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上

文/石德華 |2020.06.30
2698觀看次
字級

文/石德華

1

可以寫成一篇反毒勵志文章。

但我更喜歡用「人」的角度去說這個故事:

人的相遇、人的處境、人的一念、人的選擇、人的侷限與可能。

2

通常,你在公開場合看見昭元,身邊必有愛妻麗梅。

昭元上台用的PPT,是麗梅幫他作的,昭元有點忘詞頓爹,她在台下提詞打PASS,昭元講到某些情節,她在台下淚眼婆娑,昭元所分享的故事,麗梅上台去做見證,往往更加相得益彰。

昭元與麗梅相戀三年,結婚七年,工作上、生活上,不管多惶恐,麗梅都定靜的對昭元說:「只要是對的事,我都無條件支持。」

當年每個人都說:「你怎麼敢嫁給一個吸過毒的人?」現在,人人誇羨他們夫妻的感情,受訪時,麗梅微笑說著當年:

「賭一次,我全部籌碼,都押一邊。」麗梅真有賭徒的決絕氣魄,全輸,全贏,下注,離手,這一局,是傾宇宙全力的孤注一擲。

「我沒賭錯。」她說。

扮演戒毒人支持系統的角色,是險中事,失望灰心來得快,真心彷若付流水,麗梅細膩聰明,她認為不能以常情思維看待特殊的人,那反而會推他們走回頭路。有一天,藥頭登門來找昭元……

三天後,昭元自己忍不住開口:

「為什麼不問我?」

「那,你會嗎?」

「不會。為了讓妳安心。」

「你要對得起你自己就好了,只是,也別忘了,你是有家庭的人。」

走回頭路實在太容易了,一點點鬆力、一點點軟弱、一點點小失意、一點點反正……一點點不知為什麼。都已戒毒八年多了,台南衛生局邀請昭元當反毒列車的介穩講師,昭元還是考慮再三才敢答應,這事,最剔透的是麗梅,她說:

「戒毒三年,是開始;五年,是考驗;十年以上,是造化。」

深知其中滋味,因應才能處處到位。麗梅自己是過來人。

姊夫在她家供毒、吸毒、聚毒,家中來來去去都是吸毒的人,高中時的她和三個姊姊全都淪陷,她戲稱自己娘家曾經是「毒窟」。有一天,她親見姊妹間,為乞討毒品的可悲可鄙的模樣,自尊感使她幡然覺醒,她在毒品唾手可得,二十四小時的吸毒環境裡,戒了毒。

所以她說,環境當然會影響,成敗決定性的關鍵,還是自己。

二○一九年佛光山慈悲基金會慈善座談聯誼會,麗梅和昭元受邀演講分享。他們站在大眾面前分享生命故事的第一步,來自佛光山黃重義督導的鼓勵。木訥的昭元問麗梅「好不好」,麗梅告訴昭元:

「你應該站出來,救一個人等於救一個家庭;救一個家庭,就是救很多人。」

現在,他們的演講一場接一場,從校園到監獄到軍中。而那天的慈善座談聯誼會,麗梅感念至今,直說因緣到了。她因不通佛學,答不全「佈教師」的筆試,但她將自己經歷的心得,全寫在考卷上,結果慈善院破格錄取她,在聯誼會上,依來法師親手頒給她「佈教師」的證書。後來聽師兄姐說,當天他們夫妻的分享,令依來法師很感動。

依來法師無聲示法,當有人很努力才站到「對」的一方,那麼,給他鼓勵、給他肯定,就是給他一分真誠溫暖的力量,撐持他不退不轉。

3

我問昭元,成立了個人工作室,在長照無障礙空間改造的工作中,看盡老病孤苦,這會不會就是他明白生命真相,分外珍惜眼前的原因?

