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福聚海無量】 惠能頓悟 下下人有上上智
  2019/9/18 | 作者:文╱妙熙 | 點閱次數:443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妙熙

何期自性本自清淨,
何期自性本不生滅,
何期自性本無動搖,
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禪宗六祖惠能大師一生坎坷,三歲喪父,採樵賣柴,養活母親,家貧無法讀書,無疑是人生的失敗組。他卻突破困境,化苦難為助緣,最終開發自性,照破山河萬朵。

惠能大師俗姓盧,未出家前是一名樵夫,一日他擔柴到市場販售時,忽然聽到有客人在讀誦《金剛經》,經文讀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時,觸動心弦,好奇地問:「這是什麼經典?從什麼地方傳來?」

客人說:「這是《金剛經》,為湖北黃梅五祖弘忍所傳。」惠能因而興起求道念頭,然他卻進退為難,老母親將如何安奉?

幸運的是,旁座一位客人安道誠爽快地資助十兩銀子,讓惠能安心的踏上求道之路。

惠能獨行山中,披星戴月,餐風露宿,時多暴虎,他總是心無畏懼,經過三十多天,終於抵達黃梅。

一路風塵僕僕,可想而知,當惠能上堂求見五祖弘忍大師時,已骨瘦如柴,黑似漆人,有人以輕蔑口吻,叫他獦獠(意味蠻夷的鄉下人)。

弘忍大師問:「你是何方人?心中所求何事?」

惠能回答:「我是嶺南新州人,我只求成佛作祖,不求其他。」

弘忍大師問:「你是南方人,又是一個獦獠,怎能作佛?」

惠能回答:「人雖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獦獠與和尚不同,但佛性有何差別!」

弘忍大師心想,此人根器甚利,然眾目睽睽之下,怕引人嫉妒,同時考驗惠能道心,於是要他到碾米坊去,做最下等而辛苦的工作。

惠能因體重過輕,難以舂米,於是腰繫大石,加重體量,為道忘軀,毫無怨言。弘忍大師幾次暗地巡視,看見如此景象,心雖不忍,卻默語:「求道之人,當如是也。」

弘忍大師觀察傳法時機成熟,為表示公平,因此公開令全山寺眾作偈。當時大弟子神秀為七百弟子之首,學通內外典籍,幾乎全寺都默認他為六祖當然人選。

神秀做好偈語,前後經過四天,來來回回在五祖房前走過十三遍,通身汗流,始終不敢呈偈。於是將偈題於五祖廊下: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次日,五祖見偈知道他還未見性,為留給神秀面子,反令全寺於偈前燃香,並要大眾熟誦,說:「依此偈修,免墮惡道,有大利益。」

五祖暗中將神秀找來,和他說:「你作這首偈,未見本性,只到門外!」

惠能在碾米坊聽到此偈,也誦一偈: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可惜惠能不識字,於是請江州別駕張日用代為寫上,此偈一出大眾驚呼,五祖趕緊用鞋擦掉。

當晚,趁大眾熟睡,夜闌人靜時,五祖來到碾米坊,以杖敲打三下,問:「米熟了嗎?」

惠能說:「米已經熟了。」

弘忍大師以袈裟遮室,為他說《金剛經》,當說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時,惠能大徹大悟。

半夜三更,五祖傳授衣缽予惠能,並殷殷囑咐,在天未明之際,往南逃離。然因為惠能對當地環境不熟悉,五祖親自護送他到九江驛。並告誡:「往南走,目前因緣尚不具足,佛法難起。」

為了掩護惠能,五祖連續三天不上堂,大眾得知後,全寺譁然,數百人往南追去。

其中,一位惠明法師未出家前,是四品將軍,體健足捷,一路追到江西與廣東交界的大庚嶺。與惠能問答之間,反被感化,遇到後面追殺的人,還協助惠能得以脫逃。

惠能潛入獵人隊中,長達十五年,每當獵人外出,他就偷偷將捕獲的動物放生,每餐以蔬菜寄煮在肉鍋上,勉強維持「食肉邊菜」。

直到唐高宗儀鳳元年,惠能意識到弘法因緣成熟。當時,印宗法師在廣州法性寺講《涅槃經》,開壇說法,山門懸幡示眾,惠能聽聞兩僧爭執,一僧堅持風吹幡才能動,一僧說幡動而非風動。當兩人面紅耳赤之際,惠能一語道破:「不是風動,也不是幡動,是仁者心動!」

傳到印宗法師耳裡,心中有數,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禪宗六祖已南來了呀!」他立即請惠能上座,惠能出示衣缽,證明為六祖傳人。

正月十五日,印宗法師為惠能落髮剃度,現堂堂僧相。二月八日,舉辦受戒典禮,隆重傳授具足大戒。

惠能大師出入韶、廣、新三州之間,以韶關曹溪為本山,大弘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之頓教。他因出身寒門,所以禪風很平民化,行住坐臥,運水搬柴皆可參禪。天下禪者以曹溪為歸,後代稱為「曹溪宗」或「南禪」。

神秀於惠能離開黃梅不久,就辭別五祖北上,以荊州玉泉寺為本山,盛弘楞伽宗,教人靜坐觀照,時時勤拂拭,次第而悟。一南一北,一頓一漸,南能北秀,千古佳話。

六祖弘化三十七年,隨緣接引學人,七十六歲那年,於國恩寺向諸弟子做最後誨示,夜裡端坐遷化。

韶、廣、新三州弟子皆極力爭取六祖肉身去建塔供奉,廣州是六祖剃度受戒之地,新州是出生故居,韶州是六祖弘揚佛法之地,皆難以取決。

最後,大眾決議焚香禱告,以煙所指的方向為依歸。香煙裊裊直貫韶關曹溪,於是將六祖真身請去曹溪南華寺建塔久供。

六祖真身千年來長存不壞,盤膝而坐,猶如生前入定,世人稱為肉身菩薩。
  相關新聞
【詩】 內獅站之後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祖母的衣櫃  
【時光重逢】 貓的校對  
【人生行路】 戰爭與我的距離  
【如是我思】 手心向下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中亞考古遊記 ──守護撒馬爾罕  
【如是我思】 坐在秋夜的窗口  
【詩】 落髮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衣櫃裡的故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