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因緣果報
  法官不是神
  2019/1/7 | 作者:平禾 | 點閱次數:1177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平禾

這個故事取材自真實案例。作者平禾是資深社會、司法記者,喜在案件中找尋富有人性的愛恨瞋痴故事,給人心靈的啟發,出版小說《判決人生》、《色計》。

桌上一碟豆干、一包帶殼黑金剛花生,一個酒杯和一瓶五八高梁,陳天剛瞇眼斜躺沙發,電視音量調到最大,他全身發燙,眼皮不斷往下掉,手微微顫抖快要握不住遙控器。

溫暖暖走進客廳,摀著耳朵奪下陳天剛手中的遙控器調降音量:「吵死人啦!你耳聾嗎?一大早就喝,喝到神智不清,連遙控器都握不穩還想找什麼工作?」手掌一揮將桌上的花生殼掃進垃圾桶,拿抹布擦掉滴在桌上的醬油、豆渣和花生膜。她坐到沙發另一側,手指頭用力戳陳天剛肩膀:「你今天有沒有去貨運行應徵?」

「有啦!」陳天剛嘟噥著回答,撥掉她的手。

「談得怎麼樣?」

「有啦!有啦!」他不耐煩地轉身背對她。

「有什麼?到底是錄取,還是沒有錄取?」她用力按鍵關掉電視,「你講清楚啊!你已經兩年沒有工作。」

「有啦!」他大聲回應:「煩死了,要講幾次。」

「你喝酒後去應徵嗎?」她跳起來:「天啊!我要是老闆,我也不敢用你,誰敢請一個早上就喝得醉醺醺的酒鬼開車。」她氣憤地猛戳他胸口數落。

經溫暖暖三番幾次質問,點燃陳天剛的怒火,火苗愈來愈來大,再經這一戳,瞬間火冒三丈一發不可收拾,他猛然起身將她拉下沙發再使勁推去撞牆,「啊!」刺耳的驚叫聲猶如提火加油。

「沒看到我在睡覺嗎?吵什麼吵?」暴怒的陳天剛一雙拳頭如暴雨般落在溫暖暖身上。直到她趴地雙手護頭求饒,陳天剛才住手,打累了又窩回沙發睡去。

溫暖暖踡縮在牆角,感到頭昏眼花無法站立,吸不到空氣,忍痛緩慢爬出大門向鄰居求救,送她到醫院急診室。



「媽……媽……」溫暖暖聽到遙遠地方傳來的細微聲音,緩緩睜開眼睛,二媳婦小玲和次子家興。

「媽醒了,你們趕快過來。」家興通知哥哥和妹妹後放下手機問:「媽,感覺怎麼樣?」

「很暈,想吐。」溫暖暖說完一陣乾嘔。

「她有腦震盪現象。」護理師吩咐:「不能大口喝水不然會吐,只能用吸管喝水潤潤喉。」

溫暖暖吸幾口水,神智清楚了些,渾身傷痛開始襲來,頭像灌漿的水泥球,沉重欲墜。

「怎麼打成這個樣子?」和哥哥家旺趕到醫院的么妹家蓉看到母親臉上、頭上東一塊青紫瘀血,西一塊破皮傷口,氣得大罵:「他是不是人啊,下手這麼重,妳快跟他分手。」

家旺和家興對看一眼,嘆口氣,沒有說話。

「你們不贊成媽和他分手?」

「不是不贊成,這要看媽的意思。」家旺說:「他們在一起十多年了,夫妻總會吵架……」

「所以,夫妻吵架就能把老婆打成這樣?她是我們的媽媽耶!」家蓉護母心切。

「我想哥哥的意思是,陳天剛打媽媽當然不對,但是衝突的原因是什麼?我們不知道,而且他們在一起那麼久總有感情,到底要不要分手,應該由媽媽自己決定,媽媽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家興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們能說什麼。」

「他們在一起十多年,還好沒有結婚,這樣分手也省事些。」家蓉悻悻然:「我可不要他們床頭吵床尾和之後去結婚,我不接受一個只大我16歲的人當繼父。」

「我也不要。」家旺心想,陳天剛才年長他10歲,要他如何接受?再細想,當年52歲媽媽第一次帶40歲陳天剛回家時,他30歲,這一晃眼12年過去,「只是……我想,他也照顧媽媽十多年,再給他一次機會。」



溫暖暖住院觀察兩天無礙後出院返家。她走進客廳,竟和兩天前一樣凌亂,茶几四腳朝天,3張椅子歪斜或傾倒,垃圾桶翻倒,裡面的花生殼、豆渣和果皮灑落一地形成一道弧形垃圾軌跡。她心中冒火,喊了幾聲沒有回應,加上頭仍暈眩,無力收拾殘局,只好回房休息。

半夜時分,溫暖暖聞到濃濃酒味,黑暗中伸手向身邊一摸,是陳天剛摸黑進房躺在她身旁。酒味勾起她的瞋恨心,新仇舊恨湧上心頭。以前她也喜歡小酌兩三杯,她和陳天剛就是在朋友的酒攤認識。陳天剛平常木訥,酒後卻變得健談又風趣,但是飲酒有節制、不貪杯,是她喜歡並愛上他的原因。兩年前,陳天剛酒後駕車吃了巨額罰單,被貨運公司資遣。她替他抱不平去公司找主管理論:「他才一次酒駕就被開除,不能再給他一次機會嗎?」

「不是第1次,是第4次。」主管拿出警方的酒測罰單紀錄,「有一次還差一點撞車闖禍,已經給他好幾次機會。」

「啊!」溫暖暖錯愕,喃喃自語:「他都沒有講。」

「沒救了啦!他酒精中毒。」主管說完將溫暖暖送出辦公室。

陳天剛從此找不到工作,沒有貨運行敢聘他當司機,只好賴在家由她養。想到這裡溫暖暖不由地心痛,29歲時丈夫遽逝,留下3個嗷嗷待哺的幼子,她好不容易拉拔2子1女長大,認識比她年輕12歲的陳天剛迎來第二春,滿心以為找到真愛,不料卻變調,現在變成她第4個小孩。吃她住她還把她打到住院,「養條狗都比他強」。

「喂!喂!」她推推他:「臭死了,你去隔壁睡不要睡我床上。」

陳天剛挪一下身體,沒有反應。溫暖暖更用力推他。這下又惹火陳天剛,霎時翻身躍起揪她的頭髮又是一頓打,溫暖暖使勁尖叫,掙脫他的手逃出門,到派出所報警,聽警察的建議向法院聲請緊急家暴保護令。



第3天,法院核發緊急家暴保護令,溫暖暖在長子家旺、女兒家蓉陪同下與派出所警員回家,陳天剛正在掃地整理凌亂客廳。

「太慢了,不用掃了。」溫暖暖揚了揚手上的法院公文信封,「你打我兩次,這是法院發給我家暴保護令,法官命令你馬上搬出去。」

陳天剛看看溫暖暖母子3人,沉默不語。

「陳天剛先生,法院核發給溫暖暖女士的保護令,命令你不得接近她100公尺,時間3個月。」警員宣讀保護令內容,「你必須馬上搬出去,距離她100公尺以上。」

「好。」陳天剛放下掃帚,很誠懇地伸出雙手接下保護令,「可以給我3天嗎?我要找到住的地方才能搬東西。」

「好。」家旺認為這個要求合理,「如果你搬出去以前又對我媽動手動腳,我們絕不善罷干休。」

期限的最後一晚。陳天剛將衣服打包,再將一組茶具和5個酒杯放入行李。

「茶具和酒杯是我買的,拿出來。」溫暖暖雙手交叉胸前,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是我們一起去買的。」陳天剛回嘴:「不能給我當紀念嗎?」

「錢是我付的,你什麼時候付過錢?」溫暖暖譏諷:「沒用的男人。」

這句話挑動陳天剛的敏感神經:「妳說什麼?妳這無情的爛女人……」衝上向前踹倒溫暖暖,又踢又打邊吼:「有保護令又怎樣,看它怎麼保護妳?」

鄰居聽到慘叫聲趕來制止,「她昏倒,你再打會出人命,還不快叫救護車。」

救護車送溫暖暖去醫院急救,警察趕到以陳天剛違反家暴保護令逮捕他移送地檢署偵辦。



陳天剛站在偵查庭接受偵訊,此時他氣焰全消,對女檢察官問他「打溫暖暖的原因」,他一律說:「她先動手戳我、捏我或打我,逼得我自衛性的反擊,只想給她一個教訓。」

「只想教訓她?」女檢察官反覆翻看溫暖暖受傷照片,以及她前兩次送醫的醫師診斷書,搖搖頭說:「愈打愈嚴重,你不只是教訓她而是要她的命吧!」

「沒有,我從沒想過要打死她。」陳天剛誠懇地說:「可能是我酒後無法控制力道,失手打得比較用力。」

女檢察官沉思良久,闔上卷宗,緩緩說:「考量你在10天內3次毆打被害人,打到住院,顯然有再犯之虞,本檢察官決定向法院聲請將你羈押,這樣放你出去,早晚會出人命。」

一個小時後,法庭開羈押審理庭。

檢察官先陳述案發經過,直言陳天剛暴力毆打同居人溫暖暖「毫無節制,溫女士住宅只有她與被告同住,若放被告回家,溫女士恐有生命安全之虞」。

「被告陳天剛先生。」當天值班的女法官問:「你對於檢察官的指控,有什麼要答辯?」

「我……對不起。」陳天剛未語淚先流,涕泗縱橫,斷斷續續地說:「我對不起她,只想跟她說對不起……我不該打她,不該喝酒失控,如果有機會我只想告訴她,我愛她……」

「陳先生,本法官是問你,對於檢察官的指控,你的答辯?」

「我不是故意的,我愛她,只是酒後失控,無法控制力道。」陳天剛哭著說:「我好後悔,請求法官不要把我關起來。」

「你真心的後悔?」

「是,我想跟她說對不起。」陳天剛淚光閃閃,「報告法官,我知道錯了,我發誓絕對不敢再犯,不再喝酒後跟她吵架。」

「看你誠懇後悔,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違法家暴保護令的案子會繼續審理,但是不用羈押。」女法官裁定:「被告陳天剛2萬元交保,但須遠離溫暖暖100公尺以上的距離,時間6個月,期間不得接近、打電話或用其他方式騷擾她,否則即違反家暴保護令,本法院會依法究辦,明白嗎?」

「明白,我不敢再犯。」



陳天剛交保第5天。

溫暖暖搭乘女鄰居的機車出門,途中被陳天剛的機車盯上尾隨到一家手機通訊行門口。溫暖暖甫下車,陳天剛快步趨前抓住她的手。

「妳要幹什麼?」陳天剛惡狠狠地問她。

「我要換手機號碼,關你什麼事,你走開。」

「我不爽啦!害我差一點被關。」陳天剛手上多了一把水果刀,猛刺溫暖暖胸口、肩頸,溫暖暖尖叫閃躲,陳天剛刺得更兇猛:「保護令,保護個頭啦?妳以為有保護令我就不敢動妳?」

鮮血染紅溫暖暖上衣,不支倒地,連叫喊的力氣也沒有,看著曾經是她最愛的男人騎機車離去。她因頸動脈遭割斷,失血過多死亡。

家蓉接到警方通知趕到醫院,只看到母親冰冷的遺體,不來及見最後一面,傷心大哭,邊哭邊罵:「法官縱放陳天剛害死我媽媽。」

「2萬元交保,一條命沒了,誰負責?」家旺和家興要求將這句話寫進命案筆錄,要求法院解釋,「誰負責還我一個媽媽?」

女法官得知陳天剛交保後殺死溫暖暖,震懾又痛心,「無法預料會變成這樣……他在法庭確實表現得十分後悔,我依法辦理,唉……我再三告誡他,不得違反家暴保護令,我……」

法院資深法官兼發言人解釋,「法官裁定交保的過程都合法,法院對死者和被告陳天剛的不理性行為感到遺憾。法官是人不是神,無法百分之百預測被告交保後的行為」。

法官是人還是神?
  相關新聞
愛滿人間  
比失望更失望的痛  
優酪乳  
爸爸在哪裡?  
機車行老闆  
小啟  
英雄魔鬼  
咬痕  
法官不是神  
結婚禮物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