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雙溪學衡】論文豈只標點乎?
  2010/5/13 | 作者:李明書 | 點閱次數:134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新式標點符號與斷句自小學教育即十分重視,唯恐詞不達意、文不表情,許多語句在不同的標點與斷句下,文意不只有別,尚且可能造成截然對立的解讀。

然而,大學程度以上猶不斷強調標點與斷句,若非輕視學生,則似自貶身價,學習的歷程自高等教育乃至於教師,實早已超越標點形式之桎梏,而邁入義理、哲思、意象的層次。

《論語‧述而》:「子不語怪力亂神」,豈有斷成「子不語怪,力亂神」?同書,〈雍也〉:「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又何曾讀為「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像這樣的文句,大概中學以下用心即不難辨識。

《老子》開首第一章有「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句,就算一般有「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以及「常無欲,以觀即妙;常有欲,以觀其徼」兩種斷句方式,並且造成義理詮釋之爭論,卻因此開啟多種解釋之可能。研讀經典之樂,也莫過於此。

義理的探討如果過於生硬,不妨來看看元代曲家馬致遠的著名佳句,〈天淨沙‧秋思〉:「古道、西風、瘦馬,斷腸人在天涯」,「斷腸人‧在天涯」的意境或許略遜於「斷腸‧人在‧天涯」,但又如何能抹滅初讀到「斷腸人」時所引起的驚嘆與愁思!

另外,若只強調標點,為什麼不重視正音?殊不知現代的音讀可造成的誤解也頗不小!「酒食(ㄕˊ)」‧「酒食(ㄙˋ)」不分,則不知是指飲食的動作或食物;「使(ㄕˇ)者」‧「使(ㄕˋ)者」不別,則不知是在指遣人或者是被遣的人;「奉養(ㄧㄤˇ)」‧「奉養(ㄧㄤˋ)」不明,則不知接受供養的是馬還是父母!牙牙學語時,究竟應該先教學子標點,還是先教其發音呢?

就此而論,哪裡有聽說高等教育還在以標點正誤為職志的?又或者講評論文徹頭徹尾探討如何改正標點。難道這是學有專精的錯置所導致?豈不聞佛曰:「依義不依語,依法不依人。」佛既容許在不違佛法深意之原則下,開啟崇高的解讀向度,一般人難道不應以此為榜樣?
  相關新聞
【時光走廊】 世界文明系列:德國(8-2)1919短暫的蘇維埃革命  
【趣味測驗】貓咪張嘴無喵聲  
【禪門語彙】凡情路  
【傻畫傻話】問花笑誰 夜未眠  
【繽紛人間──林宗賢個展】追尋.九荷瓶  
【我的青春我的歌】 青春歌最終章  
【春秋雜論】儒詐  
【風尚力】 Keith Richards基思.理查茲  
【熟能生巧】 神箭手與賣油翁  
【呂豐雅.麥翠影雙個展】 回春.黃番茄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