥廷轉到樓上加護病房,繼續急救。急診護理人員反應極快,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馬上把生命癥象監視器放到床上,有人跳上床去,不住按壓,維持壓胸的節奏。載著彥廷的病床離開急診,朝電梯移動,轉往加護病房。

朱律敏醫師安靜地走回麻醉科。途中,她遇見麻醉科總醫師林醫師,她說,「你不會相信我剛才插了誰的管子。」「怎麼說?」「是林彥廷。」朱律敏醫師的手機此刻響起。是心臟血管外科。「我們現在要接上葉克膜!」胡醫師在電話那頭說,於是一干麻醉科醫師立時朝加護病房跑去。接踵而至、聞言震驚的麻醉科陳醫師也加入陣容,前幾天,她才正要找這位學弟,一起敘舊吃飯。

加護病房的第九床,林彥廷正躺在上面,CPR持續接力著。四周圍繞著不同科別的醫師,而他們都是彥廷之前輪訓認識的學長姐或老師——心臟內科的張醫師著手幫彥廷置入頸部的靜脈中央導管,麻醉科主治方醫師替彥廷把手部的動脈針打上,而心臟血管外科的胡醫師正在彥廷的下肢接葉克膜。在葉克膜機器裡,血還未凝止,可以流動,然而,動脈的波形卻一片平直,沒有脈搏。

下了值班的朱律敏醫師待在現場,她看見,醫院的主管階級聚集在加護病房中,彥廷的成大同學群集在加護病房外。

「後來,彥廷的父親來了,由醫務秘書陪著,進到病房中看彥廷。也許是以為彥廷還有希望,他看起來表情很平靜。」朱律敏醫師如此回憶當時看見的情景。

彼刻,彥廷已被換上乾淨的病人服,周遭紛亂的器械也被清理過,他躺在那裡,機器規律而有節奏的鳴聲兀自響著。

四月二十七日上午約十時許,林彥廷醫師在加護病房中,被宣告急救無效。(待續)



  相關新聞
【斗室有光】 我的這段情  
【詩】 過客  
【人間遊行】 好吃不過茶泡飯  
【小品人間】 人在圖畫裡  
【世紀伴侶】 沙賈汗一世與姬蔓.芭奴  
優美的 3 分球  
【夏末情事】唧唧  
阿里山櫻花之旅  
【詩】巨木群步道  
【7~8月主題徵文-畢業典禮】火紅的祝福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