他說,對生命的明白,比這更早,他曾親自送走自己的父親,和一路陪伴今已臥床,失智的岳父。

服刑前後十八年,來探監的父親,從五十歲的壯年人,到拄拐杖來、坐輪椅來、到中風臥榻終於不能來,這切身無法迴避的痛,逼得昭元認真照見一個念頭:「這就是我要的人生?」

佛光山佈教師高友男的話,也深植在昭元心中,高師兄對獄中的他們說「我管不了你們」,只是「很多事是可以選擇的,喝不喝水、吸不吸菸,都是選擇」,昭元說,他於是問自己:「我為什麼不選擇不吸毒?」

父親過世前那段日子,昭元來得及在家親自照顧;後來,重度失智的岳父,潰亂失序的腦中,只記得昭元,只聽昭元的話,聽到「昭元」這二個字才有反應,即便狀況百出,夏天裡戴安全帽穿好幾件外套趴趴亂走,迷茫中走去的常是往昭元家的小路。生命是這樣的,而他學會了,自己身上要背起家人。

出獄的他,曾一無所有,連吃飯都成問題,有一陣子,他們吃學校吃剩的營養午餐。而外面的誘惑從沒斷過,回頭路一直鋪在那兒,等他一個轉身而已。

「現在這麼難過,想過回頭嗎?」生活最難的時候,麗梅曾問。

昭元總是這樣說:

「今天已經這麼差了,回頭會比這更差。」。

「現在還有一口飯吃,回頭就什麼都沒有了。」

「堅持住,我們就能慢慢的好。」

昭元從事房屋修繕工程,不只辛苦,還有危險性,他是這麼看待的:

「我錯過太多,現在很累,是應該的。」

這世上,只有麗梅能替昭元打分數:

「我沒有看錯人。」

「大家都放棄的人,現在成了家庭的支柱。」

4

電影《無間道》令我印象深刻的二個畫面,一是天台上,一大半畫面是天空,最遠處是海,總有二個人在這兒見面談判,一正一邪,或二人都不正不邪,有時被丟下去的,是警官;另一個畫面是下墜的電梯,井繩把電梯往下送,那往深淵去的力道,顯得巨大剛強。

掙扎、煎熬、沉淪、顛倒夢想都是無間道,一念,向上,這麼難這麼難這麼難。

不時找昭元走回頭路的那些朋友,路上遇到昭元,都會由衷說聲:「恭喜。」

恭喜。他們恭喜昭元,做到自己想過千萬遍卻做不到的,走上正確的路。

5

我和麗梅訪談中,昭元工作完畢回來,替我們又是拿杯,又是倒飲料。

十年前在台中上班的麗梅,為了帶父親看病才回台南老家,名醫很難掛到號,星期一若沒掛到,她打算早早回去上班。沒料到掛號剛巧成功,看診完帶父親回家,她剛巧收到一封信。那是失聯了十八年的一位國中男同學,寄到她娘家給她的信。

信上留了電話,麗梅禮貌性回電:「找我幹嘛?」對方想來訪,她也官方語言一句:「好呀。」

昭元真的來了。白髮蒼蒼,老實的臉,領口磨破的白襯衫,「真像個老人」,麗梅笑著說。

那天昭元說:「我們去喝個咖啡吧。」

台南北安店85。C的咖啡摻魔法,他們喝下就一路走向白頭偕老。如今都五十歲了,昭元擔心麗梅會辛苦,他們決定不要生小孩。

我們共進晚餐,餐後他們開車送我回安平古堡的會館,他們就是世間一般的平凡夫妻,又比一般多些很細微的默契。世間一般的平凡夫妻是怎樣?世間這麼大,人生這麼長,就是有這麼一個人,讓你自然的站他身邊。而麗梅的自然,比別人還多些溫柔與勇敢。

古意的昭元對伶俐的麗梅說:「就算只剩一碗飯,我也留給你」,麗梅則對昭元說:「即便我什麼都忘記了,你也要把我的手牽好」,這種精緻偶像劇的揪心台詞,就出自眼前這一對,好似擰不出一點浪漫夢幻的平凡夫妻的口中。比一般世間夫妻,我想,昭元自然站在麗梅身邊,會比別人多很多,天塌了我頂得義無反顧。

車一直前行,往安平的這條路,不霓虹,不流麗,黑夜攏合,我想起傍晚我曾問他們下輩子重來一遍,最想做的事?沒遲疑,熟練篤定到私下大概說過一百遍,麗梅回答的時候,昭元溫柔看著發言人:

「我們希望下輩子,能早一點相遇。」

當時我點點頭,很主動的替他們追補了下一句,用我自以為是的理解,和輕睇到的,他們眼底的一抹什麼。

趁下車前,看著前座他們的背影,我再複誦了一遍:

「祝你們下輩子早一點相遇,兒,孫,滿,堂。」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