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人生行路】 交會的所在
  2019/9/19 | 作者:文/Maple Day | 點閱次數:76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Maple Day

南征度梅嶺的陸凱,想起遠在邊塞的好友──《後漢書》作者范曄,而寫下〈贈范曄:「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那時路途千里,怕是跑折幾匹驛馬也追不及花凋之速度;放在現代,快遞一支南方梅,穿越國界,將春天的馨香,遞抵他方,則非難事。

我沒仿效陸凱寄出春天,遠在亞美尼亞的維奧塔卻以一首首詩,與我在文字裡交會。

年方十二的她,喜歡讀詩,第一次摘錄她們詩人Avetik Sahakyan的詩作「我們不情願地出生,只能驚駭地活著,然後渴望死去」,令我驚訝且心疼她的早慧;但是,稍微熟知上個世紀初曾遭屠殺滅族的亞美尼亞歷史,也就不難理解她雖稚幼,卻與生俱來不安定的氣質。

維奧塔的家鄉不像台灣地震頻仍,卻也不像台灣的平和,有美麗的海洋圍繞;她的家國擁有地平線上一道道鎖鏈的亞美尼亞高原,以堅忍的自尊,倚立,雄心勃勃的列國環伺,戰爭,一觸即發。

我未曾想過會遇到一個喜歡讀詩,喜歡中華文化的孩子,為了她,我嘗試介紹女詞人李清照的〈聲聲慢〉,也試著直譯楊牧先生的〈從沙灘上回來〉:「暮色從沙灘上回來/夏天在石礁群中躲藏/在海洋中,夏天依然輕呼著/自己的名字。我不免思索/季節嬗遞的祕密,時間……」帶給喜歡夏天卻不曾看過海的維奧塔,充滿想像的海潮。

更因她勤於書寫,回信速度極快,激發我念茲在茲的都是如何讓她多了解我們的文化,拓展視野,甚至,留意日常的細微。

在寫信的過程,我拾起詩歌、穿梭古今,研究如何中譯英,只為了翻譯時更能信達雅。

我與她翻越一座座豐隆且神祕的文字山,踏入布滿中文、英文,以及亞美尼亞文的符號與密語,在真實生活之外,回溫上一世紀的筆友交流,古典而歡騰。

昨日、今夕與明朝,我們從大寒又走到了立秋,超越時空,交會的所在,這次我決定來說說大唐李白是如何讓白髮染了秋霜,正所謂「白髮三千丈,緣愁似箇長。不知明鏡裡,何處得秋霜。」
  相關新聞
【福聚海無量】 修道院變身 華麗佩納宮  
【分享時刻】 山間明月  
【詩】比太陽早到又怎樣  
【尖峰時光】 關於筆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婆婆的嫁妝  
【詩】 內獅站之後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祖母的衣櫃  
【時光重逢】 貓的校對  
【人生行路】 戰爭與我的距離  
【如是我思】 手心向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