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三好四給】星雲大師的一筆字
  2010/10/6 | 作者:張洪 | 點閱次數:285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從側面走上前台,星雲大師笑吟吟地對著台下合掌,他說:「我的字不好看,人老了也不好看,那麼給人看什麼呢?看我的心,心看不到,但我的字是用心寫的。」

前不久,星雲大師的「一筆字書法展」在中國美術館拉開帷幕,「為一位高僧,尤其為一位台灣的高僧專門舉辦書法展,這在中國美術館的歷史上是第一次。」曾任國家宗教局局長的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副院長葉小文說。

八十多歲的星雲大師著玄黃色僧袍,繞展室一周要靠輪椅,「坐」在自己的墨跡前,對著叢林般的媒體鏡頭,他的面容是淡定的微笑,不見一絲「前心後念」。

「一筆字」大多是四字法語,如〈從善如流〉、〈雲水三千〉、〈無住生心〉等。罹患糖尿病四十餘年,星雲大師視網膜剝離,幾乎看不見;平時寫字,雙手更是不聽使喚,只要中途停頓,就難以為繼。

佛光緣美術館總館館長如常法師說,師父每次書寫,弟子在側,有人磨墨,有人壓紙,且須有人先將手掌「放」在紙上,讓師父知道「下筆」處。看不清,只能先算好字與字之間的距離,一揮而就。

說起「一筆字」的因緣,星雲大師稱是「拜疾病所賜」。

一生與病為友,五十多年前,因倡導影印《大藏經》,星雲大師的腿被壓壞,醫生說恐有鋸斷之虞。他當時想:失去雙腳,正好可以專心寫作。後來,心臟出了問題,他也想,正好體會「人命在呼吸間」的可貴。

四十多年前,星雲大師罹患了糖尿病,近年來,大師的眼睛受糖尿病的影響,眼底完全鈣化,不再有醫好的可能。

眼睛看不清,不能看書,也不能看報,那做什麼事好呢?

想到一些讀者經常要他簽名,有些朋友、團體也要替他們簽署、寫字,星雲大師心想,「那就寫字吧!」

星雲大師有一幅字,叫〈三好四給〉,「三好」是「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四給」則是「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這幅字使葉小文回憶起他同星雲大師的弟子、國民黨前主席吳伯雄之間的一段交往。有一年,兩人在台灣會面,吳伯雄請葉小文坐上座,自己則謙身一側。並說,因為你是我老師(即星雲大師)的朋友,我是他的弟子。葉小文說,他感到很慚愧。卻因為星雲大師的關係,同吳伯雄成了至交。

那一年,吳伯雄給葉小文講了兩件事。

其一是,星雲大師給吳伯雄寫了幾幅字,掛在家裡,非常受用。發生口角時,太太會說,「看看,師父不是讓我們『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嗎?」於是兩人相視一笑,口角戛然而止,「這個很靈的。」葉小文笑說,「現在國共也是相視一笑不吵架了。」

另外一件事,葉小文透露,是當年吳伯雄和宋楚瑜競選台灣省長,兩人勢均力敵,相持不下,都很苦惱。星雲大師要吳伯雄退後一步,並說,退一步海闊天空。結果那年,宋楚瑜當選。隨後,因為政治原因,國民黨有一段時間黨主席空位,星雲大師則勸吳伯雄,現在國民黨有難,你應該上前一步。吳伯雄遂走馬上任,接手國民黨,並同馬英九合作,兩岸實現了握手。

「其實小至家庭的和諧,大至社會的和諧,師父說的『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都很管用。」葉小文說。大家來看一位台灣高僧的書法展,當然不僅僅是來看書法,而是情不自禁地要存一份慈悲喜捨得好心,說幾句與人為善的好話,做幾件增進和諧的好事。

———本文原刊於二○一○年七月十一日《新民晚報》B5版(都市專欄)。
  相關新聞
格子與檯子 不過夜哲學  
第四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 人間佛教散文(不分名次)茹素之家 上  
浮世畫框 野薑花與藍鵲  
城市周記 三鷹車站隨想  
徵獎訊息  
旅行者,我能給你什麼?  
文壇行走 閱讀琦君的永恆溫柔  
浮世畫框  
城市周記 走,我們去看鯨魚  
惶惑